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美國踩中共「紅線」中共乾瞪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30日訊】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29日,星期一,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美國踩了中共「紅線」,中共乾瞪眼?!美台成立一個特別聯合小組,遏制中共意圖明顯。

當地時間3月29日,帕勞總統惠恕仁訪問台灣,要與台灣建設『旅遊泡泡』,隨行的有美國駐帕勞大使倪約翰夫婦,國際為之矚目,因為這是美台中斷外交關係以來,首次有美國大使訪問台灣

面對美國大使訪問台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表面強硬的講話透露出無奈。而就在4天前,美國和台灣簽署了一份備忘錄,還成立了一個專門領導小組,遏制中共意圖明顯。中美關係將走向何方?

還有,神祕的太平洋島國帕勞又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家呢?我們今天來談談。

美國大使隨行,世界矚目

Sydney:太平洋島國帕勞(帛琉)總統惠恕仁29日率團抵達台北,展開5天4夜的訪問行程。當然,最引起矚目的是隨行的重量級嘉賓,美國駐帕勞大使倪約翰夫婦。這是台美斷交後,42年來,首次有美國特命全權大使訪問台灣。

秦鵬:帕勞總統惠恕仁,此次親自訪台宣布帕勞─台灣「旅遊泡泡」正式成形,歡迎並將帶領由台灣出發往帕勞旅遊的「泡泡首發團」返抵帕勞。帕勞是與台北保持正式關係的15個國家之一。

旅遊泡泡3月17日啟用,將於4月1日成為首飛的無檢疫旅行走廊。

Sydney:惠恕仁說,沒想到「這一天會這麼快就成真」,也很高興大家都準備好要啟動帕勞台灣之間的「旅遊廊道」或「無菌廊道」,也有些人稱之為「泡泡」,無論名稱如何,相信這樣的旅遊模式都是絕無僅有的首例。

秦鵬:惠恕仁指出,此行美國駐帕勞大使倪約翰(John Hennessey-Niland)隨行非常重要,沒有倪約翰,帕勞就沒有辦法在1月的時候就收到第一批來自美國的疫苗,參與美國的快速防疫計劃。今天的旅行能夠成真,有賴於台灣、帕勞及美國三方共同努力。

十架軍機繞台,惠恕仁:支持台灣民主和自由

Sydney:據台灣國防部稱,當天,十架中共飛機包括八架戰鬥機和兩架偵察機,進入了台灣的防空識別區。

在此不到半個小時之前,帕勞總統惠恕仁剛剛舉行了新聞發布會,向世界揭露中共對帕勞的施壓。惠恕仁舉了一個比喻來嘲諷中共:「如果你在戀愛中,不會靠毆打你的妻子讓他來愛你。」

秦鵬:惠恕仁上週告訴中央社,中共官員試圖收買他,與他商談放棄和台灣的關係,轉而支持中共,但他拒絕了。他拒絕讓其他人決定誰可以成為帕勞的盟友。「必須將關係建立在信任和過去發生的事情基礎上。」

惠恕仁說,美國大使在那裡,表現出美國和帕勞對台灣民主與自由的共同承諾。

惠恕仁說:「有人認為『美國和中國正在競爭』;我認為其真正相關的是自由和民主的行使,而且很多時候,我們感到大國想欺負小國。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強大的合作夥伴在我們身邊。」

Sydney:去年12月,美國海岸警衛隊和帕勞海事當局扣押了一艘中國漁船,涉嫌在帕勞領海內非法捕撈海參。可見帕勞也是美國聯合抗共的盟友。

秦鵬:對。帕勞自1999年起與中華民國建交。2017年,中共勸說當時的帕勞政府,要他們放棄台灣,中共會給很多錢,但是被當時的總統拒絕。此後,帕勞繼續跟隨美國對抗中共。

Sydney:此次訪台是惠恕仁上任後首次出訪,也是疫情後首位到訪台灣的外國元首。

商人出身的惠恕仁,去年11月當選帕勞總統,今年1月就職,任期4年。此前,他曾於就職後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表示,儘管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勢力越來越大,但帕勞將繼續正式承認台灣。

