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奇幻故事 荷蘭阿姆斯特丹掠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5日訊】有人說沒有自由的環境,藝術家就會死亡,自由是水,藝術家是魚,他們比普通人更加需要自由,他們比普通人更加能夠敏銳感知自由的寬度,水質好不好,藝術家最先知道。藝術家是檢測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夠不夠自由的第一標尺。這就說對了,很快我感覺到一種無形的窒嚳。還老覺得自己有一世曾是美人魚。西方還有句古語,藝術家是半個聖人。我想是因為藝術家注重靈性,老愛與靈魂對話。

荷蘭高大帥哥傑瑞結識

在感覺窒息的環境中,我尋找不到想要的東西,那種真摯的永恆的情感。想起在東南亞旅遊的時候,一位荷蘭的高高的帥哥傑瑞曾和我一起壓馬路的日子……

一次一個賊在我倆一起壓馬路的時候從側面搶我的包,我驚呼了一聲!傑瑞立馬追過去賊那裡,以極快的速度飛奔,很快替我把包拿回來了。當時我立馬對傑瑞產生好感,漸漸的愛上了他……。

於是我買了一張到荷蘭的機票……。

荷蘭,親愛的傑瑞我來啦!一晃來到了阿姆斯特丹,傑瑞早早在機場等我。還是高高的身影,但是卻瘦了很多。我很驚訝他的變化。

我關心的說了聲「傑瑞,真高興又見到你了,你瘦了!」傑瑞也很高興看到我。依然是過去那樣可愛的傻傻的笑聲,在東南亞行走之時,我已稀裡糊塗的迷戀上他獨特的笑聲。「先到我家放下行李,一起吃個飯。遲點我會給你一輛自行車。咱們去換個方式壓馬路去……。」「嗯!」我快樂的回答!

傑瑞讓我坐在他的自行車後座。我側著上了車,但我還是很淑女不敢抱著他的腰。雖然不敢和他更親近,但是我依然很享受接下來一起自行車壓馬路的日子……。

阿姆斯特丹在17世紀時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港口和銀行中心。阿姆斯特丹街景之中最為人所熟悉的,便是其貫穿整個城市的運河網;在市中心隨便走著,也總有一條運河在附近。阿姆斯特丹的運河景色醉人,一點不輸威尼斯。

很快傑瑞給了我一輛自行車,我倆可以一起壓馬路咯。自行車在荷蘭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讓繁忙的都市添了一道自在和悠閒。我們歡快的騎自行車在河道與橋樑間蜿蜒,暢快的聊天……

聖尼古拉斯節

傑瑞真是個好導遊,帶我去了無數地道的好地方。當我們來到阿姆斯特丹拍照打卡的地方——Iamsterdam的大字標誌時,看到聖尼古拉斯和好多的小丑服飾的黑彼得,正好遇上聖尼古拉斯節了⋯⋯

尼古拉斯死於公元343年12月6日。他被奉為聖人,修女繼承了他匿名幫助窮人的傳統。為了紀念他,她們在聖尼古拉斯日晚上在需要幫助的人家裡留下食物和衣服。

後來移民把聖尼古拉斯的傳統帶到美國。克萊門.特克拉.克摩爾(ClementClarkeMoore)1820年的詩「聖尼古拉斯造訪記」,永遠改變了他的傳說。聖尼古拉斯原來的聖十字帽改成了紅色軟帽,坐騎白馬變成了八匹馴鹿,從海上坐船來成了從煙囪爬進來的鬼怪老人……。1881年,漫畫家湯瑪斯•納斯特(ThomasNast)為聖誕老人畫了一身白色毛邊的紅色大袍,完成了聖誕老人的變身。

看看聖尼古拉斯和聖誕老人完全不搭槓的樣子,讓我對這個巨大的變身感到很不可思議,因為反差實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了!

德國黑彼得一個半人半羊的惡魔

根據法國傳說,黑彼得本來是名邪惡的屠夫。有一天,三名迷路的小男孩來到黑彼得的店門口求助,黑彼得卻在把這些孩子們誘騙進門後殺掉,甚至把他們帶到地下室肢解。

在德國黑彼得叫坎卜斯,是一個半人半山羊的惡魔,長著一對粗壯大角、毛茸茸的身體和尖銳的牙齒。相傳每到「坎卜斯之夜」,這個惡魔就會進入村莊尋找壞孩子們,一旦發現壞孩子,坎卜斯便會抽出樺樹枝將壞孩子們打一頓、塞入隨身帶的口袋裡,再帶回巢穴中吃掉。等等,這不是恐怖故事嗎?這個惡魔怎麼就成功轉型成了小孩子心中的偶像了呢?歐洲的近代文化是180度轉身,這真讓人費解!

這個位於市中心國立博物館前的大字,已於2018年被拆除,這「打卡聖地」便就此消失。但其實,這大字標誌在阿姆斯特丹市內的其他地方還能找到。

阿姆斯特丹紅燈區的罪惡

傑瑞若無其事的帶我逛了一遍紅燈區。雖然我在藝術院校裡看多了繪畫的裸體人物。可是當這麼多充斥著無盡慾望的性市場橫在眼前,依然讓我非常的臉紅心跳……

在阿姆斯特丹,還少不了逛大麻街,這些五毒俱全之地居然堂而皇之的成了旅遊勝地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傑瑞告訴他大學的一位同學有一次和他一起吸毒,第二天早上他睡醒起來後發現他死了。而他趕緊喝了很多的水活了下來。我驚悚的聽著他的故事,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選擇過這樣的人生。看著傑瑞依然若無其事的買大麻回去抽,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傑瑞變得那麼的瘦了。我開始發現我們之間的距離……

週末他們大學有活動,先是在朋友家裡小聚,再到酒吧玩,一樓是舞廳,二樓是抽菸區。我們跳舞跳累了的時候,傑瑞帶我去二樓,門一打開,一股濃煙襲來,把我給嗆得夠嗆。這居然是封閉的大麻區。濃濃的煙霧瀰漫,半米以外就看不清人樣了,僅半秒鐘,我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受不了,於是趕緊瘋了似的往外跑……。

回到舞廳裡,人和人之間被震耳欲聾的所謂音樂間隔著,無法聽見彼此的話語,而二樓做的儘是失去意識的毫無意思的事⋯⋯於是我獨自走出這個毒窟⋯⋯雖然我很喜歡跳舞,但我開始厭倦這樣的派對……

阿姆斯特丹,除了著名的紅燈區,賭場和賣大麻的CoffeeShop亦是遍佈整個城市。但這城市的治安,卻公認要比巴黎、馬德里、巴塞隆拿等的歐洲大城市要好。走在阿姆斯特丹彼鄰運河的街道上,感受到的是這些東西對歐洲文明的侵蝕……

傑瑞發現我消失了,在找到我之後,告訴我他女朋友也到了,於是拉著我去見他女友。只見一位穿著綠色性感舞衣的韓國女孩子從他身後轉身過來。於是我狠狠的揪了自己一把,人家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拉開了,別再想入非非了……。

好吧!看來我得離開這裡了。(未完待續)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