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黨委副書記劉君臨終前的懺悔

文: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劉秀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2日訊】回想起我的前夫劉君(曾用名劉軍),他生前迫害法輪功而造下的罪業,他臨終前的懺悔,仍然是歷歷在目,發人深省……

劉君,原來是河北省淶水縣文化館的一名演員,以演唱西河大鼓、京東大鼓、相聲等曲藝為專長。後來,劉君考取到文化站,沒有任何社會背景的支撐,劉君先任永陽鎮文化站站長,後任鎮政府辦公室主任,又任永陽鎮副鎮長,之後,任永陽鎮邪黨黨委副書記,退休前,任淶陽社區副主任。

我和劉君原是結髮夫妻,都在永陽鎮政府上班,我在司法所工作。一九九六年初,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內,胃病、神經衰弱、做噩夢、腎結核、尿毒症、肺結核、腦炎後遺症等十幾種病全都好了,體重由七十多斤增加到一百零五斤。

參與迫害法輪功 福祿泡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那時劉君任永陽鎮邪黨黨委副書記。因我不放棄大法修煉,為了「轉化」我,作為丈夫的劉君,聽命於縣鄉兩級政府機關和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使,常常對我大打出手,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臉上、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他還用離婚要挾我,鎮黨委政府以開除我工作要挾我。

二零零一年三月,就在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劉君和我離了婚,我還沒出看守所,沒拿到離婚證書,劉君就再婚。

正好那時,一位親戚找到我母親,想介紹劉君去當鎮長,說:「這回可好了,劉君可以升正職了。我的一個同學在三坡鎮任書記,想調一個有魄力的鎮長幫他。我說,我有一個親戚叫劉君,現在永陽鎮任副書記。他年富力強,很有魄力,把他調過來。」三坡鎮鎮長很高興,說:「找個時間,把組織部的人找上,在一起吃頓飯,把組織關係調過來就行了。」

我媽說:「哎,好是好哇,可是劉君已和秀鳳離婚了,現在秀鳳還在看守所關著呢。秀鳳還沒拿到離婚證,劉君就又結婚了。」我的親戚生氣的說:「算了吧,他這官是當到頭了,這個線我也不牽了。人家一看因為妻子煉法輪功,就和正在被關押的結髮妻子離婚,這不是落井下石嗎?人家也不敢接受這種人哪!」

退休前,劉君也僅僅是淶陽社區的副主任,等於是降了職。

一張「榮譽證書」曝光劉君參與迫害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三月,劉君再婚後不久,得了腦血栓,留下了後遺症,走路一瘸一瘸的,臉浮腫的走了形。二零一四年初,劉君又與再婚的妻子離婚。

二零一五年七月,劉君再次嚴重腦出血,出血量超過腦中樞線。在淶水縣醫院,醫生在他頭上鑿了個洞,把瘀血抽了出來。醫生說這種情況的最終結果,一個是生存期很短,也許幾個月或一年半載;一個是成為植物人。我兒子找到我,讓我照顧他父親。

我在照顧劉君期間,給他整理書籍時,偶然發現一張中共河北省淶水縣委員會,曾給時任永陽鎮黨委副書記的劉君頒發的「榮譽證書」,內容是:劉君在二零零零年度「解決和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中成績「顯著」,二零零一年三月被評為「先進個人」。

劉君得到「榮譽證書」的時間,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時期,也正是他和我離婚的時期。

在淶水縣委、政府、政法委、「六一零」的施壓下,劉君曾經往死裡打我,逼我放棄法輪大法修煉,逼迫我和他離婚。劉君也參與了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

中共這一張所謂的「榮譽證書』足以使他興奮不已,助長了劉君跟中共惡黨走,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這張「榮譽證書」既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鐵證,也等於同時給劉君這個生命下了一份「死刑判決書」。在他的影響下,原淶水縣永陽鎮派出所所長也和修煉法輪功的妻子離了婚。

劉君的懺悔

二零一五年七月,劉君再次嚴重腦出血,我在淶水縣醫院照顧他期間,我給他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他很快就醒過來了。出院後,劉君徹底的癱瘓在床了。

