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監獄酷刑毆打 楊成山眼睛一度被打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楊成山,因堅持信仰遭冤獄十二年,獄中被警察暴力毆打,致腿瘸了半個多月,眼睛一度被打瞎。他遭受了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曾被暴力塞進長、寬、高不到一米的鐵籠子裏,脖子踒傷,險些造成癱瘓,頭歪了近一年。

(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時年50歲的楊成山被當地片警綁架。二零零七年三月,楊成山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楊成山冤獄十二年後回到家中。

楊成山,男,今年65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原黑龍江省水利第二工程處職工。一九九七年七月,楊成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在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在人生的旅途中,經歷了「文化大革命」那個年代,對人生迷茫、苦惱、不如意,為個人利益爭爭鬥鬥,身體非常糟,患有低血糖,身體乏累,精神不振等症。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楊成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道德水平在不斷的提升,身心受益,變得更善良、寬容及真誠,也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返本歸真。

一九九九年七月,元凶江澤民發動並操控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有十二個年頭,楊成山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是在看守所和監獄中度過,受盡了屈辱和各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才活了下來。這場迫害造成他和親人骨肉分離,使他無法對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盡一份孝道,無法對女兒盡一份父愛。

綁架、判刑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下午,租住在繼電器廠塔樓的楊成山下樓出門辦事,遇到阿城區河東街派出所三個警察,其中一個片警叫楊志忠。他攔住楊成山,騙說要到他家看看,楊成山也沒有多想,就給他們開了門。

片警進屋後,看到室內有大法師父的法像,沒有出示任何手續,隨即綁架了楊成山和妻子杜秀琴以及家人,同時非法抄家,搶走大法真相資料、計算機、所有現金、存摺、金銀首飾等等物品。

之後,這些警察便向上級公安部門610打電話邀功,說抓到了一個大的。隨後楊志忠和另兩個警察將楊成山夫婦綁架到河東派出所,後又把楊成山和妻子杜秀琴非法關押到阿城第一看守所。

一個月後,二零零六年九月,杜秀琴被非法勞教,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楊成山在非法關押七個半月後,二零零七年三月,被阿成區法院冤判十二年。

在哈爾濱呼蘭監獄集訓隊遭暴力毆打致腿瘸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楊成山被劫持到哈爾濱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在集訓隊裏一個叫君如野的獄警,指使犯人何岩和其他幾名犯人,強行逼迫楊成山寫「轉化書」。楊成山不寫,他們就對楊成山用刑,有:踢、撅、推、掰等等暴力手段,致使楊成山的腿瘸了半個多月。

在大慶監獄遭受各種酷刑迫害

1. 遭暴打 致一度失明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楊成山被劫持到大慶監獄一監區迫害,在大慶監獄,楊成山不配合他們,就遭毒打。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晚,因為楊成山不參與犯人報數,遭防暴隊獄警徐慶的毒打,拳打腳踢後,造成楊成山眼睛傷殘,長時間看不見(失明),胸部也疼了好長時間。

2. 被打罵、不許吃飯

二零零八年至零九年十月中旬期間的,楊成山經常遭受政治處主任、後為「洗腦改造」副獄長李威龍以及跟隨獄警的打罵。因楊成山不穿囚服,李威龍不讓法輪功學員吃飯。

3. 被塞進鐵籠子 險些癱瘓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楊成山拒絕在監獄做奴工,遭受監區長霍偉東,獄警姬永剛和罪犯程海亮(外號大黑熊),還有三四個犯人一起,暴力將他塞進長、寬、高不到一米的鐵籠子裏,他們將楊成山的脖子踒傷,險些造成癱瘓,頭歪了近一年才好。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主抓監區「洗腦改造」的副監區長余長江,又對楊成山一頓暴踢暴打。

4.被扒光衣服、用木方毆打 致鼻口流血、牙齒鬆動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省610來大慶監獄檢查大慶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情況,大慶監獄印製了污衊、誹謗大法師父的二十條,讓楊成山跟610的人說,遭楊成山拒絕。

