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師王國英癱瘓在床 北京平谷區警察仍不斷騷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1日訊】北京市平谷區退休教師王國英,因修煉法輪大法,曾遭勞教迫害,被迫做奴工,被拳打腳踢對待。如今王國英因長期被迫害已致癱瘓,但警察仍不斷上門騷擾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今年69歲的王國英,是平谷中學退休教師,家住北京市平谷區海泰家園。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曾遭中共洗腦班和勞教所迫害,在中共迫害中,丈夫和女兒受驚嚇,丈夫已去世,女兒得抑鬱症而輟學。現在王國英癱瘓在床,仍遭平谷區警察不斷騷擾。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國英聽到有人敲門,保姆開門後,三個人未經允許闖入,其中兩個警察,一個姓王,稱自己是新調過來的轄區片警(警號:061925),一個人開著執法儀,另一個人拿著手機非法拍照。

他們說要核實王國英家保姆的身份,於是,拿著照片,問保姆是哪裏人?是不是照片上的人?如果拒絕回答,就要強迫保姆去派出所。他們向保姆索要電話號碼,保姆說不記得。他們就強行拿起客廳中正在充電的手機,給另一個警察的手機打過去,以顯示電話號碼。然後,又開抽屜查看。他們沒有出示證件,也沒有搜查證,是非法搜查和審問。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王國英家來了兩個人,一個男的身穿警服,一個便裝女人,他們進到因癱瘓臥床不起的王國英家,擅自到各個房間查看,給王國英照相,還給在廚房做飯的王國英的外甥女楊小鳳照相,此前她們還被多次騷擾過。

二零一八年,平谷區十九人次的法輪功學員遭上門或電話騷擾,其中,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兩個警察,由一個可能是社區工作的女的帶著,到王國英家中,王國英其時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還給她用執法儀錄像。

這樣一個飽受迫害的家庭,平谷當地警察卻經常去騷擾,使王國英的狀態反反復復,幾度出現危險。

修大法做好人 遭洗腦班和勞教所迫害

王國英在修煉大法以前,身體雖然沒有甚麼大病,但是頭疼腦熱,感冒發燒,這兒長個包、那兒發個炎的,也是個常事。那時候,她和公婆、小叔子等人的關係比較緊張,所以自己平時很少回家。

王國英修煉大法後,心情越來越好,自己身上的那些毛病也都不翼而飛了,與公婆小叔子的關係也漸漸的融洽了。在婆婆生病期間,王國英真的是把婆婆當成自己的親媽一樣照看著,每到週末,都帶上禮物去看她,伺候她,給她洗頭、洗衣服、做飯等。婆婆很感動,經常跟別人說,我這個兒媳婦比我的親生兒子都好。

可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心存妒嫉,利用他一手建造的恐怖辦公室「六一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誹謗污衊法輪功;還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陷害法輪功,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對法輪功的仇恨。

二零零一年初,王國英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到北京向政府講清法輪功真相,被天安門警察綁架,被分流到保定看守所,幾天後,被放回,在北京西直門車站等車時又被警察綁架到西直門車站收容所,後平谷公安局接回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然後又兩次被劫持到樂政務洗腦班迫害。他們敲詐了王國英四千元所謂的「培訓費」,同時王國英的單位還扣發了她兩個多月的工資。兩次加起來八千多元。

在勞教所期間,警察每天給王國英洗腦,強迫「轉化」,如果不「轉化」,他們就安排打手們強制「轉化」,並且體罰、罰站,不讓坐,不讓睡覺,如果不按他們的要求做,他們就拳打腳踢。除此之外,王國英還被迫做奴工,每天都被安排的緊緊張張的。

另外強迫她吃藥,不管有沒有病,只要他給王國英「量出」的血壓有點偏高,就必須得吃藥,不吃就把王國英送到醫院迫害。有一次,王國英沒吃藥,他們就找來十幾個打手迫害王國英,直到他們把藥灌下去為止。

還有一個女警察威脅王國英說:你以後再不吃藥,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投到男人房間去。此話出在一個女警察之口,如果沒有江澤民的迫害政策給撐腰,她一個小警察敢這麼說嗎?

就這樣,王國英在勞教所裏被迫害一年零九個月,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才被放回家。

在王國英被迫害期間,單位扣發她工資,六一零和警察等人還一次次到王國英家裏來騷擾、恐嚇,王國英的丈夫和女兒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丈夫出現了腦血栓,女兒也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抑鬱症,爺倆都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了。

在王國英被非法關押勞教期間,都是王國英的外甥女楊小鳳照顧他們爺倆的生活。王國英回家後,他們爺倆的身體才有所好轉。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興谷派出所的警察又把王國英和她的外甥女楊小鳳一起抓到興谷派出所,因為王國英的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們才把王國英送回家。

隨後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平谷教委和她單位的領導,一起到王國英家中騷擾,迫害,「轉化」王國英,他們合夥來了兩、三次,後來又責成單位的領導來「轉化」王國英。他們一看「轉化」不了王國英,就不分晝夜二十四小時,連人帶車到王國英家樓房的窗外蹲坑,跟蹤王國英,王國英去哪裏,他們就跟到哪裏。

王國英家裏有兩個病人,老伴和女兒,企圖「轉化」王國英的人他們都全然不顧,嚴重的影響了王國英家人的正常生活。因為他們對王國英的迫害,王國英的丈夫心情很不好,老想哭,哭了好一會兒,他們也不問,也不管。

後來,王國英跟他們說明了丈夫的身體情況,讓他們出去的。王國英的女兒也因為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和王國英單位對王國英的迫害和騷擾,抑鬱症加重,每天把自己關在屋裏,不敢出來見人。

王國英的女兒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大家公認的好孩子,她曾經是王國英所在學校的中考狀元,她的高中是在北京四中念的,硬是被江澤民的迫害,把孩子的前程給毀了。

多年前,她的外甥女楊小鳳也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經歷八次綁架,累計八年多時間,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曾生命垂危、精神恍惚和失憶。

王國英的丈夫曾經得到楊小鳳照顧,在楊小鳳被迫害後,他由於恐懼,壓力大,而半身不遂。三、四年前,在聽到楊小鳳又被迫害的消息時,當時癱坐地上,並於不久去世。王國英在親人遭受如此痛苦之下,精神受到刺激,隨之也半身癱瘓、神志不清。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北京退休教師王國英癱瘓在床 仍遭警察騷擾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