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BBC駐中國記者 被迫舉家遷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1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3月31日,星期三,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揭露病毒新疆真相,BBC記者被迫全家遷台灣!中共又耍脾氣,突缺席35國氣候大會,合作破局?

BBC資深駐派中國獲獎記者沙磊,由於報導中共當局刻意掩蓋的真相,遭到嚴重騷擾和威脅,被迫全家在便衣警察監視下,遷往台灣。他究竟報導了什麼,讓中共如此氣憤?

中共突然缺席35國「氣候與發展峰會​​」,這是在耍脾氣或裝腔作勢?西方國家跟中共合作的僅剩議題無存?

Sydney:我們首先看到,今天,3月31日,BBC資深駐派中國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確定改派台灣。BBC今天發了一個推特,表示「沙磊已經從北京遷往台灣,沙磊的工作揭露了中共當局不想讓世界知道的真相」,並說「BBC為他在北京期間做出的獲獎報導感到自豪,他仍然是我們的中國記者。」

秦鹏:沙磊在中國已經進行了9年的報導,他此前報導過武漢肺炎,也報導過中共侵犯維吾爾族人權等行為,成為中國眼中釘。

Sydney:是,所以他改派台灣沒有那麼簡單。沙磊接受BBC採訪時也說,過去幾年來,中共當局一直對他施加壓力和威脅,最近幾個月更加劇,「中共控制的多個平台對BBC進行全面攻擊,不僅針對組織,還針對我個人。」

秦鹏:沙磊也說他「無論何時何地,攝像的時候,都面臨法律訴訟威脅、大規模監視、阻撓和恐嚇。」「最後,我們在北京的家人和BBC一起決定,在這種恐嚇下(工作)太冒險了,我們不得不搬到台灣。」

Sydney:沙磊還說,「我們離開得非常匆忙,便衣警察一直跟我們到機場,又一路到登機大廳,記者在中國遭到的嚴酷現實,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刻。」他透露,其他外國記者也被迫前往台灣,因為台灣才有新聞自由。又一件事,顯示出了在中共政權之下,只能有一種聲音,不讓真實消息出去,也不讓在國內傳播,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

沙磊揭露新疆病毒真相 被中共當局批評

秦鹏:沙磊曾因報道新疆地區維吾爾人的人權問題而多次獲獎。

當時這個視頻出來震驚世界。BBC2月披露,中共為新疆維吾爾族設立的所謂「再教育營」裡,女性往往會遭到強暴、性侵和酷刑。

Sydney:摁,2020年,沙磊和他的報道團隊在新疆受到跟蹤,他們拍攝的內容被刪掉。可見取得這樣的報導極不容易。

今年1月底沙磊報導「武漢封城一周年:歌頌與否認並存」,被中共當局貼上「假新聞」標籤,官媒甚至指控他在報導中故意採用刷淡濾鏡效果,讓畫面顯得陰森,封沙磊一個「陰間濾鏡」的封號。

這畫面有沒有陰森,或像是陰間濾鏡,觀眾朋友自己體會。

中共 vs 台灣

秦鹏:這次沙磊遷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沒有事先收到沙磊離開的通知。還說「要為沙磊續簽記者證時,才得知他不辭而別。」中共也派出黨媒《環球時報》瘋狂攻擊他。

Sydney:形成強烈對比的,台灣總統府發言人歡迎沙磊來台:「你會發現待在我們這自由民主國家,有如身處一個舒適的新家,可以繼續進行重要的工作,揭露當權者試圖向世界隱瞞的故事。」

沙磊還有BBC同事在北京,他說打算在台灣繼續報道。

《環球時報》攻擊

秦鹏:剛剛提到,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攻擊沙磊,指他近來無消無息,是偷偷跑到台灣,並稱他的「套路」就是把把自己吹噓成「遭受政治迫害」、因為「堅持正義」而被迫離開的西方記者,打造成西方反華輿論的「英雄人物」。

Sydney:我看到他們是痛批沙磊「還是儘早放棄這般幻想吧!」若不是做賊心虛,為何要偷偷跑路?

更「真誠地」奉勸沙磊之流:「千萬莫在邪道上一路狂奔。否則跑得越快,摔得越慘。」總之就是堅持沙磊是對華攻擊、抹黑、做假新聞,說他逃脫不了正義的譴責。

秦鹏:感想⋯⋯環球時報的這篇批判文章,在我來看,是頒給沙磊的一枚榮譽獎章。這裡面提到了沙磊做的幾個很出色的報導,其中包括關於新疆集中營的,以及武漢病毒調查的。今年一月份的那篇報導中,沙磊再次回到這座城市,發現這裡的過往已經變成了宣傳,而真相正如病毒一樣,正在被控制。這是對中共邪惡非常有力的揭露。

