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喬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護美國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1日訊】「他們取消了《單身漢》(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戰:曼達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們試圖取消福克斯新聞、「同一個美國新聞網」(One American News,也譯作「美國第一新聞網」),「新聞極限」(Newsmax)電視台等;上週,他們試圖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註: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喬丹議員表示。

「我要說,下一個是誰?…每一個關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個關心憲法和《權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須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時候仗義執言。」

喬丹說:「我們必須戰鬥,保護我們國家獨特的價值觀和原則,抵禦左派的取消文化給我們的國家帶來的衝擊。」「我希望他(川普)能再次參選。他在很多方面改變了華府,如果他再幹四年時間,他會繼續做好事。我們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來,我希望他會回來。」

今天記者訪問了美國俄亥俄州第4選舉區的美國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希望川普在2025年能再次成為美國領導人

楊傑凱:我在2021年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大會)上見到了國會議員吉姆·喬丹。

喬丹:好久不見。

楊傑凱:很高興在這裡見到你。有很多很多話題我們可以談論,你在一系列政策問題上都直言不諱。首先,我們來談談這件事,關於這一點對你已經有很多批評。你說前總統唐納德·川普是共和黨的領袖。

喬丹:對。

楊傑凱:為什麽這麽說呢?

喬丹:他是保守運動的領袖,是「美國優先」運動的領袖,他是共和黨的領袖。坦率地說,我希望在2025年他能再次成為我們國家的領導人。

在我們的一生中,在我的一生中,沒有見過哪位總統比川普總統兌現承諾更多。他說他會減稅,他做到了;他說他會放鬆監管,他做到了;他創造了50年來最好的經濟,50年來最低的失業率;退出伊朗協議;把美國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從北朝鮮解救人質回國;重新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修建隔離墻……還有一大堆我現在想不起來的事情。

他到了華府,挑戰沼澤,做了他說要做的事。這就是為什麽美國人民如此欣賞他,因為他為他們、為我們而戰。他當然是我們黨的領袖。

楊傑凱:他遭遇了——坦白地說,你在某種程度上也遭遇了——巨大的報復,對吧?

喬丹:對,華府沼澤不喜歡你來這裡做美國人想讓你做的事。華府沼澤想讓你做沼澤想做的事情。政壇經常發生的事是有人在大選期間會承諾某件事,到了華府,假裝做他們承諾要做的事情,但是其實並沒有做,或者找藉口不去兌現他們的承諾。

川普總統到了那裡,說「我為什麽不做呢?」他真的做了。重申一下,這個國家的中産階級、勞動階層、公民,這個國家的所有家庭,都感謝他。舉個例子,這個人說他要建一堵邊境墻,然後他就去建了一堵墻。他說他會為他們減稅——我的意思是,他們知道他在為他們而戰,他們知道這是真的,他相信他,知道他在為他們擋子彈。這就是為什麽人們如此強烈地支持這位前總統。

楊傑凱:我們談談建墻的事吧。當我很久以前聽說要建墻的時候,我並沒有真的認為會建墻。我只是在這裡實話實說,是這樣的吧?但邊境墻建起來了,至少一部分墻建成了。而且毫無疑問,移民政策也發生了轉變,但(拜登政府)正在改變這些。你對此持批評態度。請你說一說。

喬丹:讓我們說實話吧,40天以來,拜登政府已經開放了邊境,關閉了學校。拆除了南部邊境上 保護國家的墻,但是在國會大廈周圍建了墻來保護政客。坦率地說,我想,我們人民、美國人民認為這不是他們所支持的。這讓他們很沮喪,讓我很沮喪。

不過,這揭示了左派想引領國家的方向和我們在川普總統領導下的方向之間的對比。我希望他能再次參選。他在很多方面改變了華府,如果他再幹四年時間,他會繼續做好事。我們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來,我希望他會回來。

楊傑凱:除了移民方面,你還看到了哪些方面的對比?

