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原中共市政官員:體制內人不「粉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31日訊】中共的宣傳和教育體制,「製造」出不少「小粉紅」,替中共在國際社會幫腔說話,甚至洗白中共罪行。不過,一位在體制內任職二十多年的官員,現身說法,表示有不少體制內人士,不僅不「粉紅」,也沒人真的去替中共效忠賣命。

春申君(化名),原本在中共市政府部門任職。二十多年來目睹過體制內的許多荒唐現象,深感現在的中國讓人看不到希望。

原大陸市政府官員春申君(化名):「看不到希望,特別是自己的下一代,看不到希望。1907從2012年以後,明顯的中國經濟確實下滑非常厲害,並不像外面所說的非常好。」

他說,中共控制人的手段,就是「恐懼」。它用各種方式找麻煩,讓你覺得「恐懼」無處不在。因此,他放棄優渥的生活,來到美國。

春申君:「 你說他工作二十多年沒有任何的工作失誤,除非他什麼事都不干。」

不過,這種高壓、監控、整人,反而讓體制內的人,越來越不信任中共。香港反送中運動,春申君的朋友,尤其公安系統的朋友,就沒人相信中共說的,所謂香港市民是暴徒,要搞港獨。

春申君:「螢光棒、手機還有雨傘,然後就說這些是(香港市民的)攻擊性武器。我們是不相信的。特別越是公安系統,越是體制內核心的,他們越瞭解這種東西。他覺得,那絕對是胡扯啊,你說一群綿羊對獅群發動進攻,簡直是胡扯嘛!」

批評高層政策,發表與中央不同調的言論,麻煩就會找上門。甚至芝麻綠豆大的事,都可能被放大。中共黨內,文革2.0(Cultural Revolution 2.0)之風,逐漸成為常態。沒完沒了的自我批評,每個人都被迫寫下別人的「黑材料」。這情形,從去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愈發嚴重。

春申君:「 以前也許是在高層,比如說在中央一級,省一級,現在市裡面,縣裡面一級,你現在都必須要有。但是我們下面有我們對付的方法,比如說我們大家就互相商量,你借我什麼黑材料,我借你什麼黑材料,我們『鬥一鬥』,自己整理整理。」

沒有仇,也要被迫反目成仇。黨性永遠要高於人性。荒唐的形式主義、文革式的一套,在上海長大的春申君並不陌生。因為他的爺爺,老老實實的資本家,文革時期天天被抓去開批鬥會。

春申君:「我爺爺被整怕了,從來不得罪人,老老實實經營的人,性格都改變了。你去上班,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回來,長達十年。」

他說,現在黨內的文革2.0,中共培養恐懼的第一步,讓所有人噤聲,已基本完成。第二步,則是正在進行時的逼每個人相互批鬥。第三步,是整肅那些鼓掌不熱烈的,不積極參與批鬥的人,最後把大家都關在籠子裡,只剩下一個人站在外面「拿鑰匙」。而這一切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鞏固極權。

許多體制內人員被迫扮演「兩面人」,表面應付上級要求,內心極度不滿,承受著精神分裂的生活狀態。

春申君:「現在問題是什麼,你知道嗎?體制內的人看得很清楚,特別是六零後、七零後出生的人看的越來越清楚。小粉紅大多數都是,或者老粉紅,大多都是體制外的人。體制內的人基本上不會粉紅,很少粉紅,特別是工作時間很長的,不會粉紅。基本不紅。」

中共培養恐懼的手段,成功應用在了不少家長身上。這幾年來,國內外湧現大批「小粉紅」,自覺做中共傳聲筒,以「戰狼」姿態維護中共。

許多留學生出國後,還是只刷微信、看微博,自覺接受中共宣傳。

春申君:「很多東西跟父母有關係,跟父母有關係,很大程度,就是言傳身教嘛。」

春申君表示,很多家長明知中共的宣傳是錯的,也不敢告訴孩子。但他不想對自己的孩子說假話,也不希望孩子成為「兩面人」。

採訪/徐綉惠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