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折磨人 前保定看守所副所長一家厄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8日訊】河北省保定市滿城區看守所前副所長兼獄醫賈瑞芹在任職期間,長期酷刑法輪功學員。此後,她曾患乳腺癌;退休後又遇車禍險些喪命,兒子一家也厄運不斷。

賈瑞芹,1963年出生於內蒙古,2002年患乳腺癌;她退休在家之後,家中災禍不斷:其子田斌在保定市滿城區公安局刑警隊上班,2020年,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搞非法集資,被抓捕,現被關押在某看守所,接受調查;兒子和兒媳已離婚,孫子由她帶著;家中的麻將館也被關閉。

兒子出事時間不久,賈瑞芹騎車從西山花園小區到京順小區住宅,被汽車撞飛老遠,差點撞死,並承擔事故全部責任。

1999年至2010年,賈瑞芹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滅絕政策,主動配合區國保大隊、「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等單位迫害本區法輪功學員。

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賈瑞芹的殘酷折磨,她慣用的工具有:硬木棒、受害者的鞋、手銬、手捧子、腳鐐等。有的受害者被她打得面目皆非,有的遍體鱗傷,有的牙被打掉;二十多人被野蠻灌食,其中多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賈瑞芹在對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時,常說:「這是對你們的『人道』。我吃著××黨的俸祿,就要為××黨辦事,我今天灌了你們,明天遭報死了,我也不怕。」「江澤民不倒,我不倒。」

2002年上半年,賈瑞芹患上乳腺癌,做切除手術。

以下列舉賈瑞芹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部分罪行。

酷刑「趟大鐐」

2001年9月,法輪功學員殷秀琴再次被劫持到區看守所,被賈瑞琴打耳光,用蒼蠅拍打手心,還被施用「趟大鐐」酷刑。

「趟大鐐」是給死刑犯使用的刑具,重二三十斤,被戴上後人無法站立、無法躺下,只能蹲坐,上身要向下彎,屁股撅著;吃飯時,兩手間放個饅頭,行動極其艱難。

殷秀琴被此刑具折磨了5天5夜,期間還遭到賈瑞琴等獄警打嘴巴子。

鞋底打人臉

2002年9月20日,滿城鎮派出所警察把法輪功學員趙德珍從家中劫持到滿城區看守所。賈瑞芹強迫她和法輪功學員張桂榮、張玉梅挖山里紅籽、摘辣椒,還破口大罵。

一天,趙德珍洗衣服,賈瑞芹逼她去幹活。趙德珍沒及時幹,賈瑞芹立即搧了她兩個大耳光,並指使犯人把她連拉帶拽弄到放風場扔在地上。賈瑞芹再對她拳打腳踢,脫下鞋,用鞋底子打她的臉。

趙德珍的鼻子和嘴被打破,鮮血直流。當她慢慢爬起來時,賈瑞芹又接著打她,打累了就用手銬把她銬在監室的鐵門上。趙德珍的臉被打得面目皆非,全身疼痛難忍,睡不著覺。

野蠻灌食

2000年10月1日下午,白龍鄉北東峪村法輪功學員趙志雲被區國保大隊人員綁架到區公安局,當晚被送到區看守所。

趙志雲因煉功,被賈瑞芹劈頭蓋臉地打了無數個耳光,牙被打掉一顆,鮮血直流。

2001年5月,趙志雲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被關進鐵籠。

每當籠子的鐵門「嘩啦」一響打開後,賈瑞芹帶著七八個犯人,氣勢洶洶地一擁而上,把她們一個個連拉帶拽,拖出鐵籠子。

賈瑞芹扒下她們的鞋用鞋底抽臉、打頭,還說:「這是對你們的『仁慈』」。

賈瑞芹將二尺多長的膠皮管子從她們的鼻子插到胃裡,有的鼻子被插得血往嘴裡流;賈瑞芹再將放了很多鹽的滿滿一小盆半生不熟的玉米麵粥加菜湯灌進去;灌完後,把她們扔在地上或銬在鐵籠子上,管子不給拔出來。

賈瑞琴怕她們把管子拔下來,就把管子繞在她們頭上。膠皮管在嗓子裡像一條大蟲子一樣噁心,胃部火燒火燎地難受。

棍棒暴打

2000年正月十四,白龍鄉李家莊村法輪功學員趙玉芝上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劫持到區看守所。

一天,她因煉功被人發現,賈瑞芹拿著棍子和國保大隊長趙玉霞闖進監室,兩人朝她身上亂打,逼她彎腰。

賈瑞芹再拿著棍子打她的腰、臀部,邊打邊罵,打累了,就逼趙玉芝跪在地上。等賈瑞芹歇夠了,再接著打。趙玉芝的腰和臀部全是青紫硬塊,疼痛難忍。

有道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大小小的凶手許多都遭厄運,有的被判刑、有的死於癌症、有的遇車禍、或連累家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高官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周本順已落馬、成階下囚。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