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我為何建議將中共戰狼外交改稱流氓外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中共駐法大使館指責一名法國學者是「小流氓」和「噴子」,只因他批評中共對台灣的政策。北京的作法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中共駐法大使盧沙野被召見。但一直到今天,眾多國際媒體在報導批評中共外交蠻橫時,基本沿用了中共「戰狼」的稱號。但是,這個來自中共黨文化,被中共加注了虛假的「民族正義」內涵的叫法,應該改改了。

所謂「戰狼外交」達至極致

中共外交官的「戰狼化」言行,在中共現任黨魁習近平掌權的8年多期間、特別是進入他第2個任期的3年多來,快速增加,且階級由低而高,下自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趙立堅等人,上至部長王毅,都曾有過令外界瞠目結舌的「戰狼」言行。

日前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舉行的美中高層會晤上,主談的更高級別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他說出「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等狠話後,在官媒助推下,瞬即點燃中國民間的民族主義高潮。

其後,中共駐法大使館在盧沙野主導下,與法國學者波恩達茲(Antoine Bondaz)展開激烈筆戰,大使館更接連辱罵波恩達茲「無恥」、「流氓」等語。在法國輿論強烈質疑下,中共大使館卻反稱「如果真有戰狼的話,那是因為瘋狗太多太凶」,引起法國外交部強烈不滿。

另外,歐盟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共官員後,中共隨即宣布對歐洲10名人員和4家實體進行報復性制裁,引發歐盟成員國強烈不滿。德國,比利時、法國、丹麥、荷蘭、立陶宛和意大利分別於22、23日召見中共駐本國大使,就北京實施的制裁表示抗議。中共外交官又一輪對外強硬表演又再登場。

「戰狼」何來?

中國演員吳京曾因在自編自導兩部炒作「愛國情懷」的電影《戰狼》系列,及參演被網民稱為「太空版戰狼」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被認為是中共「戰狼」式洗腦宣傳的代言人。

其中,充斥盛氣凌人的愛國主義的民族主義動作片《戰狼2》2017年上映,更使「戰狼」在中國大陸流傳甚廣,成為片中編造的「英雄」和「正義」化身。

可以說,「戰狼」是在習近平上台後,當局極力鼓吹民族主義的產物。有人說,「愛國主義是流氓的最後庇護所」,「戰狼」恰好應劫而來。

血腥「狼文化」被中共治下社會推祟

「戰狼」在中國被熱捧,與「狼文化」長期被推崇的氛圍有關。

在中國大陸,所謂的「狼文化」或稱「狼性文化」被作為企業文化的一支代表,百度百科中稱它為「一種先進的企業文化」,強調「它是一種帶有野性的拼搏精神」,且並不否認狼性:「野、殘、貪、暴」。

被西方國家視為安全威脅的華為公司,就以搞「狼性文化」知名。

「戰狼」、「狼文化」是黨文化。

中國曾經是禮儀之邦。但是在以馬列為宗的中共統治後,強行建構出一種黨文化,其中之一是鬥爭學說。鬥爭就必然是暴烈、殘酷、血腥,沒有人性。

在狼文化中,其實就是以凶殘的狼性,取代了人性。一旦有個人或團體被中共政權定為敵人,就可群起扯咬之。

由於中國世風日下,在道德標準變低的社會,身在其中,人們慢慢會將這種有毒的狼性視為正常,並作為生存的本領視之。

中共外交「戰狼」受高層鼓勵

中共向來奉行鬥爭哲學,歷史上運動不斷,都是在訓練人的狼性。中共外交官現在逞凶鬥狠的架式,在文革時就養成習慣。但在文革之後,為了政權生存下去,在鄧小平時代暫時改用「韜光養晦」。到了習近平上台,開始在內政外交上改變策略,近年以來不斷強調「鬥爭」。

比如去年9月初,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干訓班上的講話竟大談鬥爭58次,今年同類會議上則連講14次鬥爭。也正是因為他在年輕時受過中共好勇鬥狠的黨文化的荼毒,其鬥爭言論對於當今中國向壞的方向發展有推波助瀾的作用,特別在涉外事務上,中共的所為在國際社會上引起巨大爭議。

