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油】「翡冷翠名門」美第奇家族傳奇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1日訊】西方藝術史,我來說故事!大家好,這裡是《大話西油》!

今日焦點:英雄美人一段佳話!慧眼識天才,米開朗羅幸遇伯樂!巧舌如簧,野心家蒙蔽君王!妖風四起,黑修士終結輝煌!

朱利亞諾·美第奇少年英俊,他和佛羅倫薩之花之間的一段傳奇愛戀,傳為一時之佳話!

洛倫佐雄才大略,將佛羅倫薩帶入了一片繁華似錦!

14歲的少年天才米開朗基羅被洛倫佐發現,悉心培養,視如己出!終於成就了一代曠世奇才!

野心勃勃的修士薩伏納羅拉,靠著如簧巧舌宗教狂熱篡奪了佛羅倫薩的統治權。他的倒行逆施很快就招致天譴,也最終讓他死於自己一手點燃的毀滅之火!

1469年,當美第奇家族的族長:皮耶羅·美第奇去世的時候,長子洛倫佐·美第奇才剛剛20歲。洛倫佐是一個天性愉悅的人,他幽默風趣,樂觀開朗,不僅朋友們喜歡和他在一起,就連他的敵人都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充滿魅力的人!
二十歲的洛倫佐,身體健碩,身材頎長,英氣勃發,天資聰穎,精力旺盛!他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眼神深邃而溫柔且極具洞察力。五官中就數鼻子不好看,長而扁平。而且,他天生沒有嗅覺,吃什麼都會缺失一部分重要的氣味感知,這也是他一生引以為憾的事情。

整體而言,洛倫佐的長相實在不算漂亮。但是,當他一開口講話的時候,整個人一瞬間就鮮活了起來。渾厚且略帶沙啞的聲音非常好聽,細長的手指伴隨著豐富的肢體語言,舉止極為迷人。再加上他淵博的知識,優雅的談吐,高貴的氣質,人們會一下子忽略他所有的缺點!他就是這樣一個充滿魅力的男人。

他還喜歡搞惡作劇,最離譜的一次是這樣的。他的一個醫生朋友喝得爛醉如泥,洛倫佐就讓手下人把醫生五花大綁之後扔到車上,偷偷送到遙遠的鄉下,關在一間農舍裡。然後他叫人散布謠言說這個醫生已經死了,人們很快就都相信了這個謠言。後來,當這個倒楣的醫生掙脫了束縛,從鄉下跑回家的時候,他的妻子看著眼前這個面色蒼白、衣衫襤褸的家伙,死活也不肯讓他進門!

當然了,他的善良體貼、有情有義、樂善好施,在朋友中也是出了名的!他就是這樣一個善良正直,有趣又有些冷酷的家伙!

洛倫佐上位受擁戴 美第奇聲名遠播

他剛剛繼承家業的時候,佛羅倫薩共和國經濟蓬勃,百業興旺,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他的父親皮耶羅外號叫做「痛風者皮耶羅」,就是身體不太好,由於痛風,經常臥床不起。「痛風者皮耶羅」執掌家族大權的那幾年,家族生意管理得倒是井井有條,但是在佛羅倫薩的執政地位卻有點岌岌可危。皮耶羅的性格本來就有點軟弱,再加上身體又不好,所以,其他幾個大家族就聯手一步步地蠶食美第奇家族的勢力範圍。

到洛倫佐上位之後,佛羅倫薩暗潮湧動,以帕奇家族為首的敵對勢力虎視眈眈。雖然只有20歲,但是洛倫佐立刻顯示出了一代雄主的氣韻。他深知,要想穩固家族的統治,民心極為重要。那要如何籠絡民心呢?讓人民真切地感受到經濟繁榮了之後的蓬勃昂揚;讓人民真實地得到經濟發展了之後的實惠;讓人民真心地為自己的共和國感到驕傲,為自己是佛羅倫薩人而感到自豪!