回家後,前期,他的意識還是很清醒的,他總是自言自語的說:「共產(邪)黨騙了我,我上了共產(邪)黨的當了。」我問他:「共產(邪)黨怎麼騙了你?」他說:「這些年,搞計劃生育、徵收公糧、徵收稅款,樣樣工作我都是沖在前,賣著命的給共產(邪)黨干。鎮壓法輪功,我連你都不要了。到頭來,我是妻離子散,連個正職都沒有,現在共產(邪)黨還欠著我好幾年的工資還沒給。共產(邪)黨就是卸磨殺驢。我真後悔為什麼對共產(邪)黨那樣死心塌地?」其實,劉君給中共乾的越多,犯下的罪業越大。

他說:「《九評共產黨》說共產黨是邪教,是魔鬼,說的一點都不錯,把共產黨的邪惡說的是淋漓盡致。中共是邪透了。當時,他們(指縣政法委、「六一零」和鎮黨、政主要人員)讓我把你打殘了,說寧可養個傻子、瘸子,也不能讓你再煉法輪功。也不讓你到處跑,因為你的目標太大,影響力太大。我當時就是想保護你,也保護不了。我也不願意打你,可是我不打你,他們會打你,他們打的更狠。每次他們把你抓到靶場或黨校迫害時,小策(註:我們兒子)和我晚上都抱頭痛哭。

咱們離婚後,小策一路嚎啕大哭:叫我媽回家!叫我媽回家!晚上,他高燒到四十度不退,孩子是急火攻心哪,差點死了。為了有人管孩子,不得已,我才再婚。可是,從此兒子承受了天大的打擊。鎮政府大院的人、親戚們、老師、同學們,都對他另眼看待,甚至歧視他。我下鄉去,把他寄養在別人家裡,他成了野孩子。現在兒子好不容易成家立業了,我再也不叫小策從政了,跟著共產(邪)黨都沒有好下場。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我也斷斷續續的跟你煉了兩年。可是,我經不起共產黨的迫害,我也不能丟了我的工作。」

由於劉君腦血管不斷的滲血,他不斷嚴重的抽搐,身體逐漸的萎縮,一隻手像麵條一樣軟,不能拿東西,另一隻手嚴重收縮,攥成拳頭,再也伸不直了。

他非常後悔的說:「我這都是報應啊!我罵過李老師,罵過大法,燒過大法書、毀壞過李老師的法像、講法錄音帶、錄像帶。我還往死裡打你。」

劉君的醒悟

我每天給他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或者和他一起學法。不斷的播放《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解體黨文化》、神傳文化等音頻。

我問他:「你願意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嗎?」他說:「願意,我早就想退出來了。」我又問:「你願意發表聲明,向大法師父和大法認錯嗎?」他說:「我願意。」我幫他寫了《嚴正聲明》。我問:「你願意控告惡首江澤民嗎?」他說:「願意。這個魔頭可把我害苦了,用我的真名實姓控告。」我寫好後,念給他聽,他很滿意。我幫他把訴江狀發到了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法院。

我說:「你病好後,先做什麼?」他說:「我先去救人,我把我們這一批鄉鎮裡退休的入過黨、團、隊都給他們退了。還有,我還要繼續煉法輪功。」

劉君說:「當我看到神韻晚會中那個金水橋和天安門城樓的一幕時,我就哭了。我曾經在夢中夢見過這一幕:我拿著一塊黃布,上面寫著字。我飛向天安門城樓,把這張黃布掛在了城樓上。我想,我也應該去天安門證實大法,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掛在天安門城樓上。可惜,我不但沒有維護大法,還破壞了大法。共產黨這個惡魔把我徹底的毀了,我再也回不了我的天國了。我辜負了李老師的期望,辜負了我天國的眾生。你好好修吧,一定要跟師父回家!」說著,他就哭了。

劉君在悔恨中走完餘生

雖然大法師父給劉君延長了壽命,但是由於他的罪業太大,身體狀況不斷的惡化。他的腦血管不斷的出血,每出一次血,他就往死裡抽搐。一次抽的最厲害的時候,他的上下牙死死的咬住了舌頭,把舌頭都咬出了血。我怕他把舌頭咬下來,就用鐵勺和改錐撬開他的牙,在上下牙之間放了一根筷子。

