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身是客?清朝官員入夢辦公 率軍克敵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2日訊】從古至今,夢境和人體奧祕是個探索不盡的話題。當人的肉身睡覺時,人的元神有時會自由活動,遠遠拓寬了視野和空間範圍。當進入睡眠狀態時,人想像不到的,元神在另外空間,會做出迥然不同的事。

清朝時期,有位官員名叫閔希濂,字一瀛。他和學者俞樾是甲辰年的同鄉同舉人。

閔希濂曾說,有一年夏天,他在書房讀書,因感到疲倦,於是就小睡一下。夢中,有人持著名片相請。閔君就隨之來到一個地方,但見宮殿高聳巍峨,兵衛森嚴地排列著。他登上台階,看見大堂上坐著二人穿著古代衣冠;還坐著二個人則穿著清朝衣冠,他們都是面南而坐。兩旁還坐著十多個人,惟獨末座還是空著沒有人坐。

先前持名片的人帶著閔君登上大堂作揖三次,坐著的人也都起身回禮。然後,那人帶著閔君來到空著的末座,說:「這是您的座位。」

不一會兒,有差吏拿來許多文書和筆墨,分別授予兩旁的坐者,而閔君也得到一卷文書。文書卷首寫著「吏部天官增減司閔」八字,卷尾也是這幾個字。差吏請閔君在卷首的「閔」字下寫一個「奉」字,然後在卷尾「閔」字下,寫一個「行」字,但文書中間所寫的具體內容,就沒有展開讓閔君閱讀。寫罷後,差吏就把文書都拿走了,坐者也都各自散了。先前持名片的人又帶著閩君來到一個地方,那裡有三間房屋,門額寫著三個字「增減司」。持名片者告訴閔君說:「這是您的辦公官署。」然後送他出門後,閔君人這邊也醒了。

從此,閔希濂常常在夢中到「增減司」辦公。在文集記載中,並沒有介紹「增減司」的職能。不過在民間傳說中,城隍神所轄二十四司,其中包括功過司、瘟疫司、罰惡司、賞善司等等。筆者推測,增減司或許是神明考核人的品行,從而予以增減人的壽命、福祿的地方。

每次閔希濂到「增減司」辦公結束後,就從夢中醒來。閔君不太對外人說這些事,惟有他親近的人聽說過一些。到了咸豐末年,江南大亂,鎮江府城被反對清廷的敵軍攻破。閔君當時寓居上海。

有一天,閔希濂夢到有一位偉岸的大丈夫前來拜見,和他商量如何攻克敵軍,收復鎮江一事。閔君說:「我是一介書生,不熟悉軍旅事務,要怎麼辦才好?」那人說:「行軍貴謀不貴勇,請您不要推辭。」說著,進來幾位將領,都穿著戎裝,向閔君請命:「我們應從哪座城門攻入?」閔希濂在夢中直率地對他們說:「從東門入。」這些將領異口同聲地回答:「好!」一會兒,閔君在夢中也身著戎裝跟隨眾人而行,拔旗斬將,奮勇殺敵,大捷而還,而實際上他的肉身還躺在上海客店裡。

儘管人世間的身體是在沉睡著,但是閔希濂參戰醒來後,覺得全身疲憊不堪。他靜靜地躺了三四天,休息夠了才起身。不久,就聽到傳來大清官軍收復鎮江的消息。

大清收復鎮江後,閔希濂不再做夢到「增減司」辦公。後來,閔君成為石門教諭,壽終於官任上。除了夢境奇異之外,他的其它方面生活都和尋常人一樣。

南唐詩人李煜有一首詞《浪淘沙令》,其中一句是說「夢裡不知身是客」,只是在迷夢中才忘掉自身是羈旅的客人。人的肉身像是元神寄宿的客店,暫時棲居在此。當肉身睡著時,元神離體自由活動,看上去和人間的那個「我」長得一模一樣,卻做著不同的事情。

閔希濂的肉身在睡覺,他的元神是在哪個空間辦公、在哪兒率軍克敵?他在夢中率軍殺敵,這邊的肉身也疲憊不堪。夢中克敵,現實也收到了克敵的好消息。二邊時空如何產生了影響?奇夢奇聞的背後,引申的話題,等待人們的探索。@*#

(據《右台仙館筆記》卷08)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