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亨特·拜登調查為何還沒結束?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姬承羲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過去幾個月裡,我看到的大部分媒體評論都是這樣的論調,不管是達勒姆的特別顧問辦公室(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是由前司法部長巴爾任命的特別檢察官,對通俄門源頭進行調查),還是聯邦針對亨特·拜登的稅務調查,都不是真的。

權威人士和評論員們都言之鑿鑿,說這些調查都不可信;即使確有其事,也早就被政治陰影籠罩。

如果確如這些人所言的,它們打一開始或者自開始後不久就變成了虛假調查,那麼問題就來了:既然喬·拜登總統已經穩妥地入主白宮,那就沒有任何理由再裝佯要發生什麼事了,可為什麼這兩項調查還在進行呢?為什麼它們還沒被叫停呢?

與大多數媒體的斷言恰恰相反,我倒是相信,這些正在進行的聯邦調查是真實的。

在大選期間對總統候選人的家庭發起聯邦調查,這在政治上是非常敏感和棘手的,尤其如果這個候選人還碰巧在大選中獲勝,就任了美國總統。所以,到目前為止,著手調查亨特·拜登的探員和官員們都可以說是非常專業的。

他們從沒向媒體透露任何調查細節。即使是2020年10月,《紐約郵報》爆出了電腦門事件以後,在媒體的窮追猛打之下,他們也什麼都沒透露過。

儘管在電腦門事件被爆出後,媒體知悉了針對亨特·拜登的調查,但在過去的四個月裡,沒有一家媒體能從FBI那裡套出任何內情。

你覺得這是為什麼呢?

現在,再讓我們看看另一項被認定為虛假或者裝腔作勢的調查。

一個特別顧問辦公室(special counsel’s office, SCO),能自行起草和解封起訴書。它獨立於司法部行事,有自己的檢察官進行調查和起訴。坦白地說,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有這麼多媒體記者和專家們好像都不明白這一點。

很多人對SCO 有一種錯誤的理解。他們認為,儘管SCO 可以進行獨立調查,並且針對目標進行立案。但是,一旦SCO 推進到刑事訴訟階段,總檢察長和司法部就會突然插手接管,對特別辦公室的起訴意見做出批准或否定的決定。

這種理解大錯特錯。

試想,如果一個SCO被任命,調查某些前司法部高級官員的犯罪行為,並且想要推進對一名或多名前官員的訴訟,但卻被總檢察長攔住了,那將會是史詩級的重大政治醜聞。

這樣的醜聞,會直接讓那個總檢察長,因為妨礙司法公正而面臨彈劾。

好像都沒有人記得,穆勒的特別調查行動,最後是如何極不尋常地收尾的。

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最終拒絕做出決定,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是否應被指控妨礙司法公正。穆勒自己沒有下結論,而是將決定權扔給了司法部、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副檢察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

因為穆勒和他的獨立檢察官團隊,拒絕就是否起訴做出決定,巴爾和羅森斯坦都曾公開表達過意外和失望。

無奈之下,巴爾和羅森斯坦只好替穆勒做收尾工作,做出了撤銷起訴的決定。

然而,在穆勒調查和這些轟動性的公眾事件僅僅過去兩年之後,媒體似乎集體失憶了。

我確信,達勒姆會向巴爾和現在的梅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通報工作進展。但是,向人匯報工作進展和徵求許可根本是兩回事,如果媒體能停止混淆這兩者,就太謝天謝地了。

如果認為,達勒姆在執行每項獨立起訴之前,其起訴意見都必須得到加蘭德的首肯或反對,這種想法根本就是荒謬的。

可是,很多人都被這麼誤導了。

這種理解是錯的。

種種跡象表明,達勒姆不會成為穆勒二號。而且我相信,他也沒有計劃,要將任何起訴意見丟給司法部,讓加蘭德來替他做決定。

與對拜登的調查一樣,自去年11月達勒姆特別顧問辦公室正式成立以來,儘管過程中不斷擴充檢察官人數,但至今,沒有哪位記者能從那個辦公室裡打探到任何消息。

在我看來,這種沉默令人信服。儘管這種沉默似乎在告訴很多媒體,達勒姆調查不是真的,但我從這種沉默中看到的卻恰恰相反。

調查不僅是真的,而且達勒姆還在繼續。

原文:Why Haven』t the Durham or Hunter Biden Investigations Ended Ye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萊恩·卡茨(Brian Cates),是南德克薩斯州的一位作家。他著有書籍《沒人問我意見……但反正我就是這麼想的!》。讀者可通過Telegram帳號t.me/drawandstrikechannel聯絡卡茨。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