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阻止批判性種族理論毀滅美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內戰是世界歷史上一件非凡而獨特的事件。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個國家在結束罪惡的奴隸制的正義鬥爭中,犧牲了數十萬本國公民。

這場戰鬥早在多年前就已經開始,許多英雄冒著生命危險,但是,戰爭是考驗美國的時刻,奴隸制終將被廢除,否則這個國家將不復存在。正義戰勝邪惡。

從那時起,爭取種族平等的鬥爭就一直在繼續,儘管經歷許多曲折,有時極其令人沮喪,但總的來說還是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直到現在。

一種叫做「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CRT)的東西介入了我們的社會,讓社會轉向種族仇恨,說白了,就是要毀滅我們的國家和我們共同的人性,除非它被制止。

與奴隸制不同的是,奴隸制是公開的,而批判性種族理論則是一種日益嚴重的毒瘤,正在毒害我們的學校、媒體、娛樂業和企業。它無處不在,往往不為人所見,更多的時候甚至不為大多數公眾所了解或認識,因此更加危險。

關於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定義和解釋有很多,這是混淆視聽的文字幻覺,是論文和「研究」的內容,其中一些定義和解釋相當冠冕堂皇,雖然有些詭辯,但批判性種族理論歸結起來很簡單。

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著名夢想——終有一天我們會以品格的優劣而不是膚色來評判他人——被徹底顛覆了。

我們的膚色是我們存在的全部和終點,無論如何,都無法逃脫。這決定了我們在生活和命運中的地位,超越了階級,顯然也超越了我們的品格(即,我們實際的行為和我們所做的事情)。

種族就是一切,要想被人認為是好人,就必須承認這一點,向它低頭,並做出相應的行為。

而且,不用說,在這個理論的架構中,白種人(根據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定義——現在有一個「西班牙裔白人」的叫法)幾乎做了一切壞事,天生就是萬惡之源。因此,我們有「白人特權」、「白人居高臨下的說教」(white ’splainin』)等等。

少數族裔不會是種族主義者,種族主義者只能是白人。

這種理論與現實或智人(homo sapiens,現代人的學名)的DNA(種族是幾乎看不見的次要組成部分)毫不相干,本質上是種族主義本身。

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

「批判性種族理論」是批判理論的產物,批判理論是由失意的歐洲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發展起來的,他們試圖解決工人階級的失敗,做他們該做的事,即建立工人階級領導的國家。

他們放棄了那些頑固的工人,決定「進軍社會各機構」(媒體、學校、娛樂業)來實現共產主義的涅盤之路,接管這三個關鍵領域,並從上面灌輸他們的馬克思主義。

這種策略在很大程度上起了作用,看看這些機構在整個西方都變成了什麼樣子,但這還不夠。致命的一擊是必要的,西方文明必須被完全摧毀,取而代之的是他們關於我們必須如何生活、行動和思考的指令。

西方人很難做到這一點,除非是背地裡,因為他們所憎惡的古典自由主義是西方的產物。

引入批判性種族理論,這將鞏固極權主義對社會的扼殺,因為種族是不可改變的。(少數假裝自己來自另一個種族的異類加起來很少。)

那些從小就崇拜(英國著名小說家)奧威爾的人,突然間心甘情願地在《動物農場》(Animal Farm)裡生活了,彷彿他們並不知道這是一部諷刺小說。「四條腿的好,兩條腿的壞」,正在成為美國的現實,只不過是「黑人好,白人壞,黃種人好,白人壞,棕色人種好,白人壞」。

我們文化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這種荒謬理論的影響,一直到公司董事會。就連可口可樂的高管們也在教導我們「白色」的危害。他們真的相信這些愚蠢的論點嗎?誰知道呢?也許他們只是害怕,膽小鬼們為了保住他們的高薪工作,就隨波逐流。但如果是這樣,那就更糟糕了。

灌輸仇恨

最重要的是,這種意識形態已經滲透到了我們的學校,甚至是幼兒園,以致於年幼的孩子們天生就仇恨或不信任彼此,更可悲的是,也不信任自己。

白人孩子——無論他們屬於什麼社會階層,無論他們的家庭是在什麼時候來的美國,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是在奴隸制之後幾十年甚至更久,為逃離大屠殺、種族滅絕、赤貧如洗或其它原因才來到美國的——他們被灌輸的觀念是,他們是壓迫者,必須用他們的一生來為他們的膚色贖罪。

你覺得這會對他們的心理造成什麼影響,不管他們是什麼膚色,不管他們站在哪一邊?

如果你想發明一種意識形態,在根本不存在種族主義的地方製造種族主義,那麼沒有比批判性種族理論更好的東西了。

這是按你的意願來控制社會的一種極好的方法。當然,希特勒在他的種族理論中有他自己的批判性種族理論形式。蘇聯有國內通行證,上面標明每個人的種族,不僅僅是膚色,還包括他們的地區和宗教。

在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支持下,民權運動的主要目標之一——種族融合也被顛倒過來,回到了種族隔離的狀態,哥倫比亞大學等機構分別為不同的少數族裔和種族群體舉行畢業典禮。就在不久以前,同樣的人會認為這是一種種族主義暴行。

這些機構現在帶頭反對言論自由,批判性種族理論是它們的思想基礎。畢竟,《人權法案》是白人寫的,必須拋棄。

這種思想並不是憑空出現的。幾十年前,在黑人權力運動(Black Power movement,1954–1968年)和黑豹黨(Black Panthers)中也有一定的影響。但它重新崛起,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

批判理論還需要把意識形態再向前推動一步。還有一個因素在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最近崛起中尤為突出。在美國選出了一位黑人總統(不是一次而是兩次)的時候,它開始被接受,表明種族主義社會最終,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為歷史。

這對於依靠反對種族主義來獲得權力和收入,實際上是為了獲得自身生存和自我形象的並非無足輕重的群體來說,是無法接受的。因此,批判性種族理論受到了他們的歡迎,就像它受到了所有可以被稱為「美國要員們」的歡迎,而其他人則錯誤地稱之為「精英階層」。

現在到處都是「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引領著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典範在街頭上演。

地方行動

不過,也有一些好消息。就像現在的許多事情一樣,在令人驚訝的程度上,這種反民主、分裂種族的運動,在地方可以被很好地阻止。這在關鍵的學校層面上尤其如此,在那裡,家長們,我們所有人,可以組織起來、站出來阻止這種灌輸。

在新冠疫情期間,許多家長第一次在Zoom上看到了他們的孩子在接受什麼樣的教育,對此深感不安。他們必須堅持到底,制止這件事。

這需要勇氣和信念,許多人以前從來沒有表現出來,甚至不知道他們有這種勇氣和信念。但他們確實有。許多人開始在全國各地表現出來。

現在最勇敢地這樣做的是黑人,他們比我們任何人都更清楚地看到、更強烈地感受到,批判性種族理論對民權運動和他們自己人民的災難性背叛,並強烈反對它。

他們是金博士(馬丁‧路德·金)事業的繼承人。

正如我們在那些日子常唱的:「黑人與白人在一起,我們不會被動搖/像一棵立在水邊的樹/我們不會被動搖。」

原文:Stop Critical Race Theory Before It Destroys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屢獲殊榮的小說家、獲奧斯卡提名的編劇、PJ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大紀元時報》的特邀編輯。他最新的著作是《山羊》(GOAT)(小說)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如果它還未被摧毀的話》(非小說)(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在Parler上可以通過@rogerlsimon關注他。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