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華:中共奴工史的變遷(1999-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以不人道的方式在新疆對維吾爾人「強迫勞動」、生產新疆棉,遭到H&M、Nike、Adidas、Burberry等諸多國際品牌的抵制。近日,中共發起報復性的抵制洋貨運動,小粉紅們表演燒剪國際品牌產品的愛國秀,不少品牌代言人慌不擇路地宣布解約,以避免被中共的這場運動裹挾。為了掩蓋中共廣泛採用奴工勞動、剝奪中國民眾基本人權的行徑,中共一次又一次拿起「抵制洋貨」這塊擋箭牌。然而,這擋箭牌的背後,隱藏著多少罪惡呢?

奴工」產品瘋狂期

從1999年至今,中共迫害法輪功期間,是中共司法監獄和勞教系統生產「奴工」產品最為瘋狂時期。2013年,勞教制度解體前,全國約有300多家勞教所,其中95%以上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全國七八百間監獄中也關押著十多萬的法輪功修煉人。

中共強迫在押法輪功學員不分年齡的無償出工勞動,這些「奴工」產品涉及面廣泛,市面上很多涉及手工的生活用品如牙籤、筷子、醫用棉簽、注射袋、食品袋、果汁盒、手機盒、足球、郵票冊、糖果、月餅、汽車坐墊、羽絨服、十字繡、各種皮包、首飾配飾、民族工藝品等等都有「奴工」的影子。據明慧網報道,「奴工」勞動者從16歲到70歲不等,每天要工作12~19個小時,如果完不成監獄的任務,還要加班加點。

在武漢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的武漢法輪功學員劉佑清年過半百,在一個小板凳上從早到晚就在那裡拆紗,半夜她拆不完,警察就讓她「挖牆」(人離牆三步遠,頭頂牆壁)。整整拆了十八天的紗,獄警一天都沒讓她上床睡覺。

外界並不清楚,有些常見的食品類的東西也是「奴工」產品。在雲南女子勞教所,一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拒絕獄警布置的生產餅乾任務,獄警問為什麼,法輪功學員回答:「一袋袋麵粉堆放在泥土地上,做餅乾的機器上糊滿了灰塵,攪拌那個夾心的東西的機器也是糊滿了灰塵,這樣生產出來的餅乾能符合衛生標準嗎?……你去看看那個廁所是什麼樣子?屎尿遍地,臭氣熏天,插足的地方都沒有,便後在自來水管上沖一下手,連塊擦手的毛巾都沒有,只能在自己系的圍裙上抹兩下子就去包餅乾了,這樣的餅乾你會吃嗎?我是煉法輪功修真善忍的,為的是做好人,我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這活我不能幹,我於心不忍。」

中共的監獄系統是路人皆知的出口創匯單位,基本沒有成本,免稅免人工費,有些產品的原材料都是免費的,比如殯儀館的垃圾布會被運到監獄裡,讓「奴工」們做成勞保手套賣錢。

「奴工」勞動引發司法系統內的人口販賣

據明慧網報道,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勞教系統內部經常為了完成「奴工」任務而互相買賣在押法輪功人員,每位800元~1000元不等。中共為了奧運維穩,將北京籍貫的法輪功學員賣到內蒙、東北馬三家、湖北勞教所等地。

北京法輪功學員王玉紅,2008年7月9日被賣到湖北女子勞教所。被惡警和幾個保安用很多根繩子捆綁在椅子上,把木塞塞進嘴裡,然後用很粗的膠皮管子,從鼻孔插進去後,再拔出來,然後再插進去,再拔出來。強迫奴工,從早上七點出工,到晚上九點,中午只有十幾分鐘吃飯的時間,不給工資。不完成任務就罰站,打罵、不讓買日用品,罰做廁所衛生。人們形容:「起的比雞早,吃的比豬差」。

山東第二勞教所經常到公安局跑路,商量如何多抓人來幹活。一些本不是法輪功學員的人被當地公安以「法輪功」名義抓捕,然後以800元的價格賣給山東第二勞教所充當勞工。

明慧網2013年發布的《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披露,調查的3653個被關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就有110人是被超負荷勞役直接致死的,占比3%。監獄、勞教所是名副其實的血汗工廠。

「奴工」勞動成為新的洗腦方式

「奴工」勞動成為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的隱形方式。利用他們賺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共610系統和政法委對司法系統有強迫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和放棄信仰的硬性指標。監獄獄警往往白天拚命安排法輪功學員出工幹活,深夜還要逼迫他們寫悔過書,人在疲勞的狀況下,精神處於渙散狀態,很容易被中共利用來進行所謂的「轉化」。

如果拒絕出奴工,就會被中共酷刑「伺候」。北京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朱進中,2008年被押往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朱進忠抵制迫害不勞動,不妥協,遭受多種酷刑折磨。被警察用膠皮棒暴打、腳踢、撕扯頭髮,又上背銬,嘴貼上膠帶,拖到太陽下曝晒,被折磨得慘不忍睹,原本健康有一百六十斤體重的她只剩一百斤左右,走路都很困難。

監獄和勞教所不給勞動工資,卻搞出工計分,不達到分數的延期出獄,強迫在押人員不得不勞動,如果你拒絕勞動,那就意味著要把牢底坐穿。

遮羞布裡掉下來的砸腳石

中共因為「新疆棉」事件,目前仍然在持續煽動民眾抵制洋貨。中共外交部釋放黨文化鬥爭哲學話語蠱惑民眾:「吃中國飯、砸中國碗」「中國人不吃這一套」。有民眾在網上貼出中共外交官員穿著一套洋外服打網球的真人照,嘲笑中共說一套做一套,穿洋裝砸洋牌,中共就靠著吃這一套而存活。

有小粉紅居然把中共的話當真,抵制洋貨過火被中共警察帶走,網民諷刺:「主角和配角都很正常,只是群眾演員太入戲。」

更有學者分析,中共假戲真做,騎虎難下。如果中共持續在新疆用強迫的奴工勞動生產新疆棉,很可能影響外資購買新疆棉。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中國在2020年的出口總額為17.93萬億人民幣,有7.4%來自於紡織業。新疆農業大學學者於先生說:「如果外國抵制中國的棉花出口,對一個世界排名第二的棉花出口國來說,可能對中國每年造成上千億美元的外匯損失。這還只是一部分,另外,對新疆地區的棉花加工、紡織品企業工人就業造成的間接損失,更是無法估量。因此,這些拍腦袋做出的決定,受損失最大的應該是本國企業和員工家庭,中國政府應該三思而行。」

而中共抵制名牌外企,最終也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每個龍頭外企背後的產業鏈上的每一環都與中共的企業有關聯,中共做了件損人不利己的事。

為迫害人權而倒空國庫,為掩蓋迫害而狂下賭注,中共的邪惡獨一無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中共奴工史的變遷(1999-今)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