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折磨 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劉秀芳遭迫害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30日訊】2021年1月29日,天空飄著雪,疫情籠罩下的佳木斯,20點55分,飽受中共迫害的劉秀芳女士閉上了雙眼。離世前半年,警察一夥還來騷擾她,給她身心帶來極大傷害。

明慧網報導,劉秀芳生前曾這樣描述過她遭毒打的慘狀:「回到號裡,刑事犯正在吃飯,一刑事犯關切地問我被打得怎麼樣?我一脫下褲子,她看到後,竟然被嚇得跳了起來,不住地說『打得太狠了、打得太狠了』……」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22年的迫害中,劉秀芳曾遭八次綁架、三次勞教、一次判刑迫害,遭受過多種酷刑折磨,2019年6月出現腦梗,癱瘓在床。

即使這樣,佳木斯市公安局、派出所、社區人員仍不放過她。

2020年7月的一天下午,佳木斯市向陽區九洲社區主任和建設派出所的警察,再一次騷擾劉秀芳的兒子家。當時劉秀芳的孫子一人在家學習,劉秀芳的兒媳被孩子打電話叫回家後,正告警察,婆婆病重,加重她的病情怎麼辦?那些人請示派出所所長後,執意要見劉秀芳本人。

無奈之下,劉秀芳的兒媳帶著這夥人來到劉秀芳的住處。他們逼迫劉秀芳在寫有放棄信仰的紙張上按手印,並給她錄像。

劉秀芳在身患重病癱瘓在床之時,還被強迫做違背良心的事,給她心裡造成創傷,身體每況愈下,6個月後含冤離世。

劉秀芳,佳木斯人,1953年出生,曾患有風濕性心臟病、哮喘、小便失禁,伴有大腿浮腫等病患。她曾被病痛折磨得想自殺,因念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不得不在病痛中掙扎求生。

1995年5月23日,劉秀芳開始修煉法輪功,曾患有的疾病不翼而飛,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長期遭受迫害,以下是她遭遇的部分經歷。

毒打

2000年正月末,建設派出所警察劉江濱夥同三四個警察把劉秀芳綁架到派出所,隨即劫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劉秀芳遭到崔姓警察的毒打。獄警用一米多長、一寸多寬的厚竹板子,一板子就把她打倒趴在地上,然後讓她起來,繼續反覆地打她。她的整個臀部和大腿被打得成了一個黑紫色的大血餅,連看守所的女警都看不下去,都說打得太狠。

一年過後,傷處瘀血的印記還可見。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明慧網)

銬「死人床」

2000年10月4日,劉秀芳為法輪功進京上訪,當天上午9點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劫持回佳木斯,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

她因抵制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被警察銬在「死人床」上一個星期。

劉秀芳曾回憶:「人被銬在『死人床』上那種痛苦的感覺,難以形容,太痛苦了!一動也不能動,即使大小便,一隻手也得被銬在床上。胸疼痛得就好像前後粘連在一起,手腳不能動一點,一動,手銬就銬到肉裡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坐「老虎凳」

2009年2月12日,劉秀芳被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王連民、副大隊長詹文軍為首的十多個警察闖進家裡綁架,被銬在「老虎凳」上五天四夜、三天不讓吃飯、不讓睡覺,造成她小便失禁。

中共酷刑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劉秀芳的丈夫和兒子同時被綁架,他們並未修煉法輪功。但丈夫被警察打嘴巴子,銬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最後警察編了個假證據,強迫她丈夫按了手印,把他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了兩天一夜。

劉秀芳的兒子在市公安局被非法拘禁,銬了兩天一夜,還被搶走兩部手機。

她的丈夫受到過度驚嚇,放回家後,目光呆滯、記憶力減退,幾年也未恢復正常。

當地警察非法抓捕劉秀芳的同時,不到兩週的時間內,法輪功學員于雲剛、沈國、王桂珍等二十多人陸續遭綁架。

2011年,佳木斯監獄獄長葉楓為完成所謂「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指標,在不到半個月內,迫害致死三名法輪功學員。

2011年3月5日,于雲剛因被用鈍性物擊打頭部,腦出血致死。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因灌食插管到肺裡致死。2011年3月8日,劉傳江在監捨被活活打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