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華人】「外交部發言人」與中醫教授

—— 記新唐人「健康1+1」特邀專家劉大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3日訊】每到週末,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萬錦市的「劉氏智慧醫療中心」主任、公立大學中醫教授劉新生(喬納森‧劉,Jonasthan Liu,下稱「劉大夫」)都要開車去北約克一趟,他不是去出診,也不是去教課,而是去表演小品——在一個名為《外交部大實話》的劇目中扮演一個不得不說謊話,但經常能吐出真言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

加拿大中醫師劉大夫在表演小品「外交部大實話」。(新唐人電視台)

「首先公布一條消息,」一身西裝革履的喬納森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標牌下一本正經地說道,「在我們外交部死皮賴臉、三番五次的乞求下,我黨主管外事工作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將於3月18日在美國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談談天氣……」

這個「外交部發言人」在一串串「我黨表示強烈抗議和堅決反對」的腔調中,把中美這次會談的「會而不談,談而未果」的「摸底」加「拖時間」的實質,以及當前國際上發生的大事件表象下面的真相一一告訴給了中國觀眾。

回答了「各國記者」的提問之後,喬納森總算開完了這次「新聞發布會」。他返回到診所,脫下西裝,換上了一身白大褂,搖身一變,從剛才那個裝模作樣的「發言人」變成了笑容可掬的劉中醫。

「外交部發言人」變中醫

若問劉大夫如何看待治病、教書與做媒體這三種不同的角色,他說,他做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一回事。

「中醫改變的是人的身體,而這個節目改變的是人的精神。」劉大夫說,「中醫相信,精神和物質是同性的。」

劉大夫2008年移民加拿大。一出國他才發現,原來以前在國內收到的信息都是錯誤的,原來中國人沒有言論自由和基本的知情權,而這些光靠他的中醫本事是不能改變的。他想到新唐人電視台,這是一家以傳播真實消息,弘揚傳統文化的中文電視台。沒想到,劉大夫竟然被選中出演小品中的「外交部發言人」。

「我要告訴老百姓真實的消息,幫助中國人了解社會現實,讓他們知道中國人面臨的嚴重問題。」劉大夫說,既然能從「外交部發言人」的口中說出老百姓應該知道的事情真相,那何樂不為呢?這正和他的理想不謀而合。於是他學表演、學媒體,在中年之後竟然走進了「演藝圈」。

「其實,改變人的精神是比改變人的身體更加重要。」劉大夫引用中國大醫學家孫思邈的話說,「上醫治國,中醫治人,下醫治病」,他希望自己在用中醫治病之餘,也能為喚醒國人做出自己的貢獻。

不過,中醫畢竟是劉大夫的老本行。最近,他又參加了新唐人電視台的健康檔節目「健康1+1」,把自己在中醫幾十年的研究和實踐成果與觀眾們分享。

用中醫治病救人

劉大夫是一個科班出身的中醫師,從河北中醫學院本科畢業後,考取了廣州中醫學院的研究生,獲得了中醫碩士學位。出國前他曾在國內一家三甲醫院工作;到加拿大後,在安省獲得了註冊中醫師和註冊針灸師證書,創建了自己的診所,同時他還是一家加拿大公立學院的中醫系教授。

中醫科班出身的劉大夫有著豐富的行醫與教學歷史。(受訪人提供)

2015年的一天,劉大夫忽然接到一個國內同學的電話,說一個朋友的母親在安省做完心臟手術後一直昏迷不醒,請他去救人一命。

劉大夫一聽,二話不說就趕到了醫院,看見病人躺在一間ICU病房中,已經昏迷一週了。原來,這個65歲的老太太有先天性心臟病,平時一年發作兩次心臟病,每次都胸悶得厲害。移民加拿大之後,享受免費醫療保險,經醫生的建議,就決定做了這個心臟瓣膜修復手術。

手術本身非常成功。不過經過全身麻醉、用人工心臟將血液在體外循環10個小時之後,病人卻沒有再醒過來。醫院已經通知家屬,說「CT檢查為:病人大面積腦梗塞,醫院已經盡力了,但很難再救過來了」。家屬一急之下託人找到了劉大夫。