後來劉君抽的越來越頻繁,他感到了生命的危機。他總是說:「你別離開我,你別離開我,我好像隨時要死去。」我安慰他說:「我不離開你,我時刻都在你身邊,你會好起來的。」

隨著劉君身體的惡化,他的神志時而清醒,時而糊塗,身體瘦的像個木乃伊。他一陣陣悽慘的叫喊:「哎喲,他們把我捆起來打我,我好疼啊!你快拉開他們哪!快著,救救我呀!」我說:「誰打你呀?」他說:「兩個穿著黑衣裳的人,拿著棍子打我呢!」

有時他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哎呀,我好冷啊,這路上好黑呀,一個人也沒有。我好害怕呀,你跟著我走吧。」我說:「我不跟你走,你應該跟我走。」他說:「可是我不往前走不行啊!」

劉君臨終前,表現的更讓人恐怖。他大聲喊著:「媽媽!媽媽!你接我來啦?!」我說:「你認得你媽嗎(他七歲時母親就去世了)?穿的什麼衣服?她在哪?」他指著屋頂東邊說:「我媽在那兒呢,穿著一身白衣服。她說她接我來了。」就這樣,他晝夜不停的喊了三天三夜的「媽媽!」直到嗓子喊啞了。醫生說,已經沒有什麼辦法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的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樣,我把因腦出血癱瘓三年多的劉君扶起來,準備餵他飯。我開玩笑的跟他說:「小策(我們的兒子)這兩天也沒回來看你,等他回來,咱們打他一頓。」他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點了一下頭。瞬間,劉君眼睛一閉,整個乾枯黃灰的臉像帷幕一樣「唰」的落了下來,也就是一秒鐘。我使勁的喊他:「劉君!劉君!」可是,他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他就這樣匆匆的走了。逝年六十五歲。

劉君,這個為共產邪黨賣命,想通過迫害法輪功從而得到升遷,卻反被欺騙,背著一身的罪業、懷著悔恨,遺憾的走完了他的餘生。

劉君死後,身體很綿軟,不象生前那樣僵硬。送往太平間的時候,他的一隻胳膊軟軟的、一擺一擺就像活著的人。如果劉君不被中共邪黨欺騙、逼迫,不迫害法輪功、不迫害我,他就不會落到如此悲慘的下場。

好在劉君懺悔了,退黨了,起訴了江魔頭,消去了很多罪業。有一次,我夢見他:看見他滿面紅光,但個子矮小,身高頂多一米六,已不是一米七五的大個子了。他正在看幾個人下象棋,他看了我一眼,也沒說話。看起來,劉君活的還算開心。可見他沒下地獄,去了不同的空間,我想這與他生前的悔過有關。

後記

這篇文章主要是寫給那些曾經和還在死心塌地迫害法輪功,為共產黨賣命的中共各類人員。當我看到那些因迫害法輪功的人將面臨的悲慘下場時,慈悲心促使我把劉君生前因迫害法輪功的而遭到的悽慘下場寫出來,希望能使人們從中吸取教訓,早日醒悟。

據我知道,現在僅河北省淶水縣,就有不少黨、政官員和「六一零」、公、檢、法、司人員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被抓捕、被判刑。有的得了各種疾病,痛苦不堪、久治不愈,有的已死去。

不管是在職的,還是退休的人員,只要你聲明退出中共的邪黨、團、隊組織,不再迫害法輪功,並從實際做起,你就有救,就可以避免人間的大審判和死後的地獄之苦。

看看你們身邊死去的劉君的例子,你就知道迫害法輪功的悲慘下場和及時悔過的出路。當然,全國各地還有數不勝數的類似實例。怎樣把握命運,你們自己深思。這不是危言聳聽,更不是幸災樂禍。

你們當初都是為了等待法輪大法而來的,可是你們卻被中共的無神論、進化論、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類的歪理邪說所迷惑,反對法輪大法、迫害法輪大法,已經罪業如天。如果現在你們能悔悟,為時還不晚。

我希望每個被捲入迫害法輪大法的罪惡中的人立即停手,走回人間正道,走進億萬年等待的宇宙大法真、善、忍中來,返回你先天善良的本性。劉君走了,但是他的教訓卻會永遠警示著人們。

文章來源:明慧網 原河北淶水縣永陽鎮邪黨副書記劉君臨終前的懺悔

(責任編輯:李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