於是,洛倫佐依仗美第奇家族雄厚的經濟實力,主辦了一系列的公共娛樂活動。露天表演啊、化妝舞會啊、花車遊行啊,各類音樂節、狂歡節、錦標賽,以及各種慶典活動。並且,定期給市民免費分發食物以及生活日用品。

佛羅倫薩這個城市,本來就以豐富的節慶活動而聞名歐洲。洛倫佐這一大搞特稿就更加出名了。當時的歐洲,再也沒有哪個城市能像佛羅倫薩這樣擁有如此精采繁多的公眾娛樂活動啦!

不僅如此,洛倫佐還延聘了大量的建築師、設計師、雕刻師、施工團隊,為佛羅倫薩建設了大量的公共建築設施,像修道院、收容所、兒童福利院、公共圖書館,市民廣場、噴泉、林蔭、花木、道路,等等等等。整個城市看起來美侖美奐!

你想啊?老百姓又能拿到各種各樣的實惠,又能看到各種各樣豐富的文藝表演,城市建設得又這麼美侖美奐,哪能不開心嘛?一時間,美第奇聲名遠播,佛羅倫薩人民對他們家族的統治極為擁戴,洛倫佐本人也在民眾中享有極高的聲譽和威望!

洛倫佐弟弟朱利亞諾 英雄美人一段佳話

在這裡,我要特別隆重地介紹一場盛大的比武錦標賽。那是在1475年,那一年洛倫佐的弟弟朱利亞諾年滿22歲。朱利亞諾是一個英俊魁梧的青年,也是城中著名的美男子。今年的這場錦標賽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為了讓弟弟開心,洛倫佐慷慨地砸下重金,使這場賽事成為一場絕無僅有的盛事。

武藝高強的朱利亞諾毫無爭議地成為錦標賽的冠軍。盛大的頒獎儀式上,盛裝的朱利亞諾騎著一匹白馬入場的時候,引起了一陣陣的歡呼。這個英俊青年的手裡還舉著一面旗幟,當人們看清了旗幟上絹繡的人物之後,更是爆發出一陣陣更為巨大的歡呼!為啥呢?因為這面旗幟上繡著的正是當時佛羅倫薩的城花:西蒙內塔——佛羅倫薩最美的女人,甚至有人說她是15世紀意大利的第一美人!來來來,有圖為證!

波提切利《維納斯的誕生》之原型:15世紀意大利名媛西蒙內塔(Simonetta Vespucci):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畫家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是一幅蛋彩畫。(公有領域)

西蒙內塔生於熱那亞的一個貴族家庭。16歲那年她嫁給了佛羅倫薩貴族馬可·韋斯普奇。這裡要插一句,這個馬可·韋斯普奇有一個遠房的表哥叫做亞美利哥·韋斯普奇,是一個航海家,和哥倫布是鐵哥們!而當哥倫布錯誤地把美洲大陸當成了印度的時候,正是這個亞美利哥糾正了這個錯誤,他是第一個正確確認了這片新大陸的人!於是,今天的美洲大陸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亞美利哥,America!

這位馬可·韋斯普奇,出身佛羅倫斯名門望族,他們家和美第奇家關係非常好。當西蒙內塔嫁過來之後,在當地的上流社會裡還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太美了嘛!從那時起,朱利亞諾就一直迷戀著這位佛羅倫薩之花!

後來,在一次盛大的宴會上,西蒙內塔興致很高,和著絲竹之聲即席翩然起舞,引為一時之佳話!正是在那次宴會上,朱利亞諾大膽地向西蒙內塔表達了愛慕之情。據說,之後西蒙內塔就成了這位英俊公子的情人!