劉大夫發現,這個病人雖然還有心跳,有血壓,但是深反射和淺反射都沒有,叫她名字也沒有反應,痛覺也失去了。

他托起病人的右手腕,號了號脈,發現脈跳強壯而有力。劉大夫心裡有了診斷,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針灸包。

「中醫認為的『昏迷』有陽閉和陰閉兩種。病人的脈跳表示她很可能是陽閉。」劉大夫說,「中醫認為:心為君主之官不得受邪,故外邪犯心時首先侵犯心包,稱為『代心受邪』。」

他針對這個症狀採用了中醫古籍中記載的「醒腦開竅」的療法。取出毫針,消了毒,在病人的人中穴、內關穴和百會穴上各上一針。等到45分鐘後,病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醫院的大夫們本來對這個病人就已經放棄了希望,也沒有指望中醫的針灸能起死回生,所以這個結果也在意料當中。劉大夫不這麼想,病人沒有醒過來,表明病人得的病很重,但是一來受人之託,二來他也和醫院簽了合同要救人到底。所以,他跟家屬和醫院說,他不放棄,還要再來給病人繼續治療。

隔了一天,劉大夫又大老遠地開車去醫院。這一次,他在前面的三個穴位之外,又加上了百匯穴旁的四神聰穴位。每過十分鐘,他用手撚一撚針。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見病人的眼皮動了動。但在針灸結束後,病人還是沒有醒來。

劉大夫又去了一次。在第三次針灸後,病人的女兒給劉大夫打來電話說:「我媽媽醒了!」

就這樣,一個被西醫判死刑的人,竟然用小小的針灸給救活了,醫院對中醫救人心服口服。

除了針灸,劉大夫還運用中醫古方救治了很多病人。

有一次一位臉色蒼白的中年婦女來到診所,說她幾個月前做過一個腦瘤手術,但傷口不癒合,她的家庭醫生給她用了三種抗生素藥消炎也沒有效果,傷口不斷地化膿,不能癒合。

劉大夫上前一看,患者頭頂正上方有一條長約十公分的傷口;傷口的表皮倒是癒合了,但是裡面有膿血。患者說,過一段時間表皮就被下面的膿血沖開,把頭髮都要弄得濕漉漉的。患者身體疲憊,氣短懶言,大便偏希溏,劉大夫就給她號了號脈,脈沉細弱,舌色淡白,胖大,質地嫩。

「這是典型的肺脾兩虛,氣血不足的症候,肺氣虛就影響了皮毛,讓皮膚自我修復功能下降,脾氣虛肌肉層缺乏營養,結果傷口不容易癒合。」劉大夫說。

「西醫認為是感染,有細菌傷害皮膚了,造成免疫功能下降,用抗生素殺菌傷口就會好了。其實,西醫對人體認識的還不完全。中醫一直強調扶正氣,祛邪氣,如果只是祛除邪氣,正氣不足,人體還是達不到真正健康的成度。看患者的脈比較弱,舌色比較淡伴有齒痕,說明她的身體處於虛寒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人的皮膚的自癒能力很差,用多少抗生素也不行。這個時候就要『補氣』。」

聽著劉大夫的解釋,女病人不住地點頭,她請劉大夫馬上開藥抓藥。

劉大夫開的東漢大醫學家張仲景的祖方之一:黃芪桂枝五物湯。劉大夫知道,這個方子是治療血痹的,作用部位在表皮和血脈,主治肢體麻木疼痛。

雖然在大學時,他也學了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但是覺得學的還是很淺,「醫聖」仲景的醫學思想看似簡潔直白,但是其理深奧,其效如桴鼓,以至近2000年後仍是中醫學子必學之經典。

果真,患者吃了五副藥之後,病情見好,劉大夫又給加了一味清熱解毒的金銀花,以起到殺菌的作用,患者吃完第十五副藥的時候就完全好了。

重新認識中醫

雖然劉大夫在中國大陸學中醫、幹中醫二十多年,但是他到海外才深刻地了解到,其實中國大陸的中醫教育和中醫醫院都西醫化了。

他說,中共從篡權開始就把中醫打成「舊醫」,中醫前輩們為了避免中醫被中共滅掉,就走了「辯證論治」的道路,強行將講究天地人三才和諧,源自人體修煉的中醫往馬克思的「辯證法、唯物論」上靠,所以中醫學院裡培養了很多中不中、西不西的醫生。

