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雅句】中國文化中的六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7日訊】這幾期我們主要分享了中國文化中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上一期我們分享了禮和樂對人的影響,接下來我們談第三個方面射藝

中國文化裡有後裔射日的故事,在戰國時期曾侯乙的墓裡出土了一個箱子,上面就畫著后羿射日的故事,在我們這一次中華文明中,從夏朝開始就開辦學校教人如何射箭,周朝時就形成了完備的射箭制度(大射、賓射、燕射、鄉射),射藝承載了重要的文武之道,武事方面用於狩獵打仗,文事方面用於修養自己的品德,從夏商周到元明清,射藝是一項重要的活動,在這種文化中很多皇帝都是射箭高手,如唐朝開國皇帝李淵,唐太宗李世民,元朝成吉思汗,清朝的康熙、乾隆等。射藝的文化唐朝時傳到朝鮮和日本,這些國家如今還保留良好的射箭的文化。

第四個方面是關於御。御主要是指駕車,古代天子出行,諸侯相見,行軍打仗,都離不開駕車,駕車是一項重要的技能。我曾經在博物館裡看到一組文物,是明朝魯王朱檀出行的儀仗隊,非常威嚴。古語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左傳》,意思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事情:一個是祭祀,一個就是軍事,特別是先秦時期,主張人要用禮樂去教化,但如果有些人實在教化不了,也可以征伐。「天下有道,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論語.季氏》,意思是:當天下有道政治清明的時候,則奉行禮樂和徵戰討伐的事情,都是出於天子的政令;天下無道的時候,則奉行禮樂與徵戰討伐之事,出於諸侯的決定,比如商朝商紂王昏庸無道,百姓生活水深火熱,當時的諸侯國周國便替天行道,討伐商紂王。

先秦時特別注重:征伐的目的是「救無辜而罰有罪」,也就是為了救助那些無辜的百姓,而懲治那些無道昏庸之人,在《司馬法》中記載:周朝人在戰爭之前,向軍隊發布命令,很多事情不能做,比如:「不傷害頭髮花白的老人以及幼小的孩童;不能繼續打擊已經受傷的人,不抵抗的人也不應視為敵人;如果知道對方有喪事就不能乘人之危,在這時去攻打人家。」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是以正義討伐不義,而不是靠地形險要或偷襲一下取得勝利,所以行軍陣營處處會體現應有的威儀。

第五個方面是書,書一方面是指了解漢字本身的含義,另一方面是指寫得一手好文章,之前我們和大家分享過,中國很多文化起源於神話故事,相傳字源於倉頡造字,倉頡受到神明的啟發,從而造出漢字,所以中國的漢字和天上的字最近似,每個字背後有著深厚的含義,到了漢朝人們把字裡的規律分為六書:就是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和假借,漢字的深厚含義和規律,當時影響了很多國家,比如朝鮮、日本、越南、泰國等,整個東亞文化圈也被稱為漢字文化圈,古朝鮮的歷史書籍都是用漢語寫的,然而近代在漢字的發源地中國,承傳千年的字體被簡化,簡化後的字體割裂了漢字原本的含義,所以很多民眾呼籲要恢復中國文化,恢復正體字,恢復原本人和上天之間的連接。

第六個方面是數,我們在神奇的中國古代數學那一期有分享,國際數學節是314日,為什麼是這一天呢,因為它和圓周率有關:3.14,提到圓周率,中國有個人曾讓中國數學領先世界一千年,他就是祖沖之,他是世界上首次將圓周率精確到小數點後第七位的人。

祖沖之的成果不僅在圓周率上,他還制定了《大明曆》,《大明曆》有多精確呢,它測定的每一回歸年,和我們現在科學測定的只相差五十秒,他測定月亮圍繞地球一周的時間,跟現在科學測定的相差還不到一秒鐘。

祖沖之那個年代沒有望遠鏡、計算機之類,他怎麼能計算出這麼精確的曆法呢,有學者認為中國數學源自周易八卦,所以古時數學家不僅精通數理,可能對天文曆法,甚至星相都有研究,比如唐代李淳風是數學家,他曾為祖沖之的《綴數》一書做注釋,但他也精通星象,據《新唐書‧李淳風傳》記載,貞觀年間太白星多次在白晝出現,李淳風就預測到大事不好,這個現象一出未來可能有女皇帝掌管天下,果然後世出了個武則天。中國文化裡認為:數字和天文地理風水、人的命理都有著深厚的聯繫。比如知道一個人的生辰八字,就可以推算出這個人命數如何,知道天上的星象和地上的地形,可以算出在地上哪一塊是風水寶地,甚至可以推算出朝代更替、人間變化等等。

中國文化中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周朝時是貴族們必學的功課,也是古時君子需學的六種技藝,關於中國文化還有哪些呢,我們下次和您接著分享。

(責任編輯:黃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