詞人柳永有一首《少年遊》,大約應該就是當時這位紅粉佳麗嫵媚動人姿態的寫照吧:
頭兩句:鈴齋無訟宴遊頻,羅綺簇簪紳。就是說這陣子工作不忙,於是就頻頻參加了不少社交活動。羅綺簇簪紳,羅綺代指美人,簪紳代指有官爵的男子,達官顯貴。羅綺簇簪紳,美人簇擁著達官顯貴們。

鈴齋無訟宴遊頻,羅綺簇簪紳。施朱溥粉,豐肌清骨,空態盡天真。

舞裀歌扇花光裡,翻回雪,駐行雲。綺席闌珊,鳳燈明滅,誰是意中人。

風流才子柳永筆下的風情,寫盡了綺羅美人和少年英雄們的浪漫風雅!而且,當這位傾城傾國的西蒙內塔美名遠播的時候,還有一位大畫家也在暗自深深地迷戀著她,就是那位波提切利。波提切利還以她為模特創作了好幾幅傳世之作。這部分,我就留到將來講波提切利的時候,再細說。

在這次錦標賽上,朱利亞諾舉著繡著美人的旗幟昂然入場,而且旗子上還寫著一行法語:無與倫比(La Sans Pareille),引得四座歡呼!朱利亞諾徑直走到西蒙內塔面前,將旗幟獻給了這位傾城佳麗!當時在歐洲啊,騎士在比武​​的時侯將勝利獻給並非自己妻子的其他貴婦,是一種風尚。所以,這次佛羅倫薩的比武大會,一時間成為傳唱四方的佳話。

可惜紅顏多薄命。錦標賽結束後的第二年,西蒙內塔就因偶染風寒一病不起,很快竟然就香消玉殞了!年僅22歲。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她的騎士朱利亞諾,兩年後在那場「帕奇的陰謀」中,身中19刀一命嗚呼。唉,命運啊!

洛倫佐穩固權力 迎來佛羅倫薩黃金時代

文藝復興時期的意大利,無疑是歐洲文化藝術的中心。王公貴族們過著豪奢放蕩的生活,但又極盡風雅之能事。當時的學者就說:意大利的君主們認為,一個國君的才幹在於能欣賞辛辣的文字,寫出措辭優美的書信,談吐間流露著鋒芒與機智,身上用金銀寶石做裝飾,飲食起居豪華奢靡,聲色犬馬的享用應有盡有。

當然了,這絕不意味著那就是一個歌舞昇平的太平盛世。與輝煌的文化藝術並行不悖的,還有城邦間無數次大大小小的結盟、背叛和戰爭;無數的陰謀、放逐和暴動;還有沒完沒了的爭吵鬥毆,拔刀向相,快意恩仇!

正是在這樣的氛圍裡,洛倫佐一步步穩固了自己的權力,並迎來了佛羅倫薩的黃金時代!比起當時歐洲的其他君主,洛倫佐的文化藝術修養無疑更勝一籌。他自己就是一位著名的詩人和藝術評論家。據說,今天意大利的中小學課本中還收錄著洛倫佐寫的詩做為教材。

他仿效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開辦的雅典學院,也開設了美第奇人文學院。這所學院裡常年聚集著當時歐洲最優秀的學者、文人和藝術家。而這裡培養過的最燦爛的明星,就是西方藝術史千古第一人米開朗基羅。接下來,我就要來說說洛倫佐和米開朗基羅的故事。

洛倫佐慧眼識天才 米開朗基羅幸遇伯樂

這天上午,從吉蘭達約工作坊接學生的馬車停在了美第奇宮的門前,14歲的米開朗基羅從車上走了下來。管家帶著他先去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然後帶他去餐廳吃飯。此時,餐廳裡已經有好幾個跟他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了。

飯後,管家帶著他們往後花園走去。米開朗基羅遠遠地就看見一個人坐在花園的涼亭裡,一身華貴的長袍,黑色的長髮梳理得整整齊齊,正笑吟吟地看著他們。米開朗基羅的小心臟輕輕地一跳:是洛倫佐先生。小時候,爸爸帶他們兄弟參加遊行慶典的時候,他遠遠地看見過洛倫佐,此刻一眼就認了出來。

其他孩子們向洛倫佐行了禮之後,就跟著管家走了。但米開朗基羅被洛倫佐叫住了。洛倫佐笑瞇瞇地看著他說:你叫米開朗基羅,對吧?小米點點頭,撅著個小嘴,好奇地打量著這位佛羅倫薩最有權勢的人。

洛倫佐說:吉蘭達約老師跟我說起過你,他認為你很有天分。但是,聽說你不太喜歡拉丁文課和文學課?