外媒曾報導,有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一次會議上,敦促外交官員們在面對國際挑戰時要表現出更強的「戰鬥精神」。王毅的說法也反映了習近平的所要。

在此基礎上,為了向中共高層表忠,官員不顧國際形象,將在國內訓練成好的野蠻粗暴放肆的在國際舞台上表演,並且事後獲得犒賞。如今最出名的所謂中共外交「戰狼」代言人華春瑩、趙立堅,還有目前駐法大使盧沙野等,都是在近年爭議不斷中升官或調要職。

中共外交系統實際上以「戰狼」稱號為榮

在「戰狼外交」讓全球側目期間,雖然中共副外長樂玉成曾經反駁說,「戰狼外交」是被貼標籤,稱是誤解。但所謂「戰狼式」外交代表人物、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隨後在回應外界批評時宣稱:「就做戰狼又何妨」!徹底撕下畫皮。不管華春瑩後來又作何表態,其作風依然如故,這說明中共的官員們,根本不在乎被稱「戰狼」。由此也呼應了前邊的解讀,也就是「戰狼」在中共一方是正面詞,人們廣為使用,尤如給它打氣。

在中共「戰狼」作派中無辜受害的是中國和中國人民

中國儒、釋、道合一的傳統文化,從佛家的因果,道家的清靜無為,儒家的「仁、義、禮、智、信」,都是中華文化的精華,體現在真正的中國人身上,就是有禮有節,以和為貴,謙和大度。中共官方有時也刻意用這些做為中共的所謂「文化自信」做裝飾,但實際上其行動在背道而馳,只是將之當擋箭牌和忽悠術使用。

中共的外交官們,近年聽命於主子對外大肆攻擊他國,言行粗野,口不擇言,甚至出手打人,致人受傷的事,頻頻在國際社會曝光,結果不止是中共政權成為過街老鼠,中國人在海外的形象也受到損害。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只是過客,中國仍將留存,但中共對內以建政以來種種運動打掉了人的傳統思想、文化,人們對良知等普世價值的傳承,包括由來以久的傳統文明禮儀;對外又極力毀損中國形象,在中共短暫的統治之後,中國人未來在文化斷層的中原大地,要重建真正的傳統文化,會變得何其艱難。

不應再稱「戰狼」為其變相加持

較長時間留意到,國際媒體一直在使用「戰狼」來報導中共的種種不堪的外交手段,儘管是出於批評。但筆者認為,由於這個稱號在中共眼裡,在被洗腦的部分小粉紅心目中,完全是正面的,特別是在不明真相之下,他們把正的視為邪的,邪的視為正的,一旦中共政權按需挑動要打擊某人,他們就會自命「戰狼」群起攻之。

美國之音3月23日有一篇報導《中國使館罵法國研究人員為「小流氓」,「戰狼外交」蛻化為「流氓外交」》。文章標題引起我的共鳴。另一篇更早的是希望之聲電台發於21日的報導,標題是:「中共使館辱罵法國學者引輿論震驚,分析:戰狼升級為瘋狼」。這篇報導引用署名司徒劍的評論表示,中共外交部高官和駐外使節的表現近年極富挑釁性,外界稱之為「戰狼」,將其外交形容為「戰狼外交」,但我更願意稱之為「流氓外交」。

早有朋友和我交流過媒體稱中共「戰狼外交」這一修辭的看法,主要是說在國際社會這用語帶有一些貶義,至少是認為它不符合普世價值,不能被觀念傳統的人士接受認同,但是對國內長久被中共洗腦的人來說,這個詞卻未必是完全貶義的,正義媒體使用就中計了。朋友認為應該叫「瘋狗外交」才貼切。

但從行文看,筆者認為「流氓外交」在媒體使用更合適,且更直接點出中共的根本特性之一:流氓性。

在此建議:國際媒體如能認同以上分析,至少應當在相關表述上做出調整,勿讓「戰狼」泛濫成災,反而成為真正流氓的「掩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