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一:楊潔篪打破拜登對華戰略三角平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18日到19日,美中雙方在阿拉斯加的會談,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對美國務卿布林肯團隊的強硬講話,其中幾段有關「國際秩序」的對話是關鍵,透露了很多信息。楊潔篪的強硬講話會打破拜登對中共的戰略「競爭」、「合作」、「敵對」的三角平衡,未來雙方「敵對」部分會增多,「競爭」、「合作」會嚴重縮水。

布楊關於「國際秩序」辯論是美中會談關鍵

18日布林肯楊潔篪的對話中,一開始就提出了這次會談的美方目的,其中又以兩段話最為關鍵。

布林肯首先提到了世界體系,強調的是「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他說,「如果與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背道而馳,那麼這個世界的規則將可能會變成威力即正義,我們將會看到的是贏家通吃的局面。對我們每一國而言,那樣的世界都將會是更加暴力的、動盪不安的世界。」

「我們還將討論我們對中國行動的深切關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動,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以及對我們的盟友的經濟脅迫。這些行動都威脅到維持全球穩定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正因為如此,這些問題不只是內政問題,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感到有義務今天在這裡提出這些問題。」

也就是說,美國向中共提出這些問題,是因為中共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止是中國內政的問題,而是一個攸關世界體系穩定性的問題了。如果每個國家在有了實力後都像中共那麼去做,那麼世界規則可能變成「威力即正義」,出現「贏家通吃的局面」。

這也可以理解為拜登團隊在掌權後,之所以和中共舉行這次會談,是想再次當面告知、告誡中共,要想留在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內,其行為必須有所改變,不然它破壞的是整個世界體系。

但楊潔篪隨後的回答讓布林肯無言以對。

楊潔篪說,「中國和國際社會所遵循和維護的,是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國家所倡導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楊在其17分鐘發言最後說出的「三個不承認」,堪稱中共蠻橫的典型,「我認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

楊潔篪口中的「聯和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指的是經過幾十年的鑽營,中共目前領導著15個聯合國和聯合國附屬機構或團體中的4個,並開始制定中共主導的國際規範和標準。如在航空旅行方面,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由中共代表領導;國際電信聯盟2015年上任的中共祕書長支持華為;大約有30個聯合國機構和組織簽署了支持中國「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備忘錄,其中包括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

換句話說,中共已經開始通過控制聯合國各個組織來推行自己那套規則、秩序,並重新定義了「國際秩序」。楊潔篪的話明白無誤地告訴美方,中共將不再遵守美國那套「國際標準」。

會談至此顯示的是,雙方在這個最關鍵的方面毫無共識。

楊潔篪言論打破拜登對中共戰略的三角平衡

拜登政府在今年初掌權後,對中共的戰略分為三部分,概括說就是「競、合、敵」,即「競爭」、「合作」、「敵對」。從美方高層「該競爭就競爭」、「該合作就合作」的表述中,可以看到這個「戰略三角」設計的平衡性。

但是有一點,美國政府口中的「競爭」,屬於「基於規則的競爭」,是一個美式競爭的概念,而不是楊口中的中共領導的規則、秩序之下的「競爭」。

這在美國國安顧問沙利文會談的講話中也有體現。在布林肯關於國際規則、秩序的表述後,沙利文對楊潔篪說,美國「歡迎激烈的競爭」,之後又加了一句,美國「將永遠捍衛我們的原則」。

楊潔篪拒絕遵守美國提出的「國際秩序」的話,嚴重衝擊了拜登「戰略三角」的平衡性。中共無視美國眼中規則和秩序,會導致美國無法與中共展開競爭。

以中共正在推行的經濟循環戰略「光伏、特高壓、新能源」為例。所謂「光伏」,簡單說是依靠太陽能發電,是獲取電能的方式之一。然後中共通過「特高壓」形式,西電東輸,解決中國東部沿海城市用電問題。獲得電能的地方,假如還有部分過剩電能,隨著當地電動車行業的發展,部分過剩電能可以被儲存在電動車的充電樁內。這樣一來,中共覺得構成了一個自我循環的系統。

再看美國,拜登政府也在推進清潔能源技術,而在「光伏」領域,美國發現自己和中共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且不說中共目前在「光伏」領域的技術如何,世界上絕大部分太陽能電板都在中國新疆製造,而中共正因為新疆人權問題,受到美國制裁。對美國來說,如果中共不按照人權規則(美式規則)行事,繼續在新疆搞迫害,美國不可能忽略人權的問題,再從新疆訂購那麼多的太陽能板。如果美國連太陽能板都難以買到,又何談與中共在「光伏」領域展開競爭?

也就是說,當楊潔篪親口告知布林肯,未來中共不會按照美國的規則去做的時候,就造成了一個嚴重後果。未來拜登對中共「戰略三角」中基於規則的「競爭」部分將嚴重縮水。

中共一直在以違反規則、秩序的方式發展其經濟、軍事,美國在很多領域因種種原因無法和中共競爭。而當「競爭」嚴重縮水後,這部分摩擦必然會歸入到「敵對」的範疇。由此可推斷,美中雙方合作也會越來越少。

再舉一個例子。南海仲裁案中,當國際海牙法庭做出有利於菲律賓的判決後,中共不斷說仲裁結果是「一張廢紙」,強調自己不會認可這個結果。如果按照楊潔篪的所謂「國際秩序」說法,未來會出現的,已不是國際法庭裁決是否還能約束中共的問題了,而是中共很可能在聯合國帶一幫「小兄弟」討論國際海牙法庭本身的存在合不合法的問題了。

也許意識到楊的言論有些過火,3月20日新華社發的會談總結報導中,不忘加上一句「中國無意干涉美國的政治制度,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地位和影響」。

無論如何,楊潔篪當面反駁美國提出的「國際秩序」的這番話,再加上中共內部對「東升西降」的討論,相信會給拜登團隊以極大刺激,並打破拜登對華「戰略三角」的平衡。就算拜登想要緩和與中共關係,其對中共的政策也已難有迴旋餘地。

拜登團隊在轉變

這次美中阿拉斯加談判,具有標誌性意義。

一方面,楊潔篪「平視世界」的表現,震驚了美國政府上下。同時,也使得歐洲諸國對中共更懷戒心。未來西方國家會更團結地應對中共。

目前中共的所作所為正在驗證前美國國務卿蓬配奧強調的一些說法。如「中共對美國人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構成嚴重威脅」、「美國最大外部威脅是中共政權」、「中共是聯合國最大威脅」等等。

3月18日《金融時報》引用一名美國官員的話說,對於中共,「我們會看行動,而不是語言。」這名官員補充說,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信守承諾方面的糟糕記錄有很清楚的認識。」

這說明,拜登政府的官員意識到,前川普(特朗普)政府對中共「不信任+核查」的做法是對的,即對中共要先不信任它們的話,然後再加以核實。拜登政府官員這種看法的改變,標誌著美國對中共採取「信任+核查」的做法一去不復返。

另一方面,楊潔篪這麼做,也將導致中共在未來外交上迴旋的餘地更小,更容易引發中共與各國間的摩擦。

大勢所趨,世界會很熱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