Sydney:我也是認為,到底誰是站在正義的一方,一目了然,沙磊冒著這麼多的風險,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面臨法律訴訟威脅、大規模監視、阻撓和恐嚇,就為了將真實消息帶給世界。他的確遭受的是「政治迫害」,不是吹噓自己遭受政治迫害。在中國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秦鹏:「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發了聲明表示,「對沙磊以及他的BBC同事的辱罵構成更大的騷擾和恐嚇模式的一部分,這種模式阻礙了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並使他們的中國新聞助理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還說「這似乎是由於他報導新疆、COVID-19大流行以及其它中共外交部官員稱為『跨越紅線』的問題,而受到了報復。」

疫情下 中國言論自由一時「大鳴大放」

Sydney:我們看到,疫情爆發後,中共這些加強言論管制的措施加劇。從中國發出報導的國際媒體數量越來越少,真實消息越來越被封殺。

去年3月,中國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媒體的記者。

秦鹏:去年也有兩名澳洲媒體記者遭到干涉後離開中國,現在中國沒有澳大利亞駐派記者。

Sydney:這都是在疫情發生之後。

秦鹏: 疫情在中國爆發後,中國言論自由一時出現「大鳴大放」,讓中共感到害怕。吹哨人李文亮當時因為示警疫情被當局懲罰,後來感染病毒病逝。他的死開始引發中國民眾要求政治改革和尊重言論自由的呼聲,包括當時10位武漢大學教授就發表公開信,要求給李文亮等率先公開病毒訊息的8位醫生平反,以及把2月6日訂為國家「言論自由日」。中共擴大集權專制,卻因為武漢肺炎疫情,陷入控管危機。

Sydney:專家是分析說,為了平撫憤怒和困惑的民意,中共當時短暫地讓民眾公開發表意見和異議,這可能是中國罕見的自由言論火花。不過,等到疫情出現緩和跡象後,中共會再度強化審查制度,壓制各界不同的聲音,擴大政令宣傳,掩蓋民眾對疫情災難滋生的不滿情緒。的確現在都看到了。

美國發表《各國人權報告》 批評公民記者「被失蹤」

秦鹏: 但也別忘了,說是中共當時短暫地讓民眾公開發表意見和異議,包括陳秋實、李澤華、張展及方斌4名公民記者,就因為報導疫情,被武漢當局導致失蹤。今天美國國務院發表2020年度《各國人權報告》,就批評了這一點。

Sydney:是,這個中共果然不可能放任不管。這些公民記者都非常偉大。BBC記者沙磊還有個外國身分保護,但這些大陸公民記者,就遭到了更慘的待遇。

秦鹏:報告提到當時和疫情有關的言論,無論是公開或是私下發表,都被內地官方全面掌控。例如微信及YY直播,由前年12月尾開始,直到去年都針對敏感字眼有新的審查措施。好像微信曾經審查紅十字會及世衛等字眼,YY直播就封鎖所有提到國家主席習近平等字眼的批評。

Sydney:這份報告其實涵蓋近200個國家,針對中共的部分,一開始就形容中國是威權國家。針對新疆議題,報告形容當地發生「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媒體指是這自拜登政府上台首次正式以如此字眼回應新疆議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此前只說過他認同前國務卿蓬配奧定性新疆發生的事是「種族滅絕」,但他這次自己使用了這個字眼。

秦鹏:報告亦揭露除了超過100萬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被關押在法外拘留營,另外有近200萬人要接受日間「再教育」培訓。

耍大牌,還是逃避責任?中共突缺席氣候峰會

Sydney:今天,來自35個國家的部長們參加了「氣候與發展峰會​​」,但是中共代表卻蹊蹺地沒有出席。 在美國、歐盟、印度等排放大國都出席的情況下,承諾在氣候變化上邁出一大步的中共的缺席,引發了媒體關注。

這個部長級會議,被視為是今年11月在格拉斯哥召開的COP26(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之前的「關鍵時刻」。

秦鹏:會議的主辦方英國說,他們邀請了中共參加此次活動,但中共卻沒有露面。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英國政府約兩星期前列出獲邀參與會議的國家和機構名單,當時見到有「中國」,但在最後版本的出席名單上,就沒有了「中國」。

Sydney:這次國際會議,本來希望中共能發揮領導作用,因為中共不僅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而且還經常將自己描繪成發展中國家的「重要盟友」。正如習近平曾說,中共要所謂「展現大國擔當」。

秦鹏:這次部長級的視頻會議,與會的有各國政府代表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代表,會討論發展中國家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例如極端炎熱和乾旱天氣,也會討論促進空氣潔淨等議題。

Sydney:BBC報導還說,這一次會議大部分重點將放在氣候融資和債務減免上。那些受到氣候變化威脅的島嶼國家和貧困國家的部長,希望增加國際社會增加對它們的援助和債務減免。
秦鵬,你認為,中共這一次缺席,是不是與此有關?

