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進攻性導彈和靈活小部隊 美軍全面備戰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近年來,中共從發展經濟到打著經濟旗號在全球搞軍事擴張,引發國際關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更令全球看到中共的謊言和劣跡。從川普(特朗普)政府開始至現在的拜登政府,美國開始從部署進攻性導彈、靈活性小部隊、軍事情報等多方面,全面備戰中共。

部署進攻性導彈完善防禦系統 中共一舉一動會有代價

3月9日,美軍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官、四星上將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就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指揮態勢作報告。他認為,21世紀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共,美國最緊迫的國防需求是在亞洲部署能夠威脅中共的遠程導彈,為來自中共的潛在軍事攻擊提供全方位保護。

戴維森上將表示,隨著北京不斷增加導彈和其它先進武力,亞洲的力量平衡正在向中國轉移,而美國在該地區的力量基本上保持靜止。他說:「由於這種不平衡,風險正在積累,這可能使中國(中共),在我們的軍力有可能做出有效反應之前,有膽量單方面改變現狀。」

因此,美國需要補充射程大於310英里的進攻性導彈才能完善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戴維森說:「我們必須證明,中國(中共)可能抱有的任何野心以及對關島的任何威脅都會付出代價。」

戴維森上將補充說,需要進攻能力來「讓中國(中共)知道他們要做的事情成本太高,並使他們對自己的成功產生懷疑。」他用棒球術語來解釋進攻性導彈的作用:「如果我不能得分,那我就無法贏得比賽。我們必須具有進攻能力,這會使潛在的對手對他們可能在該地區進行的任何惡性活動進行再三思考。這就是進攻性火力發揮作用的地方。」

除了遠程導彈外,美國印太司令部還希望在太平洋島上部署新的聯合火力作戰管理網絡,該網絡將融合空中導彈防禦系統、夏威夷島上的國土防禦大型雷達,以及部署在太平洋島國帕勞(Palau)的戰術超視距雷達。

分散靈活小分隊 機智應對中共導彈

面對中共在陸、海、空、太空、網絡和信息等各個領域的快速全面軍事建設,戴維森將軍認為,美國還需要更強大和更緊密的聯盟,「四方集團」是加強該地區聯盟的重要一步。

與此同時,美國將在印度和太平洋部署更廣泛的軍事力量,而不是將其集中在少數幾個基地,以達到保護美軍不受中共先進導彈能力的影響。

「現在,我們正在從以東北亞和關島為焦點的服務中心適應到更加融合而分散的聯合部隊規划過程中。」戴維森將軍說,「這包括修改我們與盟國和夥伴的印度太平洋部隊編制,以應對中共迅速推進的現代化。」

這種新的部隊態勢必須「創造出規模龐大而沒有聚點的優點,並通過在戰區的廣度和深度上部署向前推進的聯合部隊,同時兼顧其殺傷力和生存能力來實現。」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自冷戰結束以來,美軍對效率的關注導致美軍部隊集中在常駐基地,例如美國海軍第7艦隊駐紮在日本的橫須賀;駐紮在日本的5萬名美國軍事人員中,有一半以上居住在沖繩;根據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9年的報告,約有11,000名軍人及相關民眾居住在關島。但是集中在一個地方的大部隊很容易受到精確導彈的打擊。

因此,新的規劃將讓美軍更加靈活應戰。戴維森說,目標是建立一支「可指揮的如意靈活部隊」,並具有「多域火力」深度以獲得優勢。

《日經亞洲評論》認為,一旦發生衝突,美國海軍陸戰隊將在中共導彈射程內的「第一島鏈」周圍部署大量小型部隊。這些部隊將部署反艦導彈、防空和海上監視與偵察能力,限制北京的行動。在衝突中,由於擔心受到北京的攻擊,一些國家可能拒絕讓美軍使用其設施。因此,美國必須定期與盟國和其他合作夥伴接觸,了解他們對中共構成威脅的意識。

影響力作戰 美推進軍事情報支援行動

戴維森將軍還揭露了中共在信息戰和虛假信息行動方面的細節。他認為中共擁有龐大信息造假機器,包括常規媒體和社交媒體,有近百萬人在破壞美國利益,並為中共的利益爭奪話語權,還在美國的盟友和夥伴之間挑撥離間。

美國海軍現役軍事檢察官、太平洋特種作戰司令部法律顧問埃里卡·德拉帕拉·格倫(Erika De La Parra Gehlen)和網絡與創新政策研究所(CIPI)教授兼所長弗蘭克·史密斯三世(Frank L. Smith III)聯合撰文分析了美國在應對中共信息情報戰方面的策略。他們認為,中美之間的戰鬥大部份是在信息環境中展開的,而美國海軍恰恰忽略了軍事情報支援行動。

兩位專家在文章中指出,軍事情報支援行動在《2013~2028美國海軍情報優勢路線圖》、《2020年國防部海軍情報優勢願景》和《2020~2025年美國艦隊網絡司令部/第十屆美國艦隊的戰略計劃》中都沒有討論。美國海軍使命基本任務的開發、評估、報告和認證中缺少軍事情報支援行動。

他們介紹,軍事情報支援行動的目的是說服包括對手、朋友和第三方在內的外國受眾。他們有選擇的使用信息來影響個人或團體的態度、觀點以及最終的行為。在戰鬥中,軍事情報支援行動能夠降低敵人的戰鬥力,減少附帶損害,並增加當地戰友的支持。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軍事情報支援行動取得過明顯成就。1942年8月,埃利斯·扎卡里亞斯(Ellis Zacharias)上尉在海軍情報局內建立了一個祕密的心理戰支部,代號為OP-16-W。他的著作《祕密任務:一位情報官的故事》描述了這小群水手如何影響了德國、意大利和日本海軍,並為盟軍帶來優勢。

兩位專家因此建議,為了在信息環境中競爭,美國海軍應與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合作,以改善美國海軍的影響力作戰能力。美國海軍陸戰隊於2009年開始恢復其軍事情報支援行動。在2017年,美國海軍陸戰隊設立了遠征軍情報小組,具有了軍事情報支援行動的能力。在2018年,心理戰術行動已成為海軍陸戰隊隊員入伍的主要專業。

但中共自2003年以來就提出了「三大戰役」的概念,其中包括心理戰、媒體輿論戰和法律戰,並且一直在實踐中。2020年9月,Facebook和Instagram刪除了150多個與中共政府有關的假帳戶、頁面和組織,它們聚焦「在南中國海的海軍活動,包括美國海軍艦船」。在其它地方,媒體的消息推動著中共所謂的「九段線」,中共軍方還多次聲稱已經「驅逐」美國軍艦。

兩位專家因此表示,美國海軍陸戰隊將幫助填補美國海軍影響力行動的空白,但這要求美國海軍變得更為積極,並在信息戰中發揮海軍的作用。因為「中國(中共)並不等待美國海軍去適應。」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