監區長霍偉東、管「洗腦改造」的副監區長余長江、分監區長郝志海、獄警李金浩、尤立柱五個人,把楊成山叫到管教室,拉上窗簾。

郝志海找來一根木方,余長江等人把楊成山身上所穿的衣服全部扒光,赤身裸體,把他打倒在地。他們同時還拳腳相加,一頓暴力毒打楊成山的臉部、身上。大慶監獄監區長霍偉東親自動手用木方一頓暴打楊成山,當時楊成山被打的鼻口流血,牙齒鬆動,不長時間就掉了一顆牙。

5. 被用皮帶、警棍抽打 致頭部、兩肋受傷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下午,余長江把楊成山叫到管教室,讓楊成山按照罪犯的規矩報告進屋,楊成山說:「我不是犯人,我不報告。」

一聽這話,余長江就氣急敗壞了起來,拿下掛在牆上的警用皮帶、警棍,猛勁地抽打楊成山,又用警棍猛力毆打楊成山的頭部,頓時楊成山被打倒在地。余長江跟瘋了一樣,還用皮鞋猛踢楊成山的兩肋,致使楊成山的頭部傷痛半個多月,兩側肋骨疼痛了一個多月,以至呼吸困難。

6. 被棍棒毆打、拳腳相加 致眼腫、頭暈腦脹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三點多鐘,大慶監獄一監區警察把沒有參加勞動的人員集合在一起,分配勞動任務,做服裝,其他人都進生產車間了,唯獨六位法輪功學員沒有動,他們是:付文昌、王金玉、楊成山、張寶勝、王坤、張興國。

一中隊指導員獄警張志傑問法輪功學員付文昌、王金玉、楊成山:「怎麼不去幹活?」付文昌說:「我們沒犯罪,我們不能幹。」楊成山也大聲說:「我就是不幹,我也沒犯罪。」

獄警張志傑聽後非常惱怒,隨即把三位法輪功學員帶到一邊去,對楊成山的頭部、面部、全身拳腳相加,大打出手,將楊成山左眼、眼眶打青紅腫,導致頭暈腦脹至今。

當時,王金玉、付文昌同時制止獄警毆打無效。惡警行惡中,楊成山躲閃,並說:「打人犯法,你懂不懂法?」獄警張志傑叫犯人取來警棍,拿著警棍,夥同副監區長陸相武,對著楊成山肆無忌憚地棍棒拳腳相加。付文昌對張志傑說:「你就是今天把人打死了,我們也是不幹的。」最後他們住手了。

7. 被脫光衣服冷凍、不許吃飯

隨後,獄警陸相武唆使多名犯人,把付文昌、王金玉、楊成山、在二中隊的張寶勝、王坤、張興國六人穿的衣服扒光,給燒了,理由就是衣服上沒有犯字。東北三月份的天氣,他們全都光著身體站在那裏。

一監區監區長宣照川叫六名法輪功學員站到一起,說:「在這裏面天天吃飯,幹活還能累死嗎?」後來,二中隊長郝志海叫六位法輪功學員到縫紉車間站著,找法輪功學員張寶勝問:「給安排打掃衛生的活,幹不幹?」張寶勝說:「我們不能幹,不能接受,我們不是罪犯,在這裏幹活是對修煉人的迫害,是恥辱。」下午到四點半,到了開飯時間,監獄沒有給他們吃飯。

楊成山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一監區,遭非人虐待,於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回到家中。

結語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至一九九九年七月期間,在中國迅速傳播,上億人走入大法修煉,身心受益。據前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喬石委員長在一九九八年組織全國人大一百八十多名幹部在北京和廣州進行長達半年的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修煉者的疾病治癒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之多,調查報告上報中央政治局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已二十一年,這場迫害不僅使法輪大法蒙受不白之冤,也使法輪功學員慘遭身心虐殺,更讓讓中國民眾參與到這場迫害中,陷於不義,從而摧毀整個社會的道義良知,使中國社會的道德水平急速下滑。

法輪功學員始終堅持正信,講清真相,堅守道德,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十二年冤獄 楊成山眼睛一度被打瞎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