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需制定對抗中共的戰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個世紀國際大戰略的四大勝利,都是由美國政治家策劃並實施的。

首先,從1940年開始,(第32任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制定了一項戰略,即美國向英國和加拿大這些與納粹作戰的民主國家,提供除開戰以外的一切援助,並隱晦地讓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相信,他最終會發現自己將與美國開戰。

羅斯福將大西洋領海從3英里擴大到1800英里,並命令美國海軍,在發現德國船隻時進行攻擊。

同時,他還賣給英國和加拿大人任何他們想要的物資,並且可以在他們有能力的時候償還。

這是對中立的一種特殊定義,激起了希特勒進攻蘇聯,因為希特勒相信只有這麼做,才能擊退英美對西歐的攻擊,而不會被表面上的盟友斯大林背後捅刀。

由於他沒有與日本人協調行動,羅斯福從日本人那裡截留了繼續侵略中國和印度支那(即中南半島,包括越南、老撾、柬埔寨、泰國、緬甸、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所需的石油,希特勒發現自己同時與蘇聯、英聯邦和美國開戰,這是一場他無法贏得的競爭。

羅斯福精通法語和德語,熟知歐洲歷史,他像(17世紀初法國政治家、外交家)黎塞留(Richelieu )以來所有嚴肅的政治家一樣,認識到歐洲戰爭是由最終控制德國的人贏得的。

1940年夏天,法國(維希政府﹐1940年到1944年期間由納粹德國扶植的法國傀儡政府)、意大利、德國和日本,都落在敵視英美的反民主政府的手中。五年後,這四個國家都被英美解放和占領,並逐漸成為走向繁榮的英美民主盟友。

在羅斯福的設計下,蘇聯在擊敗納粹德國的過程中,承受了三巨頭(英、美、蘇)中的90%的人員傷亡,以及95%的物資損失,最終只暫時非法占領了東歐的次要戰略資產。

冷戰

美國政治家的第二個偉大勝利是羅斯福的戰略團隊制定的冷戰戰略,團隊成員有:(第33任美國總統)哈里‧杜魯門(Harry Truman)、(美國軍事家、外交家)喬治‧卡特萊特‧馬歇爾(George Catlett Marshall)、(第51任美國國務卿)迪安‧古德哈姆‧艾奇遜(Dean Gooderham Acheson)、(第34任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Dwight Eisenhower)、(國家政策顧問、外交家)喬治‧凱南(George Kennan)、(美國外交家、蘇聯問題專家)查爾斯‧博倫(Bohlen)等人。

冷戰時期採取的是一種遏制戰略,以美國為首的聯盟網絡,阻止了蘇聯在西歐的軍事推進與顛覆其它弱勢國家的政府,並最終作為一種優於馬克思主義腐朽外殼的政治、經濟、社會制度而占據主導地位。這造成了蘇聯最終無法具有競爭力的停滯狀態。

要完成這一鼓舞人心的理念,需要上個世紀最後兩項國際政治家的偉大行動:首先,(第37任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對大國關系關係進行三角定位,使蘇聯承受越來越大的壓力。

1972年美國恢復與中國的聯繫,建立正常的關係,尼克松保證了蘇聯不僅要與更加繁榮和科學發達的美國進行艱難的競爭,而且還要在共產主義世界和歐亞大陸上,與中共爭奪主導權,如果中國受到攻擊,美國將給予一定程度的支持。

戰略防禦計劃

最後,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總統在1983年制定了戰略防禦計劃(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這是一種基於激光的非核導彈防禦系統,儘管被很多人嘲笑為「星球大戰」(Star Wars)計劃,但它顯然具有使蘇聯喪失核先發打擊能力的潛力。

里根和他的顧問們正確地推斷出,蘇聯的國防開支約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而先發打擊能力失效,使其失去手中的利劍,導致其太過脆弱、士氣低落,而無法繼續作為一個有競爭力的超級大國。

眾所周知,事實正是如此。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總統竭盡全力就廢除包括防禦性武器在內的核武器達成協議,從而維持某種軍事均勢。

協議未達成,蘇聯悄然分裂成15個國家,而這兩個超級大國從未在憤怒中開過一槍。

冷戰結束了,錘子鐮刀旗(蘇聯國旗)74年來首次從克里姆林宮上空落下。這是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兵不血刃的戰略勝利。

大國競爭

上週末,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的會晤非常不盡人意,凸顯出我們現在又一次陷入了大國之間的較量中,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須採取周密的戰略。

在中國歷史上,世界曾多次向它示好,中國是第一個衰落後又恢復的大國。雖然它公布的數字和文字都不可信,但毫無疑問,中國在過去40年裡崛起為世界經濟和科技強國,有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國家發展史。

但是中國還遠不是安全無虞。楊潔篪在安克雷奇的言論太過頭了,中共計劃經濟占40%,人口正在老齡化和減少,自然資源相對較少,沒有任何有誠信的機構,是一個極權國家,極其腐敗,是一個模仿而不是創新的社會,經濟蓬勃發展主要靠恐嚇、欺詐、商業間諜和操縱貨幣。

但中共是一個可怕的挑戰者,必須像應對以前的威脅一樣:認真制定全面的應對計劃,既要避免直接對抗,又要對中共實施最終讓其不可抗拒的刺激,使其改變行為,以確保文明共處而又將國際壓力維持在適當的水平。

這一階段不會因為布林肯國務卿的開場白中,那種不切實際的道德優越論而達到,更不會因為他的美國「回到從前」這樣有傷美國的言論而達到,布林肯用這些蒼白言論回答楊潔篪對美國「屠殺黑人」和「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的無恥指控。

至少,這些尖刻的言辭可能讓世界免於聽到,有關氣候變化這樣的廢話。中國人認為氣候變化完全是愚蠢而虛偽的,而且無論如何都不是一個戰略問題。

國務卿布林肯先前的講話表明,他比總統更清楚地認識到中共挑戰的嚴重性,希望他現在可以按照必要的思路來思考,制定一個有力和精心策劃的政策,為國際社會提供對付中共時所需要的制約力量。

除美國外,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制定和執行這樣的政策。這就是超級大國要做的事情;這就是它們實現和維持其地位的方法。而這正是比本屆政府更有才幹的前任們,為把美國提高到冷戰結束時的地位所做的工作,而目前執政聯盟中的一夥聒噪之徒卻希望把這種地位化為烏有。這種情況絕不能發生,這應該是布林肯帶回給華府的信息。

原文:Anchorage Meeting Shows Need for US Strategy to Confront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康拉德‧布萊克(Conrad Black)40年來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報紙出版商之一。他是權威傳記的作者,著有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傳記,最近還出版了《唐納德‧川普:一位無與倫比的總統》(Donald J.Trump: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該書即將再版。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