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託爆雷 大股東竟然與周永康餘毒有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2日訊】四川信託公司爆雷案持續發酵,該案涉及金額252億元人民幣,8000多名委託人受損失。有投資人日前披露,四川信託「涉黑涉惡」,大股東劉滄龍黑社會頭子劉漢的堂弟,而周永康曾是劉漢的保護傘。

據大紀元4月1日報導,四川信託從去年6月爆雷以來,投資人持續維權,有的去川信大廈,有的去四川銀保分局,有的去北京維權。近日,中共四川銀保監局對四川信託罰款3490萬元,官方指控四川信託存在13項違法違規事實。

大陸金融案爆雷的事情常見,但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由四川省信託投資公司、四川省建設信託投資公司整頓重組的,有銀保監局監管的四川信託公司的大股東,竟然是黑社會頭子劉漢的堂兄。劉漢在2014年因黑社會組織罪等罪名被判死刑。

劉漢的堂兄劉滄龍是「宏達系」實際控制人,川中知名富豪。宏達系涉足礦產、金融、地產等產業。宏達系下屬的宏達集團和宏達股份合計持有四川信託54.2%的股權。

就在劉漢被處死的那一年,劉滄龍也因捲入官員貪腐案而長期「失聯」,2016年9月一度露面後又處於失聯狀態。劉滄龍消失期間,宏達系由其長子劉軍主持大局。

四川信託被指背景複雜「涉黑涉惡」

一名身份為現役軍人的四川信託投資人吳梅(化名)告訴大紀元,四川信託背景複雜。該公司「涉黑涉惡」。爆雷跟「周永康的餘毒沒有肅清」有關係。「因為劉滄龍的堂弟是劉漢,劉漢不已經被槍斃了嗎?他們都是一個家族的,都是家族企業。周永康原來不就是劉漢的保護傘嗎。」

劉漢與周永康的長子周濱是生意合作夥伴。與劉漢相關的大多數犯罪案件都發生在四川省,周永康曾於1999年至2002年擔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在周永康父子的幫助下,劉漢成為5家境內外上市公司和三十多家企業的老闆。在周永康和劉漢被捕後,周濱也被逮捕並被判刑18年。

四川信託「涉黑涉惡」的一個方面是,它是政府官員的「養老後花園」。吳梅說,「四川信託的那些高管之前都有在四川金融局,包括銀保監局工作過的經歷,可以說四川信託是這些政府官員的養老後花園了。比如說他原來在四川銀保監局工作,那麼他整個的這個流程,金融漏洞,他們都掌握得非常清楚,到了四川信託工作之後,肯定會替四川信託來運作,為什麼這麼多年了,它的龐氏騙局,它的這個雷這麼大,為什麼國家一點都沒有發現呢,可以說它是鑽了很多漏洞。銀保監局瀆職是一方面,四川信託應該也是鑽了很多空子。」

老百姓相信信託公司有「國家監管」,殊不知這些「監管人」跟「被監管者」互相勾結。吳梅購買四川信託產品之前還跟丈夫商量。「我說還買嗎?四川信託負面的消息也很多,他說沒有事,全國才六十八家,一點問題沒有,有國家監管呢,有銀保監局監管呢,你怕什麼呢。但是有監管的反倒還出了問題了。」

在爆雷之後,面對投資人的追責,四川銀保監局是如此搪塞的:「我們人手少,我們根本就沒有時間來監管。」

四川信託跟監管部門是利益共同體

另一名投資人唐建(化名)告訴大紀元,四川信託跟監管部門是利益共同體。「它和當地的銀保監已經形成了利益共同體,現在是賊喊捉賊的狀態,它成立的所謂工作組,根本沒有化解風險,而且在最近的這一次四川省的政府會議上還大唱『讚歌』,宣稱已經成功化解了風險,清償了債務。它說的完全是沒有根據的東西,事實在這擺著呢,它居然敢這麼說。」

據財新網報導,四川信託自稱公司目前資金窟窿為250億元左右,但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審查後認為其資金窟窿在300億左右。

從公開信息來看,此輪暴雷的產品幾乎均為TOT產品。而所謂的TOT,即「信託中的信託」,其運作方式為:信託公司成立一隻信託產品,然後將信託資金投資於其它信託產品、資管計劃等,層層嵌套下,也直接導致投向模糊。

有四川信託資深工作人員向《財經》透露,四川信託TOT產品的操作模式大多是這樣:信託項目出現風險無法兌付後,用TOT產品資金來接盤,有些項目後來能夠回款,有些項目就一直在資金池裡「滾」,依靠後續投資者投入的資金兌付前期產品。這就是所謂「借新還舊模式」,也叫「龐氏騙局」。

四川信託號稱有四十多個項目,比如說什麼景天、景江、芙蓉啊,申新啊,但是吳梅說,「這個項目就是起個名而已,都是假的。」

「所有的這個錢基本上是扔到一個大缸裡一樣,然後比如說你的到期了,該給你兌付了,從這個缸裡拿出錢,給你兌付,然後大股東還上缸裡拿出錢他自己來用,挪用資金,所以說這裡面很亂,它根本沒有拿去投資,融資。」

這些錢甚至可能被拿去行賄官員了。吳梅披露,爆雷之前,公司也會先把官老爺的錢還上。「有人關係挺硬,有把錢提前拿出來了的情況,比如說兩會代表、理財經理啊,(四川信託被)處分之前他可能就給拿出來了,或者是剛爆雷的時候。還有北京後海的那個項目啊,那應該涉及到官二代,那可能就整體兌付了。北京還有投一個億的呢,還有銀行行長,副行長投的呢,錢是不是正路都不好說。」

吳梅說,3月30日有六十多名投資人到銀保監會抗議,結果被抓進久敬莊,到3月31日還有25個人沒放出來,懷疑這些人可能被拘留了。這些人「30日下午本來打算去四川駐京辦,但是警察特別多嚴陣以待,就去了銀保監會,還是被警察拽到了大客車上,拉到了久敬莊救濟中心。」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