小米有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小聲地狡辯道:我喜歡素描和雕塑。畫畫和雕塑,又用不著拉丁文!

洛倫佐哈哈一笑,走過來輕輕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然後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地說道:如果你只想成為一個工匠,就像你見過的那些石匠一樣,那你不需要在我這裡學習,待在吉蘭達約老師那裡就足夠了。但看我看來,你是要成為一個更厲害的人的,對不?那你就要記住,要想讓你的作品具有鮮活的生命力,不學習拉丁文、希臘文,不學習最偉大的文學作品,是做不到的。如果沒有一個充滿文化氣息和靈感的腦袋,你的雙手就僅僅只能是工匠的手。而我希望看見的,是一雙可以創造偉大奇蹟的手!你,聽明白了嗎?

米開朗基羅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震動,一種令他整個心靈都為之一亮的震動!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他什麼是藝術,沒有人對他說過這麼深奧的道理。但是,他分明知道,眼前這個人說的話,是會讓他受用無窮的!他緊緊盯著洛倫佐,眼神漸漸變得堅定了起來!

就這樣,米開朗基羅開始了在美第奇人文學院裡的學習生涯。

花園裡堆放著不少上好的大理石,小米每次經過的時候都忍不住在想,啥時候可以用這些石頭過過癮啊!終於,有一天午後,趁著大家都在午休,他偷偷溜進花園,挑了一塊他早就看中的大理石,跑到另一個安靜的地方,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工具,開始了他的創作。這可是米開朗基羅平生的第一件作品,他雕的是希臘神話裡的農牧神法翁的頭像!

差不多完成的時候,他把這件作品悄悄帶進了花園裡。他想把它擺到花園裡,看看老師和同學們能不能發現。他正低著頭專注地為這件處女作做最後加工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咳嗽,嚇得他一機靈!

一回頭,看見洛倫佐先生正笑瞇瞇地站在身後。

「給我看看」,洛倫佐笑著說道。

小米猶豫了一下,然後將手中的這尊農牧神法翁的大理石頭像遞了過去。

洛倫佐拿在手裡饒有興致地端詳著這件作品。他第一眼看到這個技法還不是很成熟的大理石雕刻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作品非常傳神,非常有天分。技法,是可以加以時日來磨練的,但是傳神這個東西,是沒辦法練得出來的!這完全就是一種天賦!眼前這個14歲少年的作品,甚至比他見過的很多成名工匠的雕刻還要好,更加準確,更加靈動,更加鮮活!尤其是看著法翁大張的嘴巴和滿口的牙齒,洛倫佐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米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心說:雕得不好就說唄,幹嘛這麼嘲笑人家!真是的!

洛倫佐笑罷,問他說:難道你不知道,老人是不可能有滿口牙齒的嘛?總會掉幾顆的啊!

哦,是這樣啊?!對對對!小米恍然大悟,也「呵呵呵」地咧嘴笑了!

等洛倫佐走後,小米看著手裡的法翁,拿起小錘子一下子敲掉了他的一顆牙齒!然後,他還在敲掉的那顆牙齒的牙床上輕輕鑿了一個淺坑,看起來那裡真的就好像是掉了一顆牙似的!

當洛倫佐再次看到這尊修改過的雕刻的時候,他對米開朗基羅精湛的技藝和靈動的天分,以及單純質樸的性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每想起都令洛倫佐忍俊不禁。

很快,洛倫佐決定讓米開朗基羅搬過來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他想要重點培養這位曠世天才。他派人請來了小米的父親老米,問他是否願意讓小米留下來接受更為全面的學習深造呢?那還能不樂意嘛?求之不得啊!

