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收集海外法輪功學員個人信息被指違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近期,多名海外法輪功學員告訴大紀元,中共在收集他們的個人信息,顯示出中共企圖將迫害之手延伸境外。律師分析指出,即便從屬人管理的角度,中共過界收集華人信息,完全不顧國際法律準則。

在新疆的父母賣房子 當地派出所強行索要海外女兒的個人信息

來自新疆的美茹告訴大紀元記者,近期她家中父母賣房子,在辦理遷戶手續時被當地派出所強行索要她在海外的地址、電話、工作等個人信息。

她說,「我的戶口是落在父母的房子上的,現在父母年齡大了,想把房子賣掉。房子賣掉以後,買家要把戶口遷進來,我的戶口還在房子上,但派出所不給辦遷出手續。買房人一再催促,因為孩子要上學。」

「我提供戶口本,房產證是我自己的名字,實際上把戶口落到我自己的房子上,本身是很正常的手續,但是不行。」

家中老人去派出所跑了三趟。「第一天不給辦,就要我的電話、地址、工作,還有孩子的學校都要問。第二天又要我跟孩子拿著身份證現場拍照片傳給他們。」

美茹表示,有種被牽制的感覺。「這個事一來,我爸跟我一講的時候,馬上在國內的感受,就像石頭壓在心口一樣,一宿都是,好像第二天就要來抓我一樣。這種感覺二三天才淡化了。」

美茹在國內曾被多次非法抓捕,在勞教所被銬在木板上遭受電擊酷刑,非常痛苦。為躲避迫害,她帶女兒出國讀書,此前美茹是某大公司的高管。

美茹出國後,社區人員多次到家中騷擾,問她的去向。這讓美茹的母親心中十分難過,一直哭泣:孩子走了,我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她不回來了……

美茹告訴記者,新疆管理很嚴,辦護照特別麻煩,要過好幾道坎。「一般辦護照去出入境管理處,新疆先要片警簽字,再到派出所辦手續,然後才能拿著這些資料才能去出入境辦理。」

「戶口管理也是,過去是到派出所辦戶口,現在轉到社區片警管理,相當於管理更嚴了。」

美茹從勞教所出來後,當地社區書記要她每週去報到,後來片警定期、逢年過節都要打電話,問她在做什麼?美茹心理壓力很大,躲著不見他。時間長了(多年以後),片警沒認出來她,也沒查到犯罪信息,這才辦理了護照。

「我還有一個好朋友辦了護照,也辦了美國簽證,就不讓人離開新疆。新疆封閉很嚴,我在新疆時什麼信息都聽不到,網都上不去。」她說。

她特別提到去年以來國內對法輪功的「清零行動」,在新疆全部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要求寫「三書」,警方挨家挨戶查一遍,只要有過記錄的學員,不管之前轉沒轉化都要再來一遍,學員被反覆騷擾,被威脅綁架、送洗腦班、送看守所等。

另一個案例發生在北京,該學員因為堅持法輪功信仰曾被判刑十年,後出國定居。不久前他的父母要把房子過戶給他,當地警察同樣要求他提供海外的地址、電話等個人信息才給過戶。

稍早,原山東法輪功學員李鵬告訴大紀元,今年「兩會」期間,當地派出所打電話給她的家人,要求她回答三個問題:一是住在哪裡?二是做什麼工作?三是對國內的事情有什麼看法?她覺得中共怎麼管人住哪、做什麼,還要管人想什麼呢。

廣東一李姓學員表示,她也遇到了類似的情況。當地公安局給她的家人打電話,問她的住址和工作。該學員在國內是新學員,並沒有被抓過,但到海外不久,派出所就找她家人問她的情況。

律師:中共收集海外華人信息的做法沒有法律依據

原大陸人權律師彭永峰向大紀元表示,中共這種做法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它們的根本目的只有一個,儘可能多地收集、存儲華人的各種信息,以最大限度掌控民眾的信息和動向,為自己的維穩統治而服務,下面各級官員又是為了各種目的而為之。

他說,「中共這種事無鉅細、無所不在的管理模式,走得相當極端了。本身它可能會以屬人管理為理由,說無論你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中國人都應該是歸中國(中共)政府管,但實際上的,從屬人管理的法律制度本身來講,他實際上應該服務於國民的,保護國家公民的。」

他解釋說,屬人管理通常是以保護本國公民為目的,即使是以懲罰犯罪為目的,也不是指一般的犯罪,是比較嚴重的違法犯罪才可以。像引渡就是典型的屬人管理。

「如果是出自於針對這種違法犯罪這一點,除非是說比較大的違法犯罪,他才可以有這種管轄權,這也是世界上現代法治國家通行的一種法律準則。中共在這一點上來講的,很明顯它是過界了,完全不顧及這種基本的法律常識。」

他強調,屬人管理是一種輔助手段,最主要的還是屬地管理,因為人已經不在中國了,那實際上他就失去了這種最基本的管轄權,這是很自然的。人們只要遵守當地的法律就可以了,這是世界通行的法律準則。

中共系統收集海外宗教人員信息

保護人權與宗教自由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nd Religious Freedom,縮寫為ADHRRF)2019年曾刊文曝光中共機密文件,如《寒冬》獲取遼寧省某地於2015年下發的《開展對「法輪功」等x教組織的網上排查、境外排查和專案打擊工作方案》。

其中,「境外排查」具體包括全面收集本地已經出境宗教團體人員情況。要求收集的信息有:中文姓名、外文姓名、現在國籍、性別、照片、在境外從事哪些活動、個人身份證件(身份證、護照、綠卡、難民證等)的類型及其上面的信息,如證件有效期、證件上標明的出生日期、出境日期等。有條件的要進行人臉識別比對。

有分析認為,正是由於中共下達過這種系統排查命令,所以才有這些年來對海外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案件。

據明慧網報導,原廣州大法弟子葛佳,在美國定居已近9年。2017年12月,廣東公安迫害法輪功的「專案組」到葛佳的家鄉青島,對她的父親(母親已過世)和兄嫂進行騷擾和威脅。說葛佳在美國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瞭如指掌,並威脅家人叫葛佳不要參加任何法輪功的活動。

來自廣州的民營企業家湯志衡在參加2019在美國國會舉辦的「法輪功4.25和平大上訪20週年紀念研討會」時,講述親身被迫害的經歷,特別提到「中共甚至通過我姐姐轉告我,揚言他們在美國有很多人(特務),我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瞭如指掌,叫我不要惹事,他們隨時可以讓我身死異鄉。」

彭永峰指出,中共就是典型的特務治國、警察治國,跟其它的任何共產主義國家蘇聯、東歐啊沒有任何區別,而且比它們更甚,因為中共把思想統戰工作做得是非常的細膩、無孔不入。

他表示,中共由不同部門派出特務,像公安部、國家安全局、統戰部、還有新聞系統、科研機構,包括大學的教授之類的都有一些在編的特務,再加上原來他派出來潛水的特務,可能是中共的某幾個高級領導自己掌控的。

他說,「有人分析中共的特務分幾個等級,兩個基本的分類一個是在編的,一個是不在編的,可以說所有的人只要是給他提供信息的,已經事實上充當了他的特務、間諜,充當了其中的一分子。」

「如果它(中共)僅僅針對華人採取這種行為,影響還小一點;事實上這種行為、它的信息收集早已經不限於華人了。實際上它也在廣泛收集美國各個族裔,各個政府機關的信息,範圍非常廣。這就涉及到美國的國家安全問題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