喬丹:他們(拜登政府)正在花費1.9萬億美元,近2萬億美元的(紓困)開支,本該用於應對病毒,但是其中91%的開支和病毒無關。

我總是說,最好的刺激就是讓人們重返工作崗位,讓人們重返學校,讓人們回歸正常生活。這是最好的經濟刺激方案。我們為什麽不做呢?為什麽花著納稅人的錢反而讓我們的子孫負債累累?

《選舉法》提案為自己連任買單

當民主黨人試圖增加稅收時,你就會看到這一點。就像我們之前說的,在邊境政策和許多其它問題上,比如HR1,他們的《選舉法》提案,你就會看到這一點。同樣一群人花了1.9萬億美元,而其中91%的錢沒有用於新冠病毒的救濟和協助,同樣這些人現在想讓你為他們連任買單。納稅人得到了什麽,不是嗎?

所以,現在我有幸代表的那些選民,他們繳納的稅款不但要花在荒唐的事情上,還要幫助(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獲得連任?更不用說他們(民主黨人)的提案HR1基本上是把在上次選舉中引起了巨大爭議的一些做法(郵寄投票造成的混亂)法典化、聯邦化了。

這些做法基本上要成為這個國家的常態。所以,這是說明今天美國的左派變得多麽激進的另一個例子。

楊傑凱:據說,HR1將不僅有助於民主黨的選舉,也有助於共和黨?

(註:《HR1法案》為國會和總統選舉建立了一個新的公共籌資制度,法案規定,每位基層選民對候選人的捐款上限為200美元,基金匹配比例為6:1。例如,如果一名眾議院候選人獲得私人捐贈200美元,那麼他將從公共基金中獲得1200美元的匹配資金,這將使其獲得的這筆捐款總額為1400美元。這個公開匹配資金項目(Public match program)的資金來源,是從公司企業向美國政府繳納的刑事和民事罰款以及和解費中,新徵收的4.75%的附加費。無黨派的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計,新的收入來源將在未來10年提供約32億美元的資金。)

喬丹:是的,HR1會被用來資助競選,這是我完全反對的。但是,這是左派一直想要的。他們想用你們納稅人的錢來贏得選舉,繼續打壓那些對你和你的家人有實際幫助的事情。我認為那是錯誤的。如果你要競選連任,你自己去籌款。

《平等法案》並不能促進平等

楊傑凱:另一件你一直在談論的事情,就是最近通過的一項法案,即《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你一直在說,它實際上並不能促進平等。

(註:《平等法案》明確將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納入受保護範圍,同時,保護措施還將擴大到就業、住房、貸款申請、教育、公共住宿和其它諸多領域。)

喬丹:不能,它實際上會破壞你的最基本的自由,即國父們在《權利法案》第一修正案中提到的第一項自由,就是我們的宗教自由權利,即依照你對上帝意願的理解方式實踐你的信仰的自由權利。

該法案直接針對這項基本權利,更不用說對《1972年教育修正案第九條》(有關性別歧視)的破壞,我們都知道,《第九條》幫助了許多女性參加體育運動。在規則委員會和衆議院的辯論中,民主黨人聲稱「該法案中的任何內容都不會損害女性參加體育運動的權利。」

我說,「是,這可能不會損害她們參加體育運動的權利,但是你會讓她們更難取勝。」這正是《第九條》的精神,讓你能夠設定你的目標,勤奮努力,真正實現你的夢想。所以這是一項非常危險的立法,我希望它不會在參議院獲得通過。

楊傑凱:關於《第九條》的討論比較多一些,但這怎麽算得上是對宗教自由的侵犯呢?

喬丹:它在立法中特別指出,在1990年代通過的《宗教自由恢復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基本上是以法定的形式規定你的第一修正案的自由是什麽,捍衛你實踐你信仰的權利,以及政府有何種強制性的理由破壞它。

我總是說,看,第一修正案中提到了幾項關鍵權利:出版自由、請願自由、集會結社自由、言論及政治言論自由。當然,其提到的首要權利是,你有權利實踐你的宗教、實踐你的信仰,國會不得制定任何法律損害這一基本權利。《宗教自由恢復法案》鞏固和強調了這一點。衆議院上週通過的這項《平等法案》在第25頁特別指出,你不能用信仰自由來對抗該法案的措施。這是一個問題,是一個大問題。

楊傑凱:根據你現在所說的,《平等法案》可能會受到憲法上的挑戰。

喬丹:是的,但是我覺得這事不會通過。這是我所希望的。我不認為它會在參議院通過。這是理想情況。在它通過並成為法律之前,你必須在法庭上挑戰它。我們不能讓它通過。

抵製取消文化 拒絕取消美國

楊傑凱:訪談就要結束。你認為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會發生什麽呢?