就這樣,米開朗基羅在豪華的美第奇宮裡擁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大房間,而且,生活起居,穿衣飲食完全和洛倫佐的孩子們一樣,並和他們一起接受貴族式的教育。

洛倫佐完全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米開朗基羅,他可以和自己的孩子們一樣和任何尊貴的客人一起同桌吃飯,洛倫佐的家人對他也非常尊重。而且,為了讓米開朗基羅可以幫父親補貼家用,洛倫佐還付給他每月5個弗羅林(Florin)的金幣!還記得弗羅林吧?就是佛羅倫薩自己發行的金幣,全歐洲流通,很值錢。5個弗羅林,相當可以啦!據文獻記載,當時一個普通的意大利四口之家,一個月的花銷也不過二三個弗羅林而已。

其實不僅是米開朗基羅,所有在美第奇人文學院學習的男孩子們,都能領到不錯的薪水。豪華者洛倫佐終其一生,都沒有停止過資助這些有天分的孩子們!

不僅如此,洛倫佐還給米開朗基羅的父親安排了一個非常有油水的工作,做海關總務長。

米開朗基羅在美第奇家生活學習了四年!後來據他自己說當時他還愛上了洛倫佐的小女兒路易莎,並偷偷給她寫過不少情詩,算是大師的初戀吧。但,他一直都沒敢向人家表白。後來,在心愛的路易莎出嫁那天,他回家大哭了一場!哈哈,算是他的戀愛啟蒙教育吧!

在美第奇家的四年,是米開朗基羅成長過程中非常重要的四年,也為一代大師的最終崛起打下了極為重要的基礎。

洛倫佐扶持狂人 佛羅倫薩遭一場浩劫

1490年夏初,41歲的洛倫佐再次因為嚴重的痛風,不得不離開佛羅倫薩,前去鄉間別墅休養。初秋時節,恢復了健康的洛倫佐又神采奕奕地回到了美第奇宮。

剛一回來,他就聽說了一件事。有一個從博洛尼亞(Bologna)來的多明果修道會的修士,在聖多明果修道院的佈道非常受市民們的歡迎。這位叫做「薩伏納羅拉」(Girolamo Savonarola)的修士,已經成了當地宗教界的一顆明星。

於是,帶著一顆好奇心,洛倫佐一身便裝來到這所修道院,聆聽了薩伏納羅拉的佈道。

薩伏納羅拉的長相十分醜陋,但佈道的時候卻充滿熱忱。他可以嫻熟地談論各種宗教知識和宗教典故,辭鋒犀利,充滿感召力!確實是一個極具煽動力的演講者!

洛倫佐竟然也被他熱情洋溢的佈道吸引住了!佈道結束後,他主動上前邀請這位醜陋的修士前往佛羅倫薩主座教堂佈道。

薩伏納羅拉仔細打量著眼前的這位優雅的君主,非常禮貌地鞠躬行禮,接受了他的邀約。

然而,洛倫佐萬萬沒有想到,正是他邀請的這位薩伏納羅拉一手終結了佛羅倫薩的繁榮,並在他死後僅僅兩年,就聯手反對勢力將美第奇家族驅逐出了這座百花之城!

這個薩伏納羅拉是一個極具野心的宗教狂熱分子!從某種角度而言,他是那種有一點小特異功能的人,他的確可以提前預知一些事情的發生。

他曾經準確預言了洛倫佐會在1492年去世。

還預言了1494年,佛羅倫薩會遭到一場浩劫。那一年,法王查理八世的鐵蹄攻入了佛羅倫薩!

所以,憑藉幾次成功的預言讓他擁有了極高的人氣。再加上他能言善變的口才,極富煽動力的演講,狂熱的宗教熱情,讓他在洛倫佐死後成了這座城市的實際統治者!利用依靠宗教信仰建立起來的權柄,薩伏納羅拉披著一張宗教修士的外衣,卻開始實行專制、獨裁且極為冷酷的統治!

他威脅人們正是因為耽於享樂,才招致了上帝的懲罰!美第奇以及其他那幾個富豪家族窮奢極欲的生活以及他們帶給佛羅倫薩的這種靡靡享樂的風尚,才是讓人們招致懲罰的原因。於是,他號召人們不要再追求藝術的繁榮,不要追求富足的生活,要求人們回到中世紀時的那種禁慾、清淨的生活狀態,才能平息上帝的怒氣!同時,在他的號召下,人們開始焚燒珍貴的藝術品、金銀器皿以及豪華的衣服首飾等,這場愚蠢而狂躁的運動被稱為:焚燒虛榮!

