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共產黨向中共效忠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revor Loudon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現在是1930年代的重演。美國共產黨現在對中國共產黨,就像當年對斯大林和強大的蘇聯共產黨(CPSU)一樣,充滿奴性的崇敬。

曾經無恥地臣服於蘇共的美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USA,英文縮寫CPUSA),現在已經轉向中共表忠心。

3月10日,美國共產黨高級代表團與中共高級官員舉行了線上會議。美國共產黨官網報導了這一消息,美國共產黨(以下簡稱美共)國際部與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以下簡稱中聯部)「舉行雙邊會議,慶祝和討論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

美共聯合主席羅薩娜·坎布隆(Rossana Cambron)和美共國際部書記阿爾瓦羅·羅德里格斯(Alvaro Rodriguez)率領美國代表團參加了此次會議。

儘管是一個小黨(目前估計有5000名黨員),但美共代表團得到了中共官員相當的尊重和興趣。

美共的組織工作者和勞工歷史學家托尼·佩奇諾夫斯基(Tony Pecinovsky)向中共官員介紹了美共自1919年成立以來一百多年的鬥爭史。

來自紐約的麥科爾·大衛·林奇(Maicol David Lynch)告訴中方主持人:「美國大多數年輕人對社會主義持積極態度,特別是在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政治競選活動之後。美共吸引了很多年輕人的關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申請入黨。」

中聯部的周某回顧了一個世紀以來的美中關係:「我們記得在抗日戰爭時,美國人民是如何前來幫助我們的,我們記得在抗戰期間美國共產黨對中國共產黨的聲援。」

中聯部委員尹春(Yinchun,音譯)則吹噓中共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我們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使數百萬人擺脫了極端貧困,到2035年,人們會有更高的生活水平。」

2019年2月28日,中聯部在北京舉辦了主題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與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的萬壽論壇。美共的發言本來由坎布隆準備,但由於生病由來自俄亥俄州的艾琳娜·史塔克(Aleena Starks)發表。

「感謝邀請我黨參加學習,了解貴國的許多重要發展。我帶來了我黨全國委員會的問候,祝願你們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事業中一切順利。」

201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期間,時任美共主席約翰·巴切特爾(John Bachtell)和卡羅爾·威德姆(Carol Widom)訪問了中國,並出席了紀念卡爾·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

一些美國共產黨員在中國工作,宣揚中共的宣傳路線。他們的文案讓人聯想到1930年代的西方諂媚者,以及他們對斯大林時代蘇聯的「偉大成就」毫不掩飾的讚美。

休斯頓的共產主義者伊恩·古德魯姆(Ian Goodrum)是《中國日報》駐北京的作家和數字編輯。

2018年10月,古德魯姆在美共的新聞網站「人民世界」(People’s World)上寫道:

「中國和其它共產黨統治的國家獨立自主,他們能夠規劃自己的發展路線,抵抗帝國主義的侵略。它們沒有受到使許多發展中國家陷於貧困和債務中的嚴格限制,這些限制遵循了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分析的同樣的利潤提取規則。」

波士頓激進人士伍淡然(Dylan Walker)是美共瓦爾登工人俱樂部(Walden Workers Club of the CPUSA)的成員,目前是北京語言大學國際政治專業的研究生。

2017年10月14日、15日,伍淡然和波士頓美共的同志瓦迪·哈拉比(Wadi』h Halabi)在北京參加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第八屆「世界社會主義論壇」(World Socialism Forum)。根據波士頓美共的說法,「這次國際會議的主題是紀念俄羅斯十月革命100周年,並將其經驗教訓應用到『偉大變革時代的時代特徵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研討中。」

同月,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發表了對伍淡然的專訪,據香港英文網絡媒體「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報導,該專訪在中國視頻平台「秒拍」上有7.8萬次瀏覽量。

伍淡然在採訪中說,他在2012年第一次訪問中國時,受到了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思想的啟發:

「我認為共產主義是最先進、最理想的社會政治制度。我們只是想確保每個人都能獲得基本的福利和權利。……我第一次來中國時,購買了中英文版的《毛主席語錄》。回美國後,我幾乎每天都看,上課時一直帶著它,下課後有時間我就看。如果不是學了這些名言名句,我也不會加入美國共產黨,所以,毛主席和中共在我心中有著特殊的地位。……

「我欽佩現在的中共,尤其自習近平主席上任以來,全國範圍內打擊腐敗……每次我瀏覽《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的網站,幾乎每天都能看到貪官被抓的報導。……可怕的是,共產黨員可能對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產生懷疑,然後失去這種信仰和信念。正如習主席之前所說,有些共產黨員精神缺『鈣』,即缺乏對共產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信仰。」

來自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共產黨人羅伯·麥克艾爾文(Rob McElwain),在2017年10月的臉書帖子顯示,哈拉比也與中共關係密切:

「過去十幾年來,哈拉比一直是中國政府的特別顧問。他前往中國,與中共的高層人士見面,就執政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向他們提建議,(同時告誡中共)不僅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原則,還要保持權力的根基——人民。」

2021年3月,美共代表團承諾,將致力於「世界和平、國際團結與合作,而不是國際對抗」。

用共產主義的術語來說,「世界和平」只是指不抵抗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統治。如果美國與中國展開全面軍事對抗,美共會怎麼做?

2010年12月4日,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尼拜爾·普羅克特馬克思主義圖書館(Niebyl Proctor Marxism Library)刊登了一則美共讀書小組的廣告,回答了這個問題:

「美國政府一直在對中國的經濟和包括軍事在內的社會其它方面進行直接挑釁。……如果允許這些對抗全面展開,……將要求我們所有人拿出新的幹勁,在另一條、可能是最大的國內戰線上進行反對美帝的鬥爭。」

換句話說,美共可能會在美國本土為中共而戰。

如果拜登政府真的想要找出這個國家危險的內部敵人,只需要看看美共就行了。

原文:Communist Party USA Affirms Loyalty to Beijing發表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特雷弗·洛登(Trevor Loudon)是新西蘭作家、電影製片人和公共演說家。三十多年來,他研究了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潛移默化的影響。他以其著作《內鬼:美國國會中的共產黨員、社會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和同類主題的記錄片《內鬼》而聞名。最近出版的書籍是《白宮紅人:2020年競選美國總統的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和安全風險》(White House Reds: Communists, Socialists & Security Risks Running for U.S. President, 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