【有冇搞錯】對美誤判嚴重 中共惱羞成怒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0日訊】《有冇搞錯》。3月19日。

美中外交官會面,雙方互相嗆聲,一見面就開始硬碰硬,開場談話被形容是火花四濺。對於這樣的結果,各方都有不同的解讀。我覺得,主要原因,恐怕還是中共對局勢發生了誤判,結果有些惱羞成怒了。

美國和中國的最高級別外交官員,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終於見面了。說是終於,是因為去年7月蓬佩奧楊潔篪在夏威夷見面之後,美中高級官員就再也沒有正式會面過。不僅如此,美中之間,按照中方的話說,是幾乎切斷了所有高層的溝通通道。所以美中3月18日在安克雷奇的見面,引起了全球的極大關注。

然而,正如大家已經知道的,雙方態度之強硬,記憶中在以前從未見過。無論從什麼角度看,美中後面的交談恐怕不會有什麼太多的結果,不了了之的可能性相當之大。

有關雙方見面的時候兩國官員說了什麼話?誰先打破約定規則講話超過2分鐘?相信大家已經有自己的判斷了。其實這些東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

前國務卿蓬佩奧接受電視訪問時認為,「中共認為美國正在衰退,它們正在崛起,它們打算充分利用這一點。」蓬佩奧告訴主持人格蘭特.斯廷克菲爾德(Grant Stinchfield)。

「稱它們為敵人,稱它們為對手。隨你怎麼稱呼它們。但它們的意圖是成為全球的主導力量,而且它們打算迅速做到這一點。」蓬佩奧接著說。

他還補充說,中共並不會留情,如果拜登政府放鬆警惕,中共就將實現其目標。

「它們談論這個問題的方式是它們想成為主導力量。」蓬佩奧說:「它們希望有能力在世界任何地方發揮它們的政治影響力以及它們的軍事影響力,這樣它們就可以影響全球事件,使其結果令它們受益。」

蓬佩奧強調,他譴責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人民。「當我提到『它們』時,指的是這個黨,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人民。」他說。

「現實情況是,它們(中共)的話沒有太多意義。」蓬佩奧週四(3月18日)接受Newsmax新聞採訪時說,「它們會試圖拖延並施壓以獲得自己的優勢。」

「(拜登)政府需要做的是強硬,在中國(中共)行為不端時,讓中國(中共)付出真正的代價,並確保在每一項對華政策內容中都要把美國的自由和安全放在最前面。」

蓬佩奧擔心,新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可能會在公開場合說得很強硬,但最終會試圖按照中共的條件而不是代表美國人的利益與中方達成協議。

顯然,蓬佩奧有兩個擔心,一是現在的美國政府可能會表面上強硬,但私下軟弱;第二個是中共會通過談判拖延時間。

作為曾經的美國最高級外交官員,蓬佩奧當然了解中共的「談判技巧」。其實從中共建政之前,就開始採取這種策略。不過我想指出的是,中共只會在它認為實力不足的時候,採取談判拖延戰術,一旦它認為實力超過對方,它們從來不會客氣的。

蓬佩奧的另一個擔憂,是現任美國政府,主要指布林肯,會在表面上強硬,但私下軟弱。我對這一點也有不同的看法。

原因在於,會談之前美國國務院公布的會談主題,就已經決定了這是一個無法有結果的會談。東方人要面子,這是美國國務院官員都明白的事情。在談判之前,中方提出的幾個要點,一是美國取消川普加徵的關稅,取消科技等方面的各種制裁。但同時也強硬表態,所有中國的「內部事務」,包括新疆、香港、台灣等問題,都「不容干涉」。

美國國務院不僅透露了美方談話主題包括這些問題,而且還在一天之前,公布了對24名中共涉港問題官員進行致裁。這是一個當面打臉的措施。

如果美國知道中共需要一個表面說得過去的臉面,而非要採取這樣的舉動,其實說明美國方面對這次的會談顯然並不預期,甚至不想要有什麼「積極成果」

中共方面並不希望這次會談有重大突破,但希望有一些所謂建設性成果。在會談開始之前,中方透露的兩個主要目標,一是設立定期溝通渠道,就是比如每個月有一次會面;二是希望習近平和拜登,可以在4月下旬有一個視頻通話。

但美方的態度極為冷淡,美國方面不僅否認這次會談是「高層戰略對話」,也否認這次會面是「一系列定期會晤的開始」,甚至還暗示不謀求拜習視頻會面。等於是全面否決了中共的要求。

很顯然,布林肯的強硬態度,是美國方面基於對美中關係目前和未來發展認知的一個結果,而不是表面的表態。

CNN報導,美國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對記者說,中方代表是帶著一個演戲的目的來到阿拉斯加的。他表示,中方似乎已經把重點放在「公開演戲,而不是實質性(內容)上」,「專注於公共戲劇(表演)和誇大性的表演」。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他補充說:中共代表的「誇大的外交演講通常是針對國內聽眾的」。

我認為這位官員說得沒錯,楊潔篪和王毅,確實是在表演強硬,當然是表演給國內看的。但問題是,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表演給國內看呢?