他說「帕勞的立場,作為台灣的朋友,給帕勞造成了很多附帶損害。其它不喜歡這種關係的國家,就會在國際社會,比如聯合國和其它太平洋組織做一些事情,試圖破壞帕勞所推動的事情。我想這就是大國的本性,他們想欺負人。」

秦鵬:太平洋是北京與華盛頓之間不斷擴大的外交拉鋸戰的地方,美國一直關切地注視著中國政府為搶奪台灣盟友所做的努力。

2019年,中共政府撬走了台灣的兩個朋友基里巴斯和所羅門群島。而瑙魯、圖瓦盧和馬紹爾群島,像帕勞一樣,與台北繼續保持外交關係。

神祕的帕勞共和國

秦鵬:帕勞也叫帛琉,是台灣現存的15個正式邦交國之一。位於西太平洋,是太平洋進入東南亞的門戶之一。有約340座島嶼,總面積為459平方公里,人口數約2萬人。

Sydney:它是世界著名旅遊勝地。大陸和台灣遊客都非常愛去。

最著名的就是海景,世界潛水愛好者都稱它是世界潛水度假聖地。《國家地理》雜誌形容它是「太平洋最純淨的海洋生態之一」,它也是《美國國家地理》排在第一的「人間天堂」。

入境時,帕勞會要你簽名發誓,不會破壞自然景觀。

「帕勞之兒女,我身為貴境之客,發誓會輕手輕腳、行事仁善、小心探索。不是給我的東西,我不會拿走。不傷害我的事物,我不會傷害。我留下的唯一印跡是會沖刷掉的腳印。」

秦鵬:帕勞大斷層/珊瑚保護區,世界七大海底奇觀之首,好萊塢大片——《地心歷險記2》,也把取景放在這裡。珊瑚美景、成群的熱帶魚。

全世界最具特色獨一無二【水母湖】,成千上萬粉橘透明如果凍般的『無毒水母』環繞著你!

Sydney:帕勞,也是美食的天堂,日餐、泰餐、印度餐、廣東菜、台灣菜、川菜,還有你無法拒絕的超級海鮮大餐,包括黑暗料理蝙蝠湯,當地特產椰子蟹——這種螃蟹據說平時攀附在椰子樹上,以吃椰子維生,吃起來美味可口。

聽說那邊是不吃雞肉的,雞在那邊是寵物,在街上走來走去的,它扮演一個很重要的驅邪的角色。如果在餐廳吃到雞肉,外國進口的,本地雞是不讓吃。

秦鵬: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帕勞被日本占領,戰後成為日本的委任統治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美國占領。1944年9月至11月間的帕勞貝裡琉島戰役,是二戰時期美國和日本在太平洋戰場上爆發的最為血腥激烈的一場戰鬥。費時2個月,美國以1.5萬人傷亡全殲日軍近萬人,作為太平洋戰爭中美日雙方傷亡率最高的一場攻防戰。

Sydney:那場戰爭,兩千美兵喪生於此,日軍更是戰死了2萬多人,要知道帕勞全國的人口也就兩萬多而已。

如今的帕勞依然到處遍布著當年戰爭留下的痕跡,二戰時期的日本、美國的坦克殘骸,碉堡、小防空洞、小飛機場跑道、日軍司令部舊址以及美軍紀念碑等。

秦鵬:截至2019年,帕勞共和國已與90個國家及政治體建立外交關係。

帕勞共和國與台灣於1999年年底建交。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帕勞無外交關係。不過,作為一個以旅遊業為主的國家,帕勞對全世界都實行寬鬆的「落地簽政策」,中國公民入境時將免費獲得一個月的「外國公民入境許可」。

對中共強硬的大使

Sydney:1947年,聯合國將其交美國託管,1994年獨立,並成為聯合國第185個成員國。現在,帕勞的國防還是美國幫助管理。

那我們來看看倪約翰,這個對中共強硬的美國駐帕勞大使。

他在外交部門工作已有三十多年的經驗,相當資深,此前曾派駐澳洲、夏威夷、斐濟和愛爾蘭,還曾任美海軍陸戰隊外交顧問。2019年9月30日,前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提名他為美駐帕勞大使。