喬丹:堅持下去,我們的任務是堅持下去。我說過很多次,我最喜歡的《聖經》經文是《提摩太後書》4:7,「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這是一段行動的詩句。我認為這句話很適合我們的國家,因為我總是說美國人不膽小,我們不是懦弱的人,我們是積極、主動、剛強的人。

我們必須戰鬥,保護我們國家獨特的價值觀和原則,抵禦左派的取消文化給我們的國家帶來的衝擊。所以要堅持住,並予以反擊,儘可能阻止左派想要做的事;2022年奪回衆議院,讓(衆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擔任衆議院議長;然後在2024年,川普總統將競選獲勝連任;然後我們重新開始做那些能讓美國變得更好的事情,保護好我們偉大的國家。

楊傑凱:對典型美國人來說,這次會議的主題是《美國無法取消(America Uncancelled)》。你剛剛提到這個取消文化,我們看到它在加速。在你看來,一個典型的美國人該怎樣處理這個問題?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這樣的話語權或者你這樣的能力。

喬丹:退後一步,問自己:下一個是誰?下一個要被取消的是誰?他們取消了《單身漢》(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戰:曼達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們試圖取消福克斯新聞、「同一個美國新聞網」(One American News,也譯作「美國第一新聞網」),「新聞極限」(Newsmax)電視台等;上週,他們試圖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註: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我要說,下一個是誰?

每一個關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個關心憲法和《權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須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時候仗義執言。我在後台見過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的老闆。他們試圖取消他,僅僅因為他說川普總統做得很好。

想一想吧,你稱讚你的國家的總統,左派就要取消你。可是猜猜發生了什麽?這個偉大國家的人都出去購買戈雅食品了。

楊傑凱:他稱其為「抵制性購買」。

喬丹:是的,「抵制性購買」,當你看到有人在地方上發表言論而左翼開始攻擊他們時,捍衛這個人。你必須站出來捍衛你的權利。我們應該這樣做,美國一直這樣做。從長遠來看,我們才會良性發展。

每個人必須抗爭 抵制左派一言堂

楊傑凱:這很引人深思,因為你說的基本上是維護每個人的權利。

喬丹:是的,不管是誰被取消了。我們說的不只是保守派人士。我的一個朋友,他已經離開國會,非常左,叫丹尼斯·庫西尼奇(Dennis Kucinich,註:前俄亥俄州國會議員)。但庫西尼奇是一個老派的自由主義者。他真的相信那些左翼的東西。

我認為他錯了,他認為我錯了,但我們是朋友,因為他相信第一修正案。這就是他的態度:讓我們握手,讓我們辯論,誰贏了就贏了,然後我們再討論下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再回來討論這個問題。這是一場公平的辯論。

他不贊成「取消」保守派人士,我也當然不贊成「取消」那些自由派人士。我只是想要一場誠實的辯論,因為如果只允許一方發言,第一修正案就不可能發揮作用。如果只有左派才能定義什麽是言論,你就不能有言論自由。

這是這個國家發生的最可怕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就第一修正案進行真正的辯論,如果你不能説話,你怎麽能贏呢?你將如何贏得關於稅收的辯論?你將如何贏得關於邊境安全的辯論?如果只允許一方說話,你如何能在關於公共政策問題的辯論中獲勝?這就是為什麽我們必須抗爭,這比什麽都重要。

楊傑凱:最後,你還有什麽想法嗎?

喬丹:沒有了。

楊傑凱:好吧,祝你心情愉快!

喬丹:你也是,謝謝你!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