秦鹏:主辦方英國沒有公佈中共缺席的原因。不過,BBC的報導開頭就說,這個事件,似乎是自由世界與中國衝突升級的結果。
我們知道, 在美中的阿拉斯加會談之後,中共與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和歐盟的關係進一步惡化。歐盟、英國、加拿大和美國對中共侵犯人權的官員進行制裁,而中共也對歐美英加各國官員進行「反制裁」,還對抵制新疆棉花的外國品牌,展開全民的「抵制行動」。

Sydney:這是不是不負責任呢?因為,目前英國政府和美國政府,都表示雖然要捍衛人權,但願意在貿易和氣候變化等領域,同中共進行積極的接觸。其實,這樣也給了中共參與國際社會,增加影響力的機會。

秦鹏:對。作為世界上對環境污染和碳排放最嚴重的國家,中共自己也擺出一副應對氣候變化的「大國形象」,去年12月在聯合國和英法共同主辦的氣候雄心峰會(Climate Ambition Summit)上,習近平提到三項倡議,並承諾到了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Sydney:在你來看,中共會缺席是想逃避責任,還是想演戲給中國老百姓看,中共對外強硬?彭博社說,中共出人意料地決定不參加氣候變化會議,可能又像中美阿拉斯加會談時,楊潔篪在鏡頭前大罵美國一樣,一旦攝像機關閉,楊潔篪就跟美國進行了「有益的、有利於增進相互了解」的會談。中共一些「戲劇性」的演出是為了國內觀眾準備的,因為北京經常利用通過官媒引發所謂的「愛國」反應。

秦鹏:我覺得這個分析是有道理的,想對主辦國英國一點顏色看看。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中共想給拜登要條件的因素。上星期,拜登邀請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拜登上任之後的第一次國際氣候會議。會議將在4月22日至23日舉行。白宮官員表示,美國希望通過這次會議影響、加快和深化全球治理化石燃料污染的努力。

習近平很可能認為,既然你們有求與我,那麼他就想耍大牌,施壓美國等放鬆對中共的制裁,至少是通過這種方式,釋放一種姿態。

根本上來說,我覺得美國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是一個非常荒誕的決定,因為中共作為世界污染最大的國家,目前的承諾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

Sydney:什麼是碳達峰和碳中和?

秦鹏:所謂的「碳達峰」,就是中共承諾在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長,達到峰值之後再慢慢減下去;而到2060年,針對排放的二氧化碳,要採取植樹、節能減排等各種方式全部抵消掉,這就是「碳中和」。

這個承諾非常遙遠和缺乏誠意。這意味著在此之前,世界上要給中國大量的金錢和就業崗位,讓中共繼續高污染。這也是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原因。

Sydney:有沒有可能,中共也會最終抵制拜登舉行的世界領導人參加的氣候峰會呢?這樣顯示中共更強硬?

秦鹏:可能性很小。中共領導人非常好面子,這麼多的世界領袖參加的峰會,習近平不會輕易缺席。它們還要去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呢。

Sydney:污染最嚴重的,在2030年繼續污染,卻成為領導者。

秦鹏:很荒誕,但是這樣的機會,卻是巴黎氣候協定的這些世界領導人給中共鋪就的路。一起給它抬轎子,卻拉美國當冤大頭,出錢。

Sydney:關於中共現在的姿態,獨立評論人唐靖遠說,中共是在耍「陰陽兩手」,陽的一面,就是故作強硬,做給全世界媒體看,等於是輿論攻勢。陰的一面,就是說一旦轉到閉門會談的私下場合,中共就會立即變臉,滿臉堆笑也好,大把奉送各種禮包也好,總之,讓對方驚喜之餘,還以為中共只是要面子而已,於是順水推舟答應中共條件。

秦鹏:是。世界還是對中共認識不清楚。特別是現在拜登政府把中共當作競爭對手。川普時期的白宮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最近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裡面就提醒拜登政府,中共真正的目標是超越美國,最終要實現社會主義的勝利,和資本主義的滅亡。他引用了習近平的一段祕密演講,來證明這一點。

2013年1月5號,習近平在中共中央黨校的開班儀式上,對中共新一屆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的講話。這段講話被保密了6年,直到2019年3月才發表在中共黨刊《求是》雜誌上,題目叫做《關於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幾個問題》。

習近平在演講中說,「我們黨始終堅持共產主義遠大理想」「關於資本主義必然消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沒有過時」,但資本主義社會有很強的自我調節能力,中共必須做好和資本主義社會「長期合作和鬥爭的各方面準備」,集中精力提高中共的綜合實力,然後為「贏得未來」打下基礎。

這段講話是說,中共從來不是像西方社會想的那樣,要跟自由世界競爭,那樣只是存在一個冠軍和亞軍的問題。中共的最終目標,是要顛覆世界,紅旗插遍世界,把世界變成中共奴役的對象。

Sydney:所以,這種情況下,對待中共,唯一正確的做法,就是自由社會真正動員起來,打擊、削弱中共,而不是與狼共舞。

秦鹏:是。這也可以說是,川普政府用一場血的代價,換來的對中共的認識。特別是去年的大瘟疫之後,中共掩蓋、甩鍋禍害世界,讓川普看清楚了,中共的邪惡從來沒有改變過,這也是後來蓬佩奧等滅共四騎士演講,清晰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呼籲自由世界和中國人民起來改變中共。他還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中共,中共將會改變我們。

Sydney:中共不可能改變。世界需要清醒。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