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觀】天仙失言落凡塵 戀久生情再沉淪

——妙女的故事 作者:小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7日訊】唐德宗年間,宣州旌德縣有一戶崔姓人家,家中有一個婢女叫「妙女」。貞元元年五月,妙女年方十三四歲,有一天她在庭中汲水,忽然看到一個僧人,手拿一根錫杖,一連擊打她三下。妙女驚嚇摔倒,說心口痛。很快她就昏迷過去,針灸治療也不奏效。幾天後她好轉一些,又開始上吐下瀉不止。痊癒之後,她就不能進食了,一吃東西就嘔吐,只能吃蜀葵花和鹽茶。

過了不久,妙女的外貌變得清瘦爽淨、面色鮮麗。這時她才說起當初昏迷之中,見到一個人帶她乘著白霧到了一個地方,宮殿莊嚴,如同佛家淨地,其中的天仙多是妙女的族人。妙女說她本是提頭賴吒天王的小女兒,因為洩露天門的事,被貶入凡間,已經投胎兩次了。天王姓韋名寬,號稱上尊;天王夫人姓李,號善倫。她還有個小叔叔叫韋擴,是東王公。妙女自稱「小娘」,說父母親族們在世間尋找她很久,如今終於在這裡找到她。先前那個拿錫杖擊打她腰部的僧人,其實是要讓她吐出體內的穢惡俗氣,好回到天上去。妙女又說,她在天上的住處富美華麗,也有親屬、奴婢,與人間沒什麼兩樣。她有一個奴僕叫群角,還有婢女分別叫作金霄、偏條、鳳樓。她在天上時有一個兒子,名叫遙,相見時仍然認得他。昨日在金橋上與兒子分別,她作了一首詩,現在只記得兩句:「手攀橋柱立,滴淚天河滿。」她時常吟詠這兩句詩,悲傷得不能自已。這樣過了五六天,她病倒了,躺在床上敘說前世身為天人時的種種事。

一天夜裡,妙女忽然說,父母及各位天仙、奴婢等人都上門來道謝了。只聽她開口說道:「小女兒愚昧無知,落在人間,承蒙你們照顧,深感慚愧。」崔家上下起初都很驚惶,過了好久才開始與那個聲音對話。仙人附在妙女身上說話,說:「暫且借用小女的身體,與世人交談。」隨著說話人的不同,妙女的語調也有所變化,天王說話時就是男子的聲調氣概,夫人說話時就是婦人語氣。後來,仙人們時常到訪,每次來時就會滿室飄香,有時是酒香,有時是蓮花香。言談漸多,仙人們也會像常人一樣與眾人說笑。直到有一天,妙女恢復了常態,不再說仙人的話語。

一日,妙女忽然吟唱起來,當時本是晴天,卻見空中飄來一片雲彩,徘徊不去。雲中傳來吹笙的聲音,音調清亮鏗鏘。崔家人仰面聆聽,身心頗為震動。妙女呼喚天王再唱,這時樂聲變得更為響亮。妙女繼續吟唱,音韻奇妙、曲調悠揚流暢,難以言喻。她說她唱的叫《桑柳條》,又說母親也在雲中。這番情景持續了一天才消失。

過了十天,妙女突然說:「家中有兩人要患腫病,我代他們承受吧。」幾天之後,妙女的後背與肋下各生出一個杯口大小的腫塊,痛楚難耐。崔家主母不忍心見妙女如此痛苦,讓她請求免此罪過,妙女便迷迷糊糊像睡著了一樣,忽然說要添香,又在鐘樓上呼求天仙唸誦懺悔的經文,聲音清亮。過了一陣,她清醒過來,很快腫塊就消退了。

後來家中又有一名婢女染了急病,病情嚴重,妙女說替要她向天王請救兵。隨後她便睡下,很快醒來,說救兵來了,令人趕緊灑掃添香,自己則起身排兵布陣,安排幾人去某處檢校、幾人去病人身上束縛邪鬼等。婢女病癒後,說自己看到了兵馬,就像壁畫中的神王,戴著胡人的帽子,身上配戴金飾。崔家的小女兒也看到了,領兵的大將軍叫許光、小將叫陳萬,兵馬往來時有風雨聲。

妙女迷迷糊糊像睡著了一樣,忽然說要添香,又在鐘樓上呼求天仙唸誦懺悔的經文,聲音清亮。示意圖,圖為宋 李嵩《焚香祝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妙女在崔家常做針線活,有一天她說要暫時離開一陣,讓婢女鳳樓代她做活。她的神情樣貌就變成了鳳樓的模樣,繡工巧妙,速度比平日快一倍,常常低頭微笑,不與旁人說話。過了好一陣她說自己回來了,於是恢復原貌,不再露出鳳樓的神色。

類似的事很多。有次妙女說要去看織女嫁女兒,醒來說,天上的婚嫁禮儀和人間的差不多。有時則說要去天上宴飲,回來後就醉臥不起。有一晚,妙女說要帶崔家的娘子、小娘子一同去天上遊玩,那天夜裡,兩位娘子都夢見去了同一個地方,與眾人遊樂。夢醒後,說起夢中的事,一件件都能對上。

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妙女忽然絕食。有一天她悲聲嗚咽著說:「上尊、母親喚我回去了。」神情甚是悽愴。她痛苦地說:「我久居人間,如今捨不得家中的娘子,不忍心離去。」她一連悲泣了數日,又說:「不應該與世間之人往來,你的意思是不能再這樣了。那該怎麼辦呢?」說完,她向空中辭別,言辭十分鄭重。自此之後,她漸漸不再說天上的事。她對崔家娘子說:「我因為留戀這裡沒有回去,既然在人間,仍須飲食,請賜我一件紅衫,再給我一些瀉藥。」娘子按她說的做了,逐漸的妙女又恢復了飲食。後來她也時常說一些未來的事,卻都沒有應驗。關於妙女的事,崔家人的記錄大致如此,只是不知她後來怎樣了。

妙女曾是天界的仙人,仙人雖然逍遙自在,但也得遵循天界的法則。她身為天王的女兒,卻不注意言談,隨意洩露天機,看似事小,實為心念不純所致,也就不符合那一層次的境界標準了,因此被貶至人間作婢女。天上的親人惦記著她,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後,又想方設法幫助她回歸。然而,生命的選擇還在於各人自己,天王再神通廣大,也無法替妙女決定她的未來。而妙女,儘管親身見證了種種神奇佳妙的景象,卻仍對世俗人情戀戀不捨,面對親人的呼喚,她仍割捨不下世間的生活,因而失去了回家的機緣。繼續沉淪,何時夢醒?夢醒之時,是否還能找到回歸的通途?妙女的故事,令人慨嘆。@#

參考資料:《通幽記》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