秦鵬:在確認聽證會上,他公開表示支持《台灣盟國國際保護和增強倡議(TAIPEI)》。

Sydney:也就是俗稱的《台北法案》,在去年生效了。讓美國能對台灣邦交國採取實質行動,以支持並確立台灣在國際之地位。

秦鵬:當時他表示,帕勞具戰略性位置,是美國理念及價值的堡壘,他肯定帕勞繼續承認台灣,並支持美國會推動《台北法案》。

他說美國大使館有責任對中國大陸對台灣盟國的經濟和政治威脅表示不滿。他還呼籲美國對北京的「惡意行為」進行懲罰。

他指出,台灣是美國和印度太平洋國家的重要夥伴,美國和台灣在協助太平洋島國方面可以做得更多。

Sydney:可見,帕勞如今穩穩地繼續是台灣盟友,倪約翰的功勞不小。

他這次沒有在招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不過這次,美國駐帕勞大使倪約翰訪台,肯定不是私自就決定去了,一定是要經過美國國務院同意吧?也就是這也是美國的意思?

秦鵬:是。帕勞雖然國家不大,但是美國駐帕勞大使卻是特命全權大使,他的行動必須受美國國務院管轄,所以,他到台灣,代表的是美國政府的外交意志。國務卿布林肯不僅知情,而且實際上應該是他們運作的。

可以這樣說,這一次美國大使訪問台灣,踩了中共的尾巴。

中共外交部表面強硬,實際無奈

Sydney:我們來看看中共外交部是如何回應的。

3月29日,有記者提問美國駐帕勞大使訪問台灣,中共如何評論。趙立堅表示,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美台官方往來,這一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

秦鵬,你怎麼看趙立堅的這個回應?

秦鵬:我認為趙立堅的這個講話,在當前中共戰狼外交姿態很強的狀態下,可以說是一個非常溫和的說法了,沒有提到中共慣常用的比如什麼「強烈抗議」、「鄭重警告」之類的表達強烈情緒的詞,也沒有發出什麼警告,可以說非常克制。中共方面,也沒有召見美國駐北京臨時代辦,表達抗議。

前幾天我們知道,中共在共青團中央等官媒煽動抗議H&M等服裝品牌之後,對於Nike和Adidas等美國品牌,也沒有敢升溫,這顯示,中共不希望中美衝突進一步擴大、升級,想加以管控。

Sydney:趙立堅還說,「敦促美方充分認清台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停止美台官方往來,不向『台獨』分裂勢力發出任何錯誤信號,不要試圖突破中方底線,以免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和台海和平穩定。」我們很多來自大陸的人,可能對此有一些想法,就是中共一直在說美國這樣是在分裂中國,製造台獨。

秦鵬:從法統上看,中華民國至今誕生近110年,而且是當時合法繼承了清朝的統治,清廷讓位於中華民國。中共是共產國際的遠東局中國支部,在蘇聯支持下在中華民國裡搞分裂、搞獨立,非法的是中國共產黨。

而且,中共一直敵視台灣、想統一的原因,我們談過,是因為台灣是華人的民主燈塔,中共作為一個殘暴的獨裁政權,它統一之後的唯一結果,不僅對台灣2,300萬人是一個災難,而且也因為不需要再繼續對台灣裝模作樣了,會加速在大陸搞文革和獨裁那一套。

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現在是在保衛台灣,並不是搞獨立,所以,不僅有利於台灣自由民主,對中國大陸地區的人民也是一種保護。

專家:美國對台灣政策發生積極變化

Sydney:那麼,外界是如何看待這一次的美國大使訪華釋放的信號呢?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祕書長林廷輝說,這次訪問「並非無關緊要」。表明美國已不忌諱透過官方正式關係與台灣接觸。包括美國去年生效的《台北法案》,看出美方不再固守於《台灣關係法》的框架。若要建立雙方正式管道,已非天方夜譚。中美關係會發生什麼變化呢?

