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世豪:中共數位極權之路受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經亞洲評論」報導,由於中共參與競標的「太平洋海底光纖電纜」計畫通過另一條連接到美國軍事要地關島的電纜,引發美國、澳洲與日本等國疑慮,目前這項標案已被宣布無效。密克羅尼西亞、吉里巴斯與諾魯等太平洋三島國,即使重新啟動招標程序,可能增加排除中企條款。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德國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分析師奧塞薩提(Rebecca Arcesati)指出,中共在二零一五年倡議結合了數位經濟發展與「一帶一路」的「數位絲綢之路」(Digital SilkRoad),積極投資「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與數位網路,具有明確的地緣政治與戰略目標;中共企圖控制關鍵資訊通道,在海外收集大量數據,提供軍事情報、宣傳與資訊行動之用。

中共透過「數位絲綢之路」與「一帶一路」等倡議,輸出數位技術,試圖建立它在人工智能與大數據領域的霸權地位,早已引發歐美國家的嚴重關切。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發布報告,揭示中共藉「武漢肺炎」(COVID-19病毒)大流行以公共健康與安全為名,大規模使用數位監控與追蹤系統,侵犯本國公民自由,再輸出監控技術,欲奪取全球數位技術霸權。

該報告稱,中共以數位極權主義(Digital authoritarianism)作為技術驅動,是專制政權通過監視、鎮壓、操縱、審查公民的行為,以擴大政治控制。中共不僅對個人實行網上識別、監控及審查,還以攝像頭、臉部識別、無人機與全球定位系統追蹤,大範圍監控個人,宣傳虛假信息,以維護專制統治。

更受矚目的是,中共提供了170億美元貸款協助一些「發展中國家」的電信網絡、移動支付和其它大數據計劃,「至少有80個來自拉美、非洲和亞洲的國家採用了華為或其它中國公司提供的監控與技術平台」,「中共協助它國政府監視政治對手,打壓異己」,甚至一些發達國家也使用中共相關技術。

此外,中共在公布《中國製造2025》和《網絡超級大國戰略》後,已經打造了數十家科技獨角獸,欲在監控與臉部識別方面,影響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 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企圖稱霸未來數位科技領域。

中共在二零一七年六月通過《國家情報法》以來,所有中國公民和公司都必須向中共政權交出任何信息或數據。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民主黨副主席馬克‧沃納(Mark Warner)認為中共企圖控制下一代數字基礎設施,此與美國的價值觀完全相悖,例如透明度、包容不同意見與尊重人權等。他表示,「中共正在開發一種技術治理模型」,威脅與日俱增。

面對中共咄咄逼人的「戰狼」攻勢,自由世界已逐步建構全球資訊安全的防衛體系。去年十一月十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已有占全球GDP三分之二的53個國家、180家電信公司加入了「乾淨網絡」(Clean Network),不再使用「華為」等中國公司提供的設備和技術,以打造安全的5G網絡。歐盟也啟動了「歐盟5G清潔工具箱」,已有27個北約國家加入「淨網」計劃。

美國前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是「乾淨網絡」的推手,他通過團結盟友,在幾個月內就在國際上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克拉奇將對5G的努力定義為:與中共進行更廣泛的經濟鬥爭的「灘頭」,已為乾淨貨幣、乾淨數據與乾淨物聯網奠定了基礎。他認為,技術之外的下一個領域已經開始,乾淨基礎設施與乾淨融資被稱為藍點網絡,以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其它領域還包括乾淨礦產、乾淨供應鏈與乾淨勞動實踐等。

克拉奇表示,「各國和公司都對中共的恐嚇、報復感到恐懼。它基本上就是一個惡霸。如果你無懼惡霸,惡霸就會退縮,如果你有朋友跟你站在一起,惡霸就會後退更多」。

去年十二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正式啟動審查「中國電信」的美洲分部,「中國電信」由中共實際控制,構成美國國家安全威脅。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科技政策項目總監劉易斯(James Andrew Lewis)表示,美國不信任中共,「中共是一個利用高科技進行間諜活動的監視國家,它不尊重法律」。

美國正引領自由世界,抗擊中共霸權擴張,這不僅是一場貿易戰、軍事戰,更是科技戰與資訊戰。舉世各國需要強化資訊與通訊安全,共築防禦體系,高度戒備「一帶一路」與「數位絲綢之路」的利誘威脅,形成全球堅實堡壘,以杜絕中共的綿密滲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