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邊境大開是在衝擊常理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Frank Miele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天經地義的……」

人類自由進程中最偉大的宣言之一就此問世了。透過這句最強音,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向英國國王、議會乃至整個根深蒂固的精英階層發起了挑戰。直至其時,統治階級仍然憑藉教育、傳統和財富等手段,牢牢掌控權力。

傑斐遜堅稱,必須作出變革。傑斐遜高呼人人生而平等天賦人權等真理是「天經地義」的,從而把平民百姓從長久以來的壓迫枷鎖中解脫出來,他們再也不必如奴隸般聽命於「上級」。

一言以蔽之,美國民主的精髓,就在於其建立在「常理」基礎之上。「常理」不止是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名著書名,更是這個概念本身。美國人民發現,造物主賦予他們力量以完成任何使命,迎接任何挑戰,面對任何壓迫。民眾可以獨立思考,這就是關鍵所在。

由於傑斐遜以及其他開國元勛們表達了這個革命思想,人民賦予他們進行革命戰爭的權力,他們的權力「來自民眾的授權」(正如《獨立宣言》所言)。

在過去的245年裡,正是這種授權構成了我們民主的根基,但這絕不是理所當然。傑斐遜認為:「各級政府一旦破壞這些宗旨,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現有政權,建立新的政權;在這些原則下奠定基礎,以這種形式行使權力,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實現人民安全和幸福。」

傑斐遜告誡人們不要輕易更換政府,這是正確的,但我們亦須對根深蒂固的權力持謹慎態度,並要追問,一個對本國公民的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權等產生敵意的政府,是否會侵蝕民眾的授權。在當今美國公共政策的許多層面,常理似乎已經被學說和教條所取代——這種狀況非常危險,尤其是當人民受過足夠教育,能夠用事實反駁學說的時候。

這種衝突自然會導致對民眾授權的嚴重違背,因為不能相信政府會說真話的人民最終會質疑這個政府的合法性。自1787年憲法修正了最初的聯邦條例以來,這種違約的劇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不久前發生的選舉合法性爭議表明,民眾的「授權」正在受到嚴峻考驗,這種考驗也同樣發生在關於變性、槍枝管制和言論自由等議題的政策辯論中。最明顯的例證莫過於拜登政府怪異地堅持認為,邊界就像它口中的性別概念那樣,是流動的、易變的,而且顯然是完全可塑的。

邊境大開對民眾和政府之間的社會契約構成了根本威脅,因為民眾得不到保護。人民應該效忠政府,同理,政府也應該效忠人民。這裡指的人民,不是無界限的人民,也不是全世界的人民,而是全國的人民。保障本國人民的「安全和幸福」必須是任何政府的指導原則;然而顯然,美國政府有意對大量非公民湧入美國視而不見,這是對人民健康和安全的直接威脅。

羅伯塔‧雅各布森(Roberta Jacobson)曾任美國駐墨西哥大使,現任拜登總統的「南部邊境協調員」,上週在新聞發布會上解釋稱,政府此舉是為了「改革我們的移民制度」;其實她還不如據實以告,此舉是為了從根基上改變我們的國家。

雅各布森稱:「我們不能只是廢除上屆政府四年的工作。」但看起來這正是他們當前所為。川普(特朗普)政府孜孜不倦地努力阻止非法移民,而拜登團隊卻在鋪設紅地毯張開懷抱。邊境牆?停止建設。「留在墨西哥」政策?終止。抓捕後釋放?恢復。一車接著一車的非法移民分流至全美各地,其中許多人甚至攜帶著新冠病毒(COVID-19)。

雅各布森還說,美國正在向中美洲國家投資數十億美元,期冀這些國家條件能夠得到極大改善,可憐的民眾不再背井離鄉、長途跋涉、闖美入境。這位大使聲稱,這些資金注入將解決非法移民問題的根源,她說,這些根源是「腐敗、暴力和因氣候變化而加劇的經濟破壞」。

的確如此嗎?

向危地馬拉、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等國的貪官污吏輸送40億美元就能減少當地腐敗?何以至此?我們的美鈔可以幫助結束這些國家的暴力?好吧,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花40億美元來終結芝加哥的暴力事件?在那裡,民主黨執政導致2020年槍枝暴力和謀殺案增加了50%。

這種政策主張反映了一種脫離常理的烏托邦世界觀。雅各布森認為生活條件「迫使」人們移民,而常理卻提供了明確的證據,證明幾十年來美國的政策起到了吸引移民的磁鐵效應。

她的新聞發布會所言顯示,這些政策顯然不會趨好,形勢只會變得更加糟糕。我們將「重新審視庇護流程,確保公平和效率」。根據雅各布森的說辭,一切政策實施都應該「為家庭提供希望」,但不是美國家庭,而美國民眾將為此買單,很有可能薪資下降或者完全失業。

這些政策絕對是自相矛盾、無稽之談。雅各布森一方面告訴公眾,拜登將努力尋求「擴充進入美國的安全和合法途徑」,另一方面卻「希望明確」,美國政策無意「建議任何人進行危險的旅行,試圖以非正常方式進入美國。邊境沒有開放」。

我想,拉美人越過邊境流入美國的視頻只是右翼陰謀論者「匿名者Q」(QAnon)或政治說客羅傑‧斯通(Roger Stone)的深度造假產物而已,其慣常伎倆就是選取最理想的保守派替罪羊!。

雅各布森甚至抱怨墨西哥人口販運集團故意誤導移民,以為美國邊境開放。同樣,這種抱怨——代表了美國政府的官方立場——違反了常理,即托馬斯‧傑斐遜承諾美國憲法保衛美國。任何看過上週邊境視頻的人都清楚地知道,邊境處於開放,危機真實存在。這些事實是眾所周知、無法掩蓋的。

但拜登團隊並未看清這些。與前任川普總統的「美國優先」政策相對,當前聯邦政府志在為外國公民的「希望和夢想」承擔責任。不僅如此,即使損害美國民眾利益也在所不惜。

別忘了,民主黨還計劃大赦多達二千多萬非法移民。此舉相當於給我們國家增加了10倍於蒙大拿州的人口,實質上意味著蒙大拿州以及其它地方的選民將淪為二等公民。如果我們的民選領導人可以為所欲為,通過大赦或削弱選舉規則等手段,致使選民門檻降低,重設新的選民體系,從而稀釋美國公民的選票,那麼,民眾的授權只不過是一個廉價的馬戲團把戲而已。

美國人民的耐心正在經受考驗。常理會最終勝出嗎?還是為時已晚?

刊自RealClearWire。

原文Open Borders: An Assault on Common Sens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弗蘭克‧D‧米埃勒(Frank D. Miele),蒙大拿州卡利斯佩爾市《湖際日報》(the Daily Inter Lake)退休主編,是政治新聞網站《真清晰政治》(RealClear Politics)專欄作家。他出版的新著是《我們何以至此地步——左派的憲法攻擊》(How We Got Here: The Left’s Assault on the Constitution)。關注方式:臉書帳號:@HeartlandDiaryUSA,推特或Parler帳號:@HeartlandDiary。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