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借助科羅拉多槍擊案禁槍 拜登「不能再等一分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今日點擊】(4041-2)

提要
借助科羅拉多槍擊案禁槍 拜登「不能再等一分鐘」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星期一在美國發生的槍擊事件,那這一件事是前腳跟後腳,因為在此之前在亞特蘭大,發生了一個白人小夥子,血洗了三個桑拿室。結果在美國在主流媒體的烘托下,各地發生了有關亞裔民族抗議種族歧視的問題。我還是我那話,放他個驢兒屁,這些壞人真壞,真壞。他的壞就在於在竊取別人的痛苦,在嘲笑別人,在被愚弄的過程中,來獲得他自己的利益。他為什麼這麼做?背後的黑手奧巴馬要做控制槍枝的決定,而槍枝,美國人賦予槍枝,是兩百多年前他們的祖先,對每一個美國人的尊重。他們把每一個美國人,當成了是由神來庇護的人,他們有著道德的素養,他們有權利,他們擁有權利,他們擁有道德,擁有槍枝。

槍就是來殺人的,但是他們絕不會用槍隨意去殺人的。而在人的環境中,一定有人拿槍去殺人的。自來有人之後,男人就去嫖娼的,就有,女人就去幹那個,就有。但家庭依然在繁榮著,地球上在繁榮著,沒有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說,因為這個問題所以把男人改囉。今天奧巴馬要把男人改囉,所以在今天他通過的法律當中,在他指導下通過的法律當中,在紐約的學校不許叫爹媽,因為有男女之別,叫不平等。相當邪惡,這是妖精,邪惡的,在汙辱著神造的人。但槍枝它很難辦,因為槍枝是寫在,明文寫在憲法裡,一旦控制槍,美國就成為了管制社會。美國人擁有槍,美國國家的政體是服務於人,美國人控制槍,美國的國體就是監獄。

有人說其他的國家就不是這樣,不像美國。所以美國是人類當今社會中的魁首,日本再發達它做不了魁首,德國再先進,它活該。因為他不相信人,敢以這樣的方式相信人的,是因為他有著信仰的基礎。奧巴馬一生摧毀人,摧毀人的道德,所以他的最大的遺憾,2016年他沒辦法控制槍枝。任何一個總統他不敢,他要透過立法,修改憲法來修改。但他如果要去立法修改憲法的話,美國人民會反抗。今天在美國的民間有三億到四億支槍,它的軍隊有多龐大,而那些軍人的本身在自己的家裡都有槍。他在汙辱著每一個美國人,所以剝奪了美國人的槍枝就占領了美國,美國就消失了。

拜登做副總統的時候,就已經全身心的去研究,如何透過總統令去禁槍。他最大的障礙,如果總統敢頒布總統令去禁止槍枝,是總統用自己的手,用自己的筆,去挑戰今天美國的憲法,挑戰明文規定的美國憲法。那美國人你要總統,要憲法?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我跟大家解釋,就是說那為什麼在美國出現槍枝,那些民主黨人他們的總統,為什麼不頒布總統令去禁槍呢?他不敢,他真的不敢。如果是這樣的話,如果他敢禁槍的話,有可能出現全民公投彈劾總統,有可能。因為在公投的背景之下,加拿大出現過,魁北克省公投要脫離加拿大;英國出現過對不對,公投脫離了歐盟;而英國的北愛爾蘭,曾經公投要脫離英格蘭。加拿大、北愛爾蘭沒成功,但英國公投脫離了歐盟成功了。

我們沒有聽到美國有公投,但是以現在的背景之下,我們不知道它的程序是什麼。在美國大選出現了這樣的一個故事,我們沒有看到出現公投的說法。如果觸及到全民的利益,包括很多民主黨人的利益,出現公投的場面,大家開了眼了,我只能說開了眼了,那是有可能的。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是NEWSMAX,美國整個參議院正在討論禁槍的問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昨天開始討論控制槍枝,原因就是說,民主黨人和眾議院以及包括拜登,再次把這件事情提出來。在藉助槍殺、藉助槍殺案、種族歧視、白人至上、國內恐怖主義,目的是消滅美國。

借助科羅拉多槍擊案禁槍 拜登「不能再等一分鐘」

美國是白人主體的國家嘛,美國是白人主體的國家,今天是雜色,什麼色兒都上來了,包括白人,去任何事情都是白人的錯,現在白人是被歧視的。但很奇怪,這麼多白人,這麼多支槍,你看他們保持著相當大的沉默。可是呢所謂的主流媒體,主流媒體,現在衝著主流媒體,也是什麼色都有。你看那個控制大公司的,谷歌、Facebook也是什麼色都有,這是一個很邪門的社會,很詭異的社會,很詭異很邪門,人們用膚色去來衡定對與錯。我說話最簡單,你說打官司,行了,法官在上頭,你媳婦跟別的媳婦長得一樣嗎?誰歧視誰?歐巴馬的媳婦跟拜登的媳婦一樣嗎?誰歧視誰?

人的自卑跟下賤,展現出張狂的口吻,利用政治正確和權力,以法律的名義,他們背離了是生命的根本,背離了神才敢這麼說。神有法力,給每一個人造出不一樣的。他今天要給一樣的,一樣的東西標準化,那是蘋果12,手機,你們家的手機,扼殺生命。那這是一個議員,他在接受訪問的時候就提到說,反對槍枝的民主黨人,只不過在政治遊戲,沒錯。在用人的生命,他說用人的生命在玩政治遊戲,是指那些被打死的人,用人的尊嚴在汙辱著神明。卡爾森不幹了,卡爾森說,左派跟主流媒體要把這件事情,轉入到另外一個所謂的種族歧視的,一種有利的武器當中。這是卡爾森昨天晚上的節目,那個時候還沒有拿出說被打死的十個人都是白人。

美國的政府,今天的政府,美國今天的國會,美國今天的媒體,美國今天的大公司,充滿了邪惡的因素。所以作為美國人普通的人,一個守法的人沒有招了,要不然你就打對不對,那不可能的。如果一個人有著信仰的時候,有著宗教約束的時候,他不會輕易動手殺人的。那怎麼辦?那怎麼辦?該隱把他弟弟殺了,神出面了,該隱跟神說我不知道。今天的美國出現的,就像當年的該隱面對神的概念是一樣的。那怎麼辦?那只能神出手,人沒有招了。

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