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須警惕中共的細菌武器研究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etsy McCaughey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共產黨善於隱瞞大屠殺。中共沒有紀念上世紀60年代毛澤東領導下的大躍進中餓死的數百萬人,也沒有紀念天安門廣場上被屠殺的人的紀念碑。現在,中共正在掩蓋迄今已造成270萬人死亡的COVID-19(中共病毒,武漢病毒)的起源。

週一發布的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共關於該病毒來源的聯合報告中處處可見中共所施的伎倆。中國(中共)禁止國際科學家收集數據、檢查實驗室、檢查醫療記錄,甚至禁止與中國科學家進行不受監督的談話。世衛組織甚至賦予中共對報告內容的否決權。這些伎倆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真相。

報告認為,這種病毒可能從蝙蝠傳播到另一種動物物種(儘管測試了數千種動物,但尚未確定),然後在武漢市傳播給了人類。

一場悲劇性的自然事件恰恰發生在中國唯一一個擁有最高安保措施的病毒實驗室的城市。

前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博士(Robert Redfield)並不買這個報告的帳。他說,最有可能的情況是病毒從武漢實驗室逃了出來。儘管大量間接證據支持這一說法,但國際調查人員被禁止證實這一觀點。

武漢研究所的科學家從蝙蝠洞中採集了病毒樣本,包括與COVID-19病因最密切相關的病毒。在實驗室裡,科學家利用基因改造小鼠,使其擁有像人類一樣的肺,並將這些老鼠感染了病毒。

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的技術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2019年秋季,就在疫情爆發之前,武漢研究所將其病毒數據從網上撤下。研究所這麼做是為了隱藏證據。

世衛組織-中國報告認為,實驗室泄漏是此次大流行的「極不可能」解釋,因為實驗室事故是「罕見」事件。太可笑了!它們並不罕見。病毒可能從高安全性實驗室的工作人員的衣服上洩漏出來,或意外感染工人。2018年,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人員曾提醒美國國務院,武漢研究所的安全標準很低,但中國拒絕國際監督。

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警告說,「大多數跡象都表明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是COVID-19的來源」。

儘管蓬佩奧暗示這是一場意外,但中國研究人員承認他們的研究目標是生物武器,包括「針對特定種族」的病毒。這太令人驚悚了。

美國必須為這一威脅做好準備。生物戰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要任務。而防禦它必須是美國的首要任務。

然而,華盛頓的政客們卻顢頇自滿。美國缺乏廣泛的監視測試系統。當商業和政府實驗室出於常規醫療原因對標本進行測試時,還應隨機抽樣以發現無形中入侵的新病毒和細菌。這樣就可以向公眾提前發布警告,而不是在急診室突然擠滿了未知疾病的病人時措手不及。

去年3月通過的《冠狀病毒救助和經濟安全法案》(Coronavirus Aid, Relief, and Economic Security, CARES Act)只提供了5億美元用於監控測試,占去年用於應對冠狀病毒的數萬億美元中的1/60。華盛頓的政客們以這一流行病為藉口,加大了他們最喜歡的項目的支出——從教師工會和表演藝術中心到高支出的民主黨管理的州和市政府——而不是準備讓國家抵禦未來的病毒襲擊。

將來還會有大瘟疫的。但是關於中國生物武器研究的信息是一個有價值的警鐘。現在政治家們必須關注它。

然而,馬里蘭州的民主黨人週一卻攻擊雷德菲爾德博士,堅稱將這場大瘟疫歸咎於中國是「對亞裔的指責」。這是無稽之談。針對亞裔美國人的仇恨罪行是可悲的,但絕不能因此而阻止美國政府尋求這一瘟疫或中國的生物武器的真相。

大多數美籍華人都明白,中國是一個不尊重人類生命的流氓國家。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選擇住在這裡。

原文:Chinese Communists』 Germ Warfare Research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Betsy McCaughey博士是一位政治評論員、憲法專家、聯合專欄作家。她著有幾本書,包括《奧巴馬健康法:它說了什麼以及如何推翻它》和《下一次大流行》。她也是前紐約州副州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