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百歲老人的傳奇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司馬璐先生是著名的中共黨史專家,也是總部設立在紐約的非政府組織「中華學人聯誼」的創始會長。3月28日,已經103歲的老人,在睡夢中安然離開人世,對我們這些跟他比較親近的晚輩來說,這樣的離開,也算是一種聊可慰藉的喜喪吧。

司馬璐的百年人生充滿了傳奇色彩。他青年時期正值國共內戰,與當時的許多左派青年一樣,他也嚮往中共提出的理想,奔赴延安參加「革命」。在那裡,他見過毛澤東等幾乎所有的中共領導人,並直接在周恩來領導下工作,且與後來的總書記胡耀邦交情甚篤。經過幾年與共產黨的接觸後,生性敏感的司馬璐直覺上感到這個黨「不對勁」,毅然離開延安,脫離了中共。從此,在他之後的漫長生涯中,收集整理和分析中共的歷史,就成了他的興趣和志向,久而久之,成了中共黨史研究領域的權威。他後來移民到了美國,在紐約定居,很快在當地僑界受到廣泛的尊重,也有不少從中國來的人來詢問他一些中共歷史中的事情,他被稱為「中共歷史的活字典」。老先生八十歲過生日,可謂群賢畢至,少長雲集,生日禮金高達一萬美元。他老驥伏櫪,就用這筆錢創立了「中華學人聯誼會」,經常舉辦討論會,演講等活動,推動僑界的民主風氣

他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傳奇的感情生活。另一名中共高級幹部戈揚阿姨,在年輕的時候就與司馬璐相識,當時就曾經擦出感情的火花。但很快,兩人就在大歷史的洪流中離散。沒想到經過幾十年,因為抗議「六四」屠殺而流亡到紐約的戈揚,與司馬璐能夠再次聚首。經歷了時代風雨的兩位老人再續前緣,在一個八十五歲,一個八十三歲的時候,兩人在台灣企業家陳宏正先生和著名記者曾惠燕的見證下喜結連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成為僑界口耳相傳的一段佳話。

戈揚阿姨九十多歲過世後,司馬老人搬進安老院。進去之前,他把我找去,當面交代說「中華聯誼會就交給你了」。從此,我就接過他的擔子,繼續主持會務。這之後,老人一身輕鬆,每日讀書看報,身體一直康健。我每次到紐約,都要去看看老人,每次都驚訝他精神的健旺。有一次,他悄悄拉住我的手跟我說:「看到坐在大廳窗邊的那個老太太了嗎?她好像對我有意思,現在手裡織的毛衣就是要送給我的!可是我不好意思問她。」我一開始大驚,然後忍不住大笑。面對這「九十多歲的老年維特的煩惱」,此時我心裡已經非常篤定:這樣的內心永遠年輕的人,一定可以活過一百歲。事實證明了我的預感。

老先生一百歲生日是一件大事,我們中華學人聯誼會在紐約的台灣會館為他舉辦了百歲生日祝壽會,大廳擠滿了各地前來的一兩百位老人的親朋好友。每個人對他說一句祝福的話,時間就過去了兩個小時。按照我們與安老院的約定,不應當讓他太勞累。我勸他回去休息,這位百歲老人斜視我一眼,說:「這麼好玩,我不回去,我還要再吃幾塊蛋糕!」那時候我想,恐怕我要準備一百一十歲的祝壽宴會了。然而,這次我的預感失靈了,司馬老人還是沒有等到一百一十歲,他安詳地離開了我們。

經歷了戰火中的青春,埋首書堆的中年,異國他鄉的為民主呼號,還有相隔幾十年的愛情,司馬璐先生的一百年生命充滿了如此多的傳奇,難怪他可以走的如此平靜滿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