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一家人修法輪功慘遭迫害 婆媳含冤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大兒子被迫流離失所至今,二兒子遭冤判3年,去年11月大兒媳在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今年2月老人也在悲痛中撒手人寰……這是陝西禮泉縣,建陵鎮明橋東山村一戶人家的遭遇。

明慧網報導,75歲的老人李彩娥、大兒子袁光武、二兒子袁輝武,兒媳們及孩子們都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矛盾化解、夫妻和睦。折磨袁光武數年的偏頭疼、三叉神經疼等疾病在她修煉法輪功後不治而愈。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李彩娥全家屢遭迫害,兩個兒子都曾兩次被非法勞教。袁光武在陝西棗子河勞教所遭各種酷刑,耳朵被毆打致失聰,兩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多次被迫流離失所。目前袁輝武又被非法判刑3年。

勞教所中的酷刑折磨

2000年5月22日,兄弟倆及他們的妻子等9人被雁塔區建陵派出所、鎮政府人員綁架。兩兄弟被非法拘留40天後,袁光武被非法勞教2年半、弟弟袁輝武2年。

陝西棗子河勞教所獄警為了「轉化」(逼迫放棄修煉)袁光武,把他祕密關進「小號」綁在床板上,又稱「死人床」。兩個犯人24小時看管他,不讓他睡覺,大冬天不給蓋被子,給他接了小便後,又把尿倒在他褲子裡。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2001年9月,袁光武被迫害得全身長滿毒疥,此後,就一直被逼迫睡在床板底下的水泥地上半年之久。獄警為讓他轉化,對他進行人格羞辱,在中午人多時,強迫讓他光著身子站在操場上,藉口曬疥瘡。

2008年6月30日晚,禮泉縣國保大隊、建陵派出所、建陵鎮政府三十多人,翻牆綁架了袁光武、他未成年的女兒、弟弟、弟媳,還有三名年近七旬的老人。

15天後,兄弟倆又被綁架到棗子河勞教所,各被非法勞教1年。

袁光武因不放棄修煉,獄警唆使犯人毒打他頭部、腹部、腰部,再把他用手銬高高掛在窗戶上。被拷打兩個月後,他已成皮包骨頭、危在旦夕。獄警派一陝北菸民把他揹出監獄大門,扔在石板上。家人含淚把他輾轉帶回家。

被迫流離失所

2010年,禮泉縣國保大隊、咸陽「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禮泉縣政法委,建陵派出所十五餘人闖到袁光武家,企圖綁架他,遭到他家人、親戚、村書記的極力抵制,未遂。

他母親被嚇昏倒在地,父親血壓高達240,被送進醫院治療二十多天。袁光武和妻子張翠翠被逼迫把家中十幾畝蘋果園承包給別人,流離失所,另謀生計。

2013年3月26日上午,建陵鎮派出所所長王黎明帶人闖入袁輝武家,夫妻倆正在地裡幹活,家被抄,現金等私人物品被搶走。袁輝武夫婦被迫流離失所,當時家裡只剩8歲的女兒無人照看。

2014年7月17日,袁光武和妻子在西安做生意打工,被西安市雁塔分局、國保大隊夥同昆明路派出所綁架。

次日晚上,袁光武被非法關押至雁塔區看守所,到門口時,押送他的警察又揮拳打他臉和耳,致左耳失聰至今。 進了看守所後,獄警搧他耳光,給他釘板、戴腳鐐、銬手銬,並且晝夜不卸下刑具,連續用刑長達3個月。

2015年2月5日,袁光武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送進醫院一個月後,又被關押在雁塔看守所,於同年6月19日,以「取保」回家。

袁輝武遭冤判3年

2019年7月12日,在西安打工的袁輝武,到西安市高新區年近八十的黃姓法輪功學員家做裝修的零活,被在那裡蹲坑的西安高新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七八個便衣警察給他戴上手銬到他家非法抄家。

袁輝武被非法關押到西安市三爻看守所,後被雁塔區公安分局非法逮捕。

2019年9月28日,西安市經開中心國保和高鐵車站派出所7人闖進袁光武家抄家、搶劫、綁架。他重病中的母親李彩娥被驚嚇得病情危急,他在送母親去醫院後走脫,再度被迫流離失所。

同年12月16日上午,二兒子袁輝武被西安市雁塔法院非法庭審,於2020年12月18日,被非法判刑3年、勒索罰金5千元。

袁輝武已提起上訴,其家人查詢得知案子已被西安中級法院刑一庭法官駱成興接收。當家屬打電話向此法官詢問具體情況時,法官卻推脫說沒接到案子。

老人與大兒媳含冤離世

兒女們長期遭受種種迫害,李彩娥和丈夫經常在無眠的深夜裡失聲痛哭。

2020年10月,當身患重疾的李彩娥和大兒媳張翠翠,在西安袁光武的租住房裡養病時,突然闖進六七個公安便衣將袁光武壓倒在地戴上手銬,在家亂翻。老人和大兒媳都嚇昏了,被送到醫院搶救。

袁光武和妻子張翠翠再次被迫流離失所。警察又找到他們禮泉縣老家,三番五次地翻牆、破門。李彩娥老人就住在女兒家,警察又找到女兒家騷擾。

2020年11月29日,李彩娥老人含冤離世。2021年2月3日,大兒媳張翠翠在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鏈接:http://bit.ly/3saFMFN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