恰恰是到了海外之後,劉大夫重新獲得了研究純正中醫的機會。他反覆研讀中醫傳統的四大經典,即《黃帝內經》、《神農本草》、《傷寒論》、《金匱要略》等,以及《針灸大成》、《靈樞經》等針灸典籍,對中醫中蘊含的中國神傳文化和修煉思想又有了新的認識。

「其實中醫的經方祕傳就是源自道家修煉,老子《道德經》講的是修煉,而《黃帝內經》也是講的修煉,只不過講的是道以下『術』層面的東西多一些,人體經絡其實都是通過打坐後修煉才能發現的。」

劉大夫說,那麼道家講究的就是天人合一,天地人三才之間的關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也就是說,傳統中醫的大醫學家都是修道之人,將陰陽五行的運行規律、動態變化過程來運用到人身上來指導疾病的治療。「修道為了什麼呢?這就涉及到生命的本質問題了。」

「但是這個是中共不准提的東西,它講無神論嘛,中共對意識形態的嚴控其實是真正邪惡的精神控制;而如果中醫忽視這些精髓,只講藥的話,所謂『廢醫存藥』,不承認人體經絡,否定了人體生命科學現象,其實等於閹割了中醫,科班的醫生學的都是被中共閹割了的東西。」

醫聖張仲景的生平

在去年疫情期間,劉大夫趁著居家避疫有時間,專門研究了一下醫聖張仲景的生平。

張仲景(張機)是東漢末年的臨床醫學家。經歷東漢末年的大瘟疫後,仲景家族三分之二人病死,所以他最終棄官而專心事醫,運用師傳的方藥救治了大量病患,後來仲景融合道家的《湯液經》、《黃帝內經》等經典加上自己的臨床體會和創新撰寫成十六卷的臨床醫學巨著《傷寒雜病論》。這本書被後人奉為「方書之祖」;現在日本和台灣很多製造廠製作的中成藥都是基於仲景的原方。

「張仲景的『望診』神乎其神,不僅能望到疾病,而且還能預測。」張仲景曾經預測他的朋友王粲(王仲宣)四十歲時眉毛脫落,半年之內死亡,其話果然應驗。

劉大夫對中醫的功能治病現象深有體會,他發現,當他沒有思路的時候,如果放鬆下來打坐入定,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有一天他的診所進來了一個上高中的女孩子。她的症狀是皮下出血,西醫說的血小板功能下降。患者用的西藥、抗過敏藥等都沒有作用。因為小姑娘怕疼,劉大夫就沒有給她做針灸,只給她開藥喝。

不過,女孩的症狀是吃了藥就停,不吃就又出現。對此劉大夫心中感到很慚愧,心中常常琢磨根治的辦法。

「有一天我打坐,腦子裡還想著這個女患者的病,想著想著我就入定了。這時腦中突然出現一個念頭:用梅花針敲她的膈俞穴……」

等到女孩再來的時候,劉大夫就真的按照打坐中想到的方法去做了,患者穴位處只出了幾滴血,之後她的病就完全好了,而且自此以後也沒有再犯過。「其實很多人都有這個體會,現代科學所謂的靈感,其實就是高級生命給你的思想。」

劉大夫發現,中國古代的神奇方子療效神奇,即使是1800年前的方子也能治好現代人的病。

有一天他的診所來了一個打籃球的黑人小伙子,他得了一種叫做「深層靜脈血栓」的病,從膝蓋一直到腳踝又腫又疼,小腿皮膚都潰爛了。劉大夫又想到了張仲景的「黃芪桂枝五物湯」。