大量珍貴的文物遭到焚毀,精美的雕刻被砸爛,一時間狂熱的宗教熱情讓人們失去了理智。甚至包括波提切利,也不得不或主動或被動地焚燒了不少他自己的畫作!還有不少大師極為精采的作品,就是在這一時期被付之一炬!非常遺憾!

看過HBO大熱美劇《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的朋友肯定應該還記得,在那個陰毒的反派女王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統治的君臨城(Kings Land),曾經就有一個被瑟曦扶持起來對抗反對勢力的修道士。結果,這個修士勢力坐大之後,反過來卻把瑟曦反噬了一把,瑟曦不但遭到了極大的羞辱,還被鋃鐺下了大獄!當然,最終瑟曦在一番密謀之後,終於除掉了這個野心勃勃的修士!

關於這一章節,原著小說作者喬治·馬丁,其實完全就是參照了佛羅倫薩的這位狂人修士薩伏納羅拉的事蹟改寫而成的!

當我讀書突然發現作者引用的這段歷史的出處,並體會到作者的某種小心機的時候,我就會在心底偷偷地一樂,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和遙遠的、不知此時身在何地的作者有了一種奇妙的互動。彷彿我們倆相視一笑,嫣然會意!哈哈,這也許也是讀書的一種美妙體驗吧!

薩伏納羅拉的統治令佛羅倫薩失去了往昔的光彩,經濟民生也一落千丈,曾經的繁榮富庶一去不復返!人民漸漸開始怨恨,不滿的情緒猛然滋長。再加上教宗亞歷山大六世極為痛恨這個總是跟自己作對的狂人,不斷地扶持反對薩伏納羅拉統治的勢力。終於,1498年在教宗的命令下,薩伏納羅拉遭到逮捕,並在一番殘酷的折磨之後,處以絞刑!然後,在領主廣場上,在這個曾經燃起了焚燒虛榮熊熊火焰的地方,再次點燃了熊熊的火炬,不過這次焚燒的,是薩伏納羅拉的屍體。

洛倫佐去世 佛羅倫薩混亂 美第奇家族一度遭驅逐

在薩伏納羅拉剛剛開始得勢的1492年4月,43歲的洛倫佐再一次被痛風和胃病折磨得臥床不起。這次,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特別是有一天夜裡,閃電擊中了聖母大教堂穹頂處的燈籠龕,教堂頂部的一個大理石球掉落下來砸到了廣場上。洛倫佐就問掉下來的是教堂哪一側的石球?別人回答說是靠近美第奇宮那一側的石球。聽罷,洛倫佐嘆了口氣說:嗯,這是上帝在警告我啊,看來我快要死了!

三天後,洛倫佐便陷入了昏迷,在短暫清醒了一下,並親吻了十字架之後便溘然長逝!

洛倫佐去世後,佛羅倫薩迅速陷入混亂。兩年後,美第奇家族遭到驅逐。直到他的兒子喬凡尼成功當選為教宗利奧十世之後,才再次重返佛羅倫薩。這個家族一直延續了資助文化藝術的傳統,至今享譽藝術界的佛羅倫薩美術學院就是洛倫佐的孫子科西莫·美第奇創辦的。他後來還受封成為第一代托斯卡納大公爵,史稱科西莫一世。

豪華者洛倫佐(Lorenzo Magnificent)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外交家、藝術贊助人,人文主義者和傑出的詩人,他也是文藝復興時期理想君主的化身。他去世這一年的10月,一個名叫哥倫布的意大利人到達了美洲,之後的歐洲也將發生一系列翻天覆地的巨變!

到這裡,這位「文藝復興教父」豪華者洛倫佐的故事就講完了!下一期,再講述他的爺爺科西莫·美第奇精采人生故事之後,第一季的《大話西油》就要正式收官了!非常感謝朋友們的鼓勵支持和喜愛!在第二季《大話西油》開始之前,我打算先做幾期番外篇!至於番外篇我要跟大家說點啥,別急,很快你們就知道了!好的,大話西油,咱們下次見!

《大話西油》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