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邊境危機恐正在影響我們的學校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 Betsy McCaughey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目前數以千計來自中美洲的孤身兒童從南部邊境進入美國,而拜登政府為收容他們忙得不亦樂乎。媒體認為這種擁堵邊境的現象是一種「危機」。

事實是,這場危機可能會降臨到你的學區。如果你的孩子就讀公立學校或你付了教育稅,你需要知道這些事實。

媒體公布了一些移民兒童的照片。不要被這些照片所迷惑。這些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中,四分之三是15到17歲的少年,他們手裡沒有抱著泰迪熊玩具,而是身上刻著刺青。

這些少年手上拿著美國親戚的名字和電話號碼,他們預備投靠這些親戚。在向邊境官員自首幾週後,他們會坐上大巴前往洛杉磯、休斯敦或紐約——這三個最常見的目的地,或者是他們的擔保人居住的其它城市。

艱難的旅程才剛剛開始。法律規定他們必須上學,但他們一路跋涉中吃了很多苦,已經失學數月甚至數年。很少人會說英語,很多人不會講西班牙語,只會瑪雅語。

他們的教育費用將比普通學生每年多出數千美元,因為他們需要語言專家、導師、心理諮詢、疫苗接種以及其它方面的支持。

他們也會占用課堂上老師的大部分精力,這樣老師對班上其他同學的關注就會減少。

即便如此,只有66%的沒有英語能力的學生能夠畢業。

他們需要努力趕上來,但我們自己的孩子也得如此。這股移民潮正衝擊著學校,因為現在正是疫情之後學校重新開學。學生們已經一整年沒有正常上課了。

對於預算不寬裕的學區來說,教育這些年輕新移民的額外成本將意味著取消藝術課、樂隊和管弦樂隊以及其它豐富多彩的活動。

佛州、加州、德州和紐約州這四個州的學區受到的影響最大。不過康州也有中美洲人社區,將可能接收未成年的新移民。

2014年,紐約市的學校為1662名來自中美洲的移民學生大開綠燈,對相關的特殊項目投入高達五千萬美元。當時家長們提出的問題,現在也應當再提一次:紐約市已經面臨困境,為什麼聯邦政府還允許這些問題學生的湧入?超過半數的市區學生的閱讀能力低於年級水平。

拜登總統似乎對此視而不見。上週,他宣布允許中美洲兒童從本國申請進入美國。這會讓他們免受旅途的勞累,但這並不能緩解我們的學校的壓力。

民主黨口口聲聲說要減少經濟不平等,但他們的開放邊境政策卻會導致背道而馳的結果——培養了一個長期掙最低工資的下層社會。

據紐約非盈利組織ProPublica披露,在芝加哥郊區,這些年輕移民在肉類加工廠和汽車零部件廠徹夜工作,早上6點下班回家,然後2個小時後去上學,幾乎沒有睡覺。難怪他們在課堂上睡著了,一把年紀了還沒拿到高中畢業證。如今,由於邊境開放,狄更斯筆下的童工正在我們的國家重現。

沒有文憑的年輕人註定會陷入貧困。在美國的中美洲成年移民中,有近一半沒有高中文憑。他們的教育水平低於其他移民或美國本地人。他們的生活也比較貧窮,這一點也不意外。

最糟糕的是,現在允許這股移民潮持續下去,將使我們的公立學校陷入癱瘓,也會使我們的孩子們更加退步,因為這正是他們努力重返學習的正軌的時候。

給拜登的信息:關閉邊境,保護我們的學校,把我們自己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原文:The Border Crisis May Be Coming to Your Kids』Schoo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貝茜‧麥考伊(Betsy McCaughey) 博士是政治評論員,憲法專家,聯合專欄作家,並且出版多部著作,包括《奧巴馬健保法說了些什麼以及如何推翻它》(「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和《下一場大瘟疫》(「The Next Pandemic」)。她曾任紐約州副州長。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