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是朝鮮核問題的癥結所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政府的對朝政策「即將完成」;而中美高層會談後,布林肯稱中美雙方在朝鮮議題上「存在利益交集」,表明其在朝鮮核問題上仍將尋求與中共合作。但是,朝核問題之所以產生,之所以多年來難以解決,主因恰恰在於金氏政權與中共的「唱雙簧」,尋求與中共合作解決朝核問題,豈不是緣木求魚嗎?

本文首先強調一點:不能從美國人的價值觀念、思維方式去分析中共的動機和行為,而要循著中共的價值觀念、思維方式去理解它的重大決策。

以朝核問題為例,從客觀性上講,中美的確「存在利益交集」,因為朝鮮發展核武對中國也是一大現實威脅,所以「朝鮮半島無核化」也是紙面上的中共對朝政策的主要目標;因此,許多美國人想當然地以為,既然中美有共同利益,那我們不就可以不攜手而行嗎?但是,這正好是中共設的陷阱——類似於「苦肉計」:為給美國樹立一個持久的難纏的對手,中共不惜犧牲本國利益,全面援助金氏政權,助其發展核武、導彈(2017年9月18日《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的「美國情報機構稱朝鮮火箭燃料來自中俄」一文,予以部分證實)。

這聽起來匪夷所思,但中共卻有自己的邏輯:為達目標,不擇手段。中共的終極目標來自於馬克思主義的「解放全人類」(其當代表述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分別於2017年、2018年寫入中共的黨章和憲法);美國被認為是其達成其目的的最大敵人,戰勝美國就成為中共的長遠戰略目標(這就是中共「兩個一百年」目標中的2049年「建成社會主義強國」的真實含義),前美國聯邦政府官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一書對此有精采闡述(川普讚譽白邦瑞為中國問題的主要權威)。

由此,我們不難發現,中共並不以中國利益為攸歸,而是有其獨立的自身利益,中共之統治中國,不過以之為其實現自身目標之跳板;所以,中共沒有任何道德底線,隨意蹂躪中國之人民,餓死數千萬人也要搞「兩彈一星」,毛澤東的不怕打核戰爭「死3億人」的言論和關於第三次世界大戰「早打、大打、打核戰爭」的戰略準備,實在使人不寒而慄。

因此,對中共而言,支援朝鮮發展核武、導彈,與金氏政權「唱雙簧」,以此牽制美國,是個極自然的政策(蘇聯在1950年代也曾向中共提供核技術);雖然,對美國和國際社會而言,這是非常荒唐和恐懼的事情,因為國際社會已經建立了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為中心的防核擴散體系,並竭力推行。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解決朝核問題,美國固然須盯住朝鮮,但更須盯住中共。

第一,無論中共如何鼓譟,美方都須堅持「無核化」目標。如果認為朝鮮核武已不可逆轉,而將目標轉換為朝鮮核武不擴散,則朝鮮核武將是美國永遠的威脅。當前,朝鮮核武已是美國的一個現實威脅。3月16日,美國北方司令部司令、空軍上將范赫克(VanHerck)警告說,朝鮮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開始測試一種「改進的」洲際彈道導彈。美方估計,朝鮮擁有15至60枚核彈頭;此外,朝鮮還擁有日益多樣化的彈道導彈,其中一些的射程範圍可能涵蓋了美國本土的任何地方。

第二,汲取川普政府對朝政策的成功之處:把中共和朝鮮捆在一起,只要金正恩鬧事,就不僅對他極限施壓,也對中共極大施壓;同時,直接與金正恩打交道,不讓中共做中間人從中取利,使中共面臨出局的危險。美方尤須提防和破解中共打朝鮮牌。中朝勾結的一個最新事件是,3月22日,在「習近平和中共中央指派」下,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在北京會見了朝鮮駐華大使李龍男,兩人分別轉達了金正恩和習近平互致對方的口信,重提「朝中友好關係」等。美方要審慎以待。

《九評共產黨》有句名言:「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在朝核問題上,尤其如此。美方的對朝政策制定,不可不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