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流行病「血禍」倖存者重生的經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29日訊】上世紀90年代初,河南省因大力扶持「血漿經濟」引發發大流行病,被稱為「血禍」。受害人之一,現居加拿大多倫多60歲的賈平女士,近日告訴人們自己如何重生的經歷。

明慧網報導,1990年,河南省省長李長春大力扶持「血漿經濟」,導致中原多地艾滋病大流行,同時爆發丙型肝炎,波及中原多地,被稱之為「血禍」。

1991年,河南省人大代表,河南中醫學院退休教授高耀潔發現河南部分農村因為賣血而肝病流行,同年河南南部很久未見的瘧疾重新開始流行,次年河南普查發現丙肝發病率堪比乙肝。

事發後,地方政府對血液買賣採取遮掩或避責的態度。中共當局對地方政府的舉措保持沉默,相關事件也成政府的禁忌話題。

人為的災禍

賈平說:「我是1991年2月做的子宮摘除手術,共輸入2,400CC血漿,手術成功,恢復也很快。正當我準備回單位上班時,突然出現噁心、嘔吐,同年5月就住進解放軍空軍醫院傳染科。醫院查來查去,除了轉氨脢高,啥也查不出來。最後我被送到上海化驗,結果是丙肝(丙型肝炎)。」

賈平當年在鄭州解放軍空軍醫院的《住院證明》。(明慧網)

賈平說:「跟我住在一起的許多病人都有相同症狀。那幾年因輸血染肝病的人很多,但醫院又查不出具體是什麼病,也就有了個專有的代名詞叫『輸血性肝炎』。我的主治醫生說:『這個病治不好,只能把轉氨脢控制住。最後結果大多是肝硬化,很難活過十年。』」

當時治療最好的藥就是打胰島素。賈平找最好的中醫師看病,每次取中藥就是12副;每天吃藥,大碗大碗的藥水灌下去,真的就像被藥水泡著一樣。

賈平說:「那場人為的災禍造成無數的人間悲劇。當局利用權力打壓揭露真相的正義人士,很多被逼流落他鄉,無辜的受害民眾苦求真相無果。」

「為了治病,我四處求醫,西醫不行看中醫,吃了無數的藥,反覆治療,反覆發作,時輕時重,一直得不到徹底根除。」

疾病加上各種藥物的副作用,讓賈平面黃肌瘦、虛弱無力,有時情緒極度煩躁,身心被煎熬著,她看不到生活還有什麼希望。

幸遇法輪功 生命獲重生

生活在中國大陸,賈平自幼接觸的都是無神論、唯物論,非常排斥現代科學以外的東西。然而眼看著西醫在她的病痛面前束手無策,出於求生本能,她開始接觸氣功和佛教。

「1995年,就在我苦苦掙扎、四處求救時,媽媽接觸到了法輪功。她煉了幾個月後,感覺很好,就勸我煉。」賈平說,「當時中國大陸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大家相互傳頌著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這大大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

但是,萬事開頭難。回想起剛開始煉功的場景,賈平說,「自己站半個小時都無法堅持,盤腿根本就盤不上」,「好在周圍有不少人,大家比學比修。我們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閱讀《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慢慢我明白了,修煉不是為了治病,修煉就是要修心性、做好人。」

於是賈平下定決心修煉,打坐不管多痛都堅持下來。不久,她的呼吸道分泌物越來越少,最後呼吸道頑疾痊癒了。她終於體會到可以自由通暢呼吸的滋味,對此,她激動而感慨地說:「我的生命如同重生一樣。」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在我身上所有其它的疑難雜症也一併消失,染上致命的丙型肝炎也因修煉奇蹟般地康復。」

修煉使我脫胎換骨

不僅如此,修煉給她帶來的最大收穫就是心性上的提高。她明白了怎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讓自己的心胸更寬廣;還學會了善待別人,遇事多替別人著想。

賈平的頭腦比以前清醒,思維也更敏捷了。「有了健康的身體、平和的心態、聰慧的頭腦,我在工作中積極進取,為了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又讀取了在職碩士學位。」她說。

至今,賈平修煉法輪功已經25年了,她享受著修煉帶來的健康身體和愉悅的心境,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走入法輪大法。

「從修煉的第一天起,我就再沒打過一針、沒吃一粒藥。能有緣遇到這麼好的修煉大道,我的命運完全改變了。」

2008年,賈平移民加拿大多倫多,後加入多倫多天國樂團,經常應邀去各地參加活動。「不論嚴寒酷暑,我的體力不比別人差,說走抬腿就走,坐汽車多遠也不暈車,也不怕冷了。」

她感慨道:「這在過去是絕對不可能的,真是脫胎換骨,做夢都不敢想的變化。」

「我真是一個好幸運的生命。修煉才是我真正要走的路,我找到了真正人生解脫的路。感謝法輪大法給予我全新的人生。」

賈平參加天國樂團。(明慧網)

她最後表示:「現在中共疫情病毒還在不斷地變種,在沒有什麼特效辦法的情況下,是不是我們可以開闊思路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什麼?現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的修煉方法,唯有在他的發源地遭受殘酷迫害。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千千萬萬,這是什麼謊言都抹殺不了的。」

原文鏈接:河南「血禍」受害者獲重生的經歷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