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南海撞機20年 歷史重演迫在眉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2日訊】20年前在中國海南島專屬經濟區上空,中美兩國軍機發生空中相撞事故。如今在美中對峙的緊張氛圍中,兩國能否會重蹈覆轍引發討論。近日,有美媒專訪時任美國國防部主管中國與台灣事務的官員石明凱,分析了南海局勢及美中爆發戰爭的潛在風險。

中美軍機相撞事故發生於2001年4月1日,美國EP-3偵察機在南中國海上空執行偵查任務,返回日本沖繩基地途中,中共派出2架殲-8II戰鬥機,危險高速貼近飛行,隨後撞上美軍偵察機。

中方的殲-8戰鬥機墜毀,飛行員王偉跳傘後下落不明,後被官方宣稱死亡。而美軍的EP-3型偵察機則迫降在海南島的陵水機場,機組人員則被扣留在當地達11天。

中共當時還指責美國飛機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降落在中國機場。3個多月後,中共才讓這架美國飛機在被拆卸之後,裝上一架俄羅斯大型運輸機運回美國。

EP-3偵察機能截聽電話和無線電通訊,並能監察雷達、紅外線和其他武器追蹤系統。當時美國擁有11架EP-3間諜飛機。

王偉愛炫技且膽大妄為

4月1日,自由亞洲報導說,中美軍機相撞的前幾個月,美軍EP-3偵察機隊就對駕駛編號81192殲-8戰機的飛行員王偉印象深刻,他不顧國際守則危險飛行,2000年底美國就提出過正式抗議。

記錄美軍的影像檔案中,美國海軍飛行員的談話顯示,事故發生時,編號81192殲-8戰機,危險高速貼近飛行,距離EP-3偵察機僅20英尺了……,當時看起來是因失速控制不住了。

報導說,事過境遷二十年,時任美國國防部主管中國與台灣事務的官員石明凱(Mark Stokes)還清楚記得自己接到撞機意外通知時的反應,「我那時心裡第一個反應就是,是王偉嗎?果然,真是他,他最終還是越界玩命了。」

從空軍退役的石明凱90年代派駐北京,擔任美國駐華使館助理武官。

石明凱解釋,美軍執行南海任務的飛行員與五角大樓辦公室裡的相關負責人早就注意到王偉,他的飛行方式非常挑釁,有人叫他「熱狗」、愛現狂。美軍文化中,常以「熱狗」來形容愛炫技且膽大妄為的對手。

中共操控信息將撞機事故推給美國

石明凱強調,20年前的那場撞機意外,美軍當時是在南海國際空域飛行,但他不會把全部責任都歸咎於王偉一人。關鍵是戰機的地面控制組是誰給他下的指令?他聽命受控制的程度有多高?中共軍隊的指揮系統又是怎麼運作的?當時,美方並不清楚。

石明凱表示,如果說美國從那次意外學到什麼,那就是中國操控信息的方式和國內政治有關。在中共軍隊層層上報的體統中,當時有人刻意、有目的地操控信息,說美軍EP-3偵察機故意撞殲8,都是美國的錯。

而美國當時堅守的原則,則被中共操控的國內媒體與喉舌解釋成美國有意道歉認錯。

當時上任不到100天的美國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時任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都對王偉的喪生及他的家人表示「遺憾」。

鮑威爾受訪時強調,表達遺憾不代表美國做錯。 EP-3偵察機機長奧斯本(Shane Osborne)也在記者會上堅定指出,「我們做得對,我們這一方沒必要道歉。」

在南海,歷史場景重現?

報導說,20年過去,相似的歷史場景重現,美國拜登新政府上任,面對中共更咄咄逼人、全面且多元的舉動,美國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的任務沒放鬆過。

五角大樓提供給的數據顯示,在南海,拜登政府上任兩個多月來已執行兩次航行自由任務(FON);前總統川普(特朗普)主政4年,美軍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任務多達30次。

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倡議項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表示,在美中南海撞機20年之際,美中兩國都非常清楚雙方升級為軍事衝突的危險性,刻意的軍艦衝撞或是軍機撞擊應該不太可能發生。

波林認為,中國海上民兵船引發的意外,有可能導致局勢升溫。

今年初,中共再次在南海擺出「造島建礁北京強」的態勢,直逼菲律賓家門口的專屬經濟區(EEZ)海域。近期,又有200多艘載有中國民兵的漁船,持續集結在有主權爭議的南沙群島牛軛礁。中共聲稱,「暫時躲風雨」。

專家:中共以大欺小企圖鯨吞南海

波林表示:所有的南海主權聲索國應該擔憂的就是,中共現在是鐵了心要「以大欺小」、憑藉「數量上的優勢」來控制南海海域與空域。它可以派出更多民兵漁船,或是數十艘中國海警船來恐嚇南海上各國進行的油氣探勘作業。

波林說,如果南海的競爭變成人多就對,那對東南亞各國,還有美國的區域盟邦來說,都是壞消息。

牛軛礁位於南沙群島海域、菲律賓巴拉望島以西,包括中國、菲律賓、越南都聲稱擁有其主權。中國漁民不去中國在南海島礁已蓋好的庇護所,為何選在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上躲風雨?

菲律賓除每天派戰機飛越船隻集結上空,要求中共立刻全面撤離非法集結的船隻。

白宮3月31日晚發新聞稿,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已與菲律賓國安顧問埃斯佩隆(Hermogenes Esperon)通電話,重申《美菲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南海,美菲兩國除將密切配合、共同應對南海挑戰。

專家:中共興風作浪,從南海台海到印太

台灣的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黃宗鼎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對中共的軍事布局來說,今年整個區域安全局勢也都有隱憂,緬甸就是一個不確定因素。

他說,中共在東南亞的軍事布局有三個層次,一個是陸上的邊區安全;二是南海上的武力投入;三則一帶一路。對中共來說,從大方向來看,和緬甸有關的是第一層和第三層……,緬甸局勢關乎中共在皎漂港的軍事基地建設。

他提醒,該軍事基地負責監控印度的安達曼港,這和整個印太安全大局也有相關。區域與周邊國家的局勢若不穩定也不是中共的利益,從緬甸到南海,中共得考慮清楚究竟想要什麼樣的區域環境。

石明凱認為,南海和台海是美中可能發生意外、擦槍走火的引爆點,如果是因為某種誤判造成意外,緊張局勢升高會出問題,但若發生在台灣,後果可能更大,關鍵在於中共以黨領政、黨又指揮槍,中共對台灣的意圖是什麼?

在石明凱看來,「在中華民國現有憲法架構下,台灣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海兩岸有兩個合法政府,這就是現狀,而想改變這個現狀的是北京。」

波林則認為,美國需要更全面宏觀地看待中共造成的軍事威脅,從東海、台海到南海甚至是與印度的邊境衝突,如果只看到這些點與現象會放錯重點。

他說,美國需要有更長期的戰略準備,並搭配外交與經濟上的施壓來說服北京,美中雙方更需要建立能降低緊張局勢的熱線機制或協議,一旦在台海或是南海重演2001年的意外場景時,等到習近平親自指揮布署,為時已晚。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