「人們都知道,張仲景的每一個方子後面都是一條法則。」劉大夫說,「人體的皮膚這一層有強大的能量用來保護身體,其中一種能量叫衛氣,偏陽;同時還有一種負責營養的營氣,偏陰。健康的人這兩種氣是和平共處的,邪氣就不容易侵犯進來;衛氣虛的話皮膚就不容易癒合。比如這個黑人小伙子,氣不太虛的時候,出現紅腫熱痛,就是氣滯血瘀了,經過長期的抗生素治療,正氣不行了,衛氣傷了……」

而這種現象正符合了張仲景的五物湯針對的病症,劉大夫考慮到現在的社會環境畢竟和東漢末年不一樣了,就加入了幾味益氣活血的藥,如丹參、雞血藤和水蛭等。給患者吃了二十副藥之後,患者腿上的紅腫全部消失,潰瘍也好了,一點都不疼了。

後來,這個患者的家庭醫生還特地向劉大夫討要了治病方子,劉大夫毫不保留地給了對方。

孫思邈的《大醫精誠》先講道德

劉大夫的體會是,他越對中醫以及修煉深入研究,就越發感到自己的「不足」和「學無止境」。他說,這種不斷學習的過程是和痛苦的患者一起進行的,所以他儘可能讓患者以低廉的成本得到最好的服務。

「你看孫思邈的《大醫精誠》,他先講的是道德,他不是講的醫術多麼高明。他說,『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劉大夫隨口背出這句著名的醫德準則。

「『惻隱之心』是歷朝歷代對行醫之人的最基本要求,他們對窮人都不收費的,甚至還送藥,這個傳統一直保持到民國時期。當然現在的人是很難做到了,『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賊』。」

劉大夫認為,自己離古人的要求還有距離,但是他儘量按照古代醫聖們的話去做。他把診所的收費標準定在當地較低水平上,但在治療的時間和服務上都是給患者最好的;不僅給他的藥也定低價,而且只要是他能夠檢查的病,不管病人自己知道不知道,他都一併默默給治了。

「其實人真正的需求就是『道德』,就是『問心無愧』,無論古人今人,人的價值在於自己對社會、對別人做了多少貢獻,而不是自己獲得了多少。」

劉大夫說,「現代人都講吃喝玩樂、開豪車住豪宅……其實這根本不應該是人的追求目標。道家講,人體是一個臭皮囊,必須修煉才能得到『真人』,才能長生不老,得到永恆。古代的大儒們都是物質上很清貧,精神上很富足、樂觀的人,歷朝歷代的大部分官員都是清官,都是為公的人。」

加拿大中醫師劉大夫參加新唐人電視台「健康1+1」節目。(受訪人提供)

參加「健康1+1」節目

從去年疫情到現在,當社會上大部分人都居家避疫的時候,劉大夫卻一刻不停地在幾種工作中轉換著身分。除了天天開放的診所,他一週去大學教三堂課,去電視台當一回「外交部發言人」;不久前,他還剛剛與「健康1+1」的觀眾們分享了新冠病毒(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對人體腎臟的危害作用與預防方法。

劉大夫說,在當前的新冠病毒大瘟疫流行時期,現代醫學是治了病救不了命,就算救了命,也很難給你健康,政府只靠隔離,而實際上治癒的患者多是經過休息、放鬆,靠自己的抵抗力,也就是自己身體中的「正氣」闖過來的。

「現代醫學講,得病靠醫生,其實醫生只能治你的病,而健康是在自己的手裡的,人體自己是有自愈能力的。」劉大夫說,「現代人物質水平上去了,慾望上去了,但是卻放棄了傳統的精神上的要求,這對健康影響非常大。」

所以,明白是非真相、保持心平氣和的健康精神才是維護人體正氣的關鍵。劉大夫希望把一句話送給觀眾和讀者們,就像他經常勸導他的患者與學生一樣——

《黃帝內經》有云:「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惔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志閒而少慾,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

* * * * * * * * *

(願意聽更多劉大夫關於用中醫治病與養生之道的讀者,可關注新唐人電視台「健康1+1」節目。

直播時間:美東時間週二至週六早上9:00-10:00;ntdtv.com網絡同步直播;以及新唐人電視台的「嚴真點評與外交部大實話」欄目。)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