秦鵬:川普政府在任期結束的幾天,做了很多打擊中共的事,包括1月9日,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取消國務院限制美台官員互動的交往準則。這實際上是自我設限,是美國總統卡特和中共建交之後,顧慮北京極度敏感,定下美國外交官不得在國務院和台灣官員會面等規矩。

如果從道義來說,這實際上是美國對中華民國的背棄,為了與一個殘暴的共產政權建交,卻背棄了自由民主的台灣。這讓一些有良知的美國政要,感覺到一直特別古怪。

所以,蓬佩奧取消美國對台關於互動等方面的自我設限,得到了美國各界的歡迎,據蓬佩奧的首席中國顧問余茂春說,也得到了當時候任的布林肯團隊的支持。

這一次帕勞共和國雖小,美國駐帕勞大使也不是駐台灣的大使,意義卻很重大,表明布林肯領導的美國國務院在繼續推動蓬佩奧時期對中共的政策。之前,雖然實際職能來說,美國在台協會已經接近一個大使館的工作,但名義上並不是。

所以,倪約翰的訪問,具有很大的象徵意義,美國表態要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官方的互動。包括對台軍售攻擊性武器等也會進一步開禁。

Sydney:如果美國進一步升級對台灣關係,比如承認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這會違反國際法嗎?

秦鵬:不違反。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術界有一個詞,叫做一國兩府,一個國家、兩個政府,這種同時和一個分裂的國家的兩個政權建交,只是一種承認現狀的行為,並不被視為分裂某一個國家。

比如,中共在1992年與韓國建交,之前一直只承認社會主義朝鮮。德國在二戰後,也分裂成社會主義和自由社會兩個政府,也就是民主德國和聯邦德國(簡稱東德和西德)。中共1950年和東德建立外交關係,1972年和西德建立外交關係,所以中共自己的行動就告訴世界,它自己是承認一個國家兩個政府的。

所以,如果美國同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從國際法實踐和中共自己的實際操作歷史看,都是說得過去的。當然,我覺得美國現政府不一定敢立即踏出這一步。

台美成立海巡工作小組,可能向準軍事聯盟邁進

Sydney:惠恕仁到訪前,3月25日,美國政府和台灣簽署備忘錄,成立海巡工作小組來協調雙邊政策。為了印太戰略將台灣海巡拉近安全防護。

帕勞位居太平洋第二島鏈,台灣位居第一島鏈,台灣與帕勞關係更加深化,等於是美方強化安全防衛戰線。

台美簽訂設立海巡相關備忘錄,而台灣也與太平洋的帕勞、瑙魯和馬紹爾建交和簽訂海巡協定,帕勞又位處第二島鏈的戰略位置,是不是排除未來台灣會同這些國家,連同美國,在太平洋建構三方聯合海巡演習。

秦鵬:會的。這一次的台美成立海巡小組,直接針對中共的《海警法》,中共是想把海警軍事化、武器化,為進一步吞噬台灣和日本做準備,所以我們可以理解台美簽署相關備忘錄和成立聯合海巡小組,也是要準備一個共同對抗中共的準軍事聯盟。這個動作很大。

美國還可能繼續向前邁一步。現在美國軍方和政界,已經在討論,是不是需要直接亮明一條紅線,如果中共武力攻台,美國必須做出防衛台灣的承諾。過去,我們知道,這是一個被視為美國模糊戰略的一部分,但是,隨著中共暴政對外擴張意識增強,美國兩黨要美國把它變成清晰戰略的聲音越來越強了。

實際上,美國新政府和印太的盟友,也在這方面進行了討論。

比如,日本「共同社」3月21日,引述兩名以上的日本政府相關人士報導,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3月16日在美日防長會談中確認,一旦台灣「有事」(指發生戰爭、武力衝突、事變,與大規模天災人禍等緊急、非常事態),美日將「密切合作」。

岸信夫指出,跨越台海中線的中國軍機激增,美日一致認同兩岸緊張升高可能引發武力衝突。他直言,屆時日本將遭受重大影響,故有必要研究日本自衛隊能夠為支援台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協助。

這表明,未來不僅是聯合海巡演習的問題,未來台灣、美國、日本、印太其它盟友之間,還非常可能公開聯合起來,來軍事對抗中共。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