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紐約 租客負重前行 政府救濟甚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3日訊】在不夜城紐約,自去年3月爆發疫情以來,很多人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發現,在住房方面,政府提供的幫助微乎其微,很多人面臨無法負擔房租的困境。

去年疫情爆發後,凱蒂達·烏拉加(Candida Uraga)就失去了當老師的工作,而她已經30歲的兒子也在疫情期間丟了工作,最小的女兒剛大學畢業,一家四口,擠在曼哈頓的小公寓裡,而令她壓力最大的,就是無法支付租金。

紐約居民Candida Uraga:「我有申請援助,但說我不符合資格,因為我丈夫還在工作,他沒有失業,所以我們還有點收入。」

去年7月,紐約州長庫默(Andrew Cuomo )宣布,將從聯邦補助金中,撥款$1億美元,用於幫助資金短缺的租戶,支付幾個月的租金,避免他們被趕出租屋。

但是到10月底,州府只使用了$4000萬,在需要幫助的近10萬人中,救助了1.5萬人。烏拉加(Uraga)也是申請補助失敗者之一,雖然丈夫有一份全職工作,但收入不足以支付一家人的開銷或每月$1,500元的租金。她表示,很多人不滿政府繁瑣的申請標準。

紐約居民Candida Uraga:「請解釋一下,誰符合申請資格?我認識很多人,他們比我們掙錢更少,也不符合資格,那麼這些補助金都去哪了?」

不幸的是,在紐約家庭的遭遇,也在全美其他地方發生,雖然各州推出了不同的援助項目,但政府繁瑣的手續、管理不善,都使成千上萬的租戶無法得到幫助。

據「國家低收入房屋聯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的數據,聯邦援助金中,用於租金援助的撥款,高達$34.3億美元,但根據「全國房屋仲介委員會」( National Council of State Housing Agencies)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一月分,房客面臨高達340億美元的未付租金。

在紐約,人們將問題歸咎於政府,包括要求房客證明,收入的30%以上都用於租金;證明在4月~7月底,收入減少等,但一些人因為領取失業金和其他福利,收入並未減少。

邦尼·吉內特(Bonney Ginett)的按摩店,受疫情打擊關門了,6月份她申請了租房補貼,但因為無法證明收入減少被拒絕,現在66歲的吉內特,拖欠了超過$2.6萬美元的租金(一室一廳),非常擔心會被房東掃地出門。

紐約居民Bonney Ginett:「我在去年7月30日申請的租金救濟計劃,但被拒絕了,要不是我去詢問,都不知道已經拒絕了幾個月。」

隨著聯邦補助金的到來,目前一些州也在改變相關策略,例如紐約,已經擴大了該計劃的申請資格,同時將重新考慮最初被拒絕的申請人。但是否行之有效,仍有待觀察。

新唐人記者宇亭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