在兩國會談之前,中共方面實際是抱有很大期望的。這些期望,基於他們對美國現狀的幾個基本認定。

首先,他們認定美國現在社會不穩,政治分歧巨大,所以美國已經江河日下,從此衰落下去已經難以避免。中共是一個極權體制,他們對中共內部政治環境的認識,其實也決定甚至是極大影響了它對別人的認定。這是人性使然,我們每一個人都擺脫不了,所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其實反過來也一樣,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如果中共面對美國現在的問題,政治反對派公開針鋒相對,民族矛盾上升甚至激化,內部經濟狀況不甚樂觀,中國會發生什麼?很顯然,這已經過了中共控制社會的臨界點,是政權崩潰的前兆。我覺得,中共方面會以同樣的結論,來衡量美國。

基於這個認知,中共對美方的態度發生了相當程度的誤判。所以,當會談前夕美國國務院突然就香港問題通告新的制裁,使得北京相當錯愕。而問題在於,由於時間太過接近,北京的錯愕帶來的憤怒情緒尚未消落,因此才有了安克雷奇的強硬表演。

楊潔篪在中共內部屬於書生型外交官,總是扮演白臉,很少公開發表強硬講話。所以我認為他在安克雷奇的講話,其實表達了習近平的憤怒情緒,一種誤判之後的惱羞成怒。

中共原本希望給拜登政府兩個好處作為交換,我們可以說是魚餌吧,希望美國能夠上鉤。一是在氣候問題上給予支持,因為現在美國民主黨政府把改善全球環境和氣候作為一個最主要的政策來推動,北京認為在這方面美國需要中國的配合。

其二,是北韓的問題。北韓近日極端無理的強硬,背後恐怕有北京的影子。過去二十年,美國都是通過北京來撬動北韓的。但川普廢掉了這個中共槓桿,自己直接和金正恩見面。北京大概認為川普下台之後,拜登會重拾過去的方法。

現在看來,兩個紅蘿蔔對美國都沒有什麼作用。美國重返巴黎氣候協議,本來就有些不情願,尤其是民主黨拿回總統位置之後,這個用來批判川普的話題已經不是武器了。而針對北韓問題,美國同樣採取了川普的方法,直接去信要求接觸,不希望通過北京牽線。

還有一件事,導致了習近平的極度不滿,就是美國在繼續強化印太戰略,這同樣是川普時期的戰略。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和印度之前舉行了視頻峰會,不僅在軍事上,也在政治上和經濟確定了針對中共的合作基礎。接著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出訪日本和韓國進行2+2會談,美國和日本會後的聲明,直接點名中共。而韓國方面,其近年的外交政策也出現了轉向。

只不過,韓國轉向的彎道比較大,雙方聲明沒有點名中共,但其實也極為明顯了。韓國同意增加駐韓美軍經費。駐韓美軍司令羅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Abrams)談及韓國的導彈防禦能力稱:「導彈防禦局(MDA)正在部署三種『特定力量』(specific capabilities)。」韓國的《朝鮮日報》3月12日引述專家和軍方消息人士報導說,這很可能指的是美國導彈防禦局根據駐韓美軍的聯合緊急作戰要求,推進的薩德(THAAD)第三階段性能改良計劃。

薩德反導彈系統,是中共心頭大患,為此和韓國差點鬧翻。2017年文在寅政府向中國承諾三不政策,即不追加部署「薩德」系統,不加入美國反導系統,不將韓美日安全合作發展為三方軍事同盟,兩國關係才緩和下來。

如今韓國和美國2+2會談,雖然未公開表態針對中共,但韓美安全關係強化,甚至薩德系統升級,看來都是勢在必行了。習近平過去五年所有的外交成果,基本上喪失殆盡。

這幾件事,都集中在最近十天內發生,中共惱羞成怒,就成了順理成章的結果。

毛澤東曾經說過,他喜歡美國的共和黨,不喜歡民主黨。因為共和黨強調利益,民主黨強調意識形態。川普當總統四年,確實都在利益方面向中共下手,只是在最後一年才在意識形態上施壓。而現在民主黨政府一開始就直接打出人權民主和自由的旗幟,這讓北京非常不滿。

在總統競選的時候,拜登曾多次批評川普,指他像一個獨行俠去對付中共,而如果他上台,將聯合盟友一起面對中共。布林肯在日本說「美國回來了」,就是這個意思。有趣的是,民主黨政府並沒有像拋棄邊境牆那樣拋棄川普對付中共的方法,反而是通過更多的盟友合作,來強化川普的手段。

這看在中共眼中,絕對是一個比川普更危險的環境,難怪他們會惱羞成怒。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