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大選後亡羊補牢?誰是最後的贏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3日訊】 今天是4月2日,星期五。今天焦點話題:達美航空批評喬治亞州選舉法歧視,州立法反擊取消稅務優惠。


達美航空總裁在壓力下批評喬治亞州剛通過的選舉法歧視,喬州議會立即通過法案剝奪達美的州稅務優惠,微軟可口可樂等也紛紛表態,大公司主動或被動站隊已不可避免。

各州爭取選舉立法亡羊補牢方興未艾,保守派草根組織反擊開始成型。保護美國價值和傳統的戰鬥真正開始。

一、喬州議會通過法案 取消達美航空的稅收優惠

事情的原委:大選後,各紅州和共和黨掌控議會的搖擺州除了繼續追究2020大選選票外,也開始亡羊補牢,設法從法律上強化選舉規則,為2022中期選舉和2024大選以致以後的選舉奠定基礎。

其中最先通過法律的是喬治亞州。一週前,喬州眾院和參院通過新的《選舉法》,州長坎普當天簽署成為法律。

主要內容:選民須出示身分證件才能申請郵寄選票,設立選民登記系統檢查選民資格,限制投票箱的數目及放置地點;禁止提供飲食給等待投票者,違者屬犯法。立法機構從州務卿手中收回對選舉的控制權,包括最後決定選舉結果和撤換郡選舉官員。可見,這些都是去年大選的教訓。

這是這類修補各州選舉漏洞在州立法層面的第一個,立即引發軒然大波。

民主黨人和爭取投票權利團體抗議,最典型的說法是這個法律是種族歧視,剝奪了非白人的選舉權。拜登批評這個法律是21世紀的Jim Crow laws,即種族隔離法,是19到20世紀前半葉美國南方民主黨統治的州和地方種族隔離的法律,民權運動後1965年被正式廢棄。

二、要求核對身分和簽名是歧視?

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左派的選舉改革的藉口就是,民主黨的票倉少數族裔主要由不會簽名、沒有身分的人組成,要求核對身分和簽名就是對他們的歧視。抗議者的牌子就有「讓我們投票」, 這是個偽命題。

非白人和白人一樣有選舉權,沒人剝奪任何人的選舉權利,確有旅行困難的仍然可以申請郵寄選票,不開車的各州車管處DMV都頒發非駕照的身分證,新立法哪一條是怎樣歧視的?

反對者說喬州有20萬人沒有身分證,從現在到2022年選舉有足夠時間辦身分證,如果辦身分證手續太複雜,不是應該致力把這部分改變嗎?改變辦身分證難不是容易得多的事情嗎?只能說明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各州爭取立法或修改法律

《憲法》把選舉權力交給州,就是防止權力集中導致的選舉腐敗,國會眾院通過的《人民法案》HR1就是企圖破壞《憲法》,把選舉權集中到聯邦,剝奪各州的權力,現在法案在參院受阻,拜登呼籲國會通過。

各州都在爭取立法或修改法律,兩派爭奪非常激勵,根據紐約大學法學院的追蹤, 到3月24日,全美47個州立法者提出了361項限制性法案(限制性指選民需要有一定標準,是保守派的立場,相對立的是左派什麼人不用身分就能投票的方案),其中5個限制性法案已經簽署成為法律,至少24個州的55個限制性法案進入立法程序,其中29個已經至少通過了州的一個立法機構(指眾院或參院),另外26個已經通過了某種委員會程序。

左派也沒有閒著,《人民法案》就是另一面的典型,是聯邦試圖剝奪《憲法》賦予州的權力。這是多年來積重難返,如果沒有這次大選,共和黨也不會認真全面審視問題和致力解決。要想神助必先自助。

四、大企業的主動或被動捲入

這次多個大公司都積極捲入了喬治亞州的地方事務,紛紛表態譴責州《選舉法》。達美航空CEO聲稱喬治亞州新投票法有關增加選民ID和身分驗證的規定是「不可接受的」。

奇怪了,達美航空的乘客都必須有身分證才可登機?為什麼採取雙重標準,要求選舉不能用身分證呢?乘飛機應該不會比選舉更重要吧?達美要求乘客出示身分證是不是歧視呢?喬治亞州議會也不含糊,馬上通過法案撤銷給達美的稅收優惠條件。

實際情況要複雜得多,達美航空總裁一開始的聲明是支持喬州新《選舉法》的,這更合乎邏輯。然而立即受到強大的壓力,壓力首先來自選舉權利活躍份子,號召抵制達美航空,也包括在員工中出現的反對聲音,在社交媒體和常規媒體都成為熱門話題,達美總裁然後表示達美參與立法討論過程,也幫助移除了一些不合適的內容,不過最後的表態是對新《選舉法》不能接受。

表態的不只是達美,總部和達美一樣設在亞特蘭大的可口可樂也表態不能接受新《選舉法》。輿論普遍認為達美和可口可樂至少是在巨大壓力下表態的,而微軟的表態顯然是主動的,至少在價值觀上沒有壓力。

美國的大公司在中共壓力下表態和磕頭原本是常態,如航空公司在台灣的城市名後的國家標誌上,當然美國公司在當時美國川普政府的支持下表現比世界其它航空公司好得多。

現在在國內問題上也不能獨善其身了,達美航空試圖走鋼絲,但取悅不了任何人,左派永遠不會滿足,永遠要威脅的,與其不斷改變說法,不如堅持原則,也許有的公司向左派低頭是認為左派更難纏,因為以往的經驗如此,保守派總是防禦性的,但現在也許不同了,喬州立法機構的稅務就是反擊,當然保守派不會像左派那樣主動強迫大公司表態支持自己,但被迫反擊還是會的。

五、草根保守派的一個行動

我以前談過,社會主義議程在美國各領域滲透運作幾十年,而保守派幾乎是防不勝防,比如學校教育,就是被滲透控制最嚴重的,為什麼大學生大都是社會主義者?被洗腦的。

一個名為父母保衛教育Parents Defending Education的全國性組織就在反擊左派的學校課程,他們認為現在學校充斥著左派的種族和社會正義教學, 而且不像一般人以為的只是紐約或加州的情況,而是所有的地方。

他們建立了自己的網站,收集各地的學校教育情況,交換意見,提出建議。這是進了一大步,以往的家長都是逃避,很多受不了中小學的左派教育,就家庭教育,或送私立學校,但現在私立學校也不行了,逃無可逃。

學校是納稅人的錢辦的,納稅人當然有權干預教學內容,這是正確的做法。反擊共產主義,不是簡單容易的,從基礎做起,從每個學區做起。

這才是川普總統說的現在只是開始。大選不是較量,是被伏擊了,是警鐘。民眾的覺醒是恢復美國價值和傳統的開始,各州和草根運動確實才開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