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命運難料 哈薩克抗議此起彼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3日訊】中共推出的「一帶一路」頻頻遇阻,中方對哈薩克提供131多億人民幣作為輕軌建設用途,但該國近年成為中亞地區最反感中共的國家之一。當地反共抗議活動此起彼伏。

哈薩克斯坦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投資地點。兩國之間經貿聯繫密切。中共國家開發銀行此前宣布,為幫助哈薩克建設龐大輕軌系統,提供19億美元(131億多人民幣)融資,原本計劃2020年輕軌就能在哈薩克上路。但這一計劃泡湯。

4月3日,美國之音報導說,哈薩克斯坦是中共推動中亞外交的關鍵國家。中共幾年前特別選擇在哈薩克斯坦提出「一帶一路」計劃。但該國也成為中亞地區最反感中共的國家之一。當地反共抗議活動一直持續不停。

3月27日,哈薩克斯坦再次爆發了新的反共抗議活動。在前首都和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圖的哈薩克國家科學院前的廣場上,大批民眾舉行集會,抗議中共的擴張和中國移民。

這次抗議活動的其他訴求還包括:抗議中共威脅,呼籲當局禁止向中共出售和出租包括農業耕地在內的所有類型土地。呼籲當局禁止中共向哈薩克搬遷50多家工廠,以及停止向中共借債等等。有關新疆的議題也被提起。

多年前,中共曾同哈薩克斯坦達成一致,將投資和合資在哈薩克建設50多家工廠。這一議題最近幾年一直被哈薩克社會關注。當地批評人士指責,中共有意把污染環境的生產企業轉移到該國,並批評相關交易不透明,哈薩克官員涉嫌腐敗等等。

報導說,3月27日的集會,雖被當局批准,但集會組織者,哈薩克著名記者馬麥,仍然批評當局故意刁難和妨礙舉行集會,很多參加集會的人士被逮捕。集會舉行時,現場和周圍的互聯網信號被切斷。

這次集會僅僅是最近幾年來一直持續不停的哈薩克各種反共抗議活動中的最新一起。規模和影響最大的反共抗議活動發生在2016年。

當時席捲哈薩克許多地區,抗議者不滿有關法律,向包括中共在內的外國人長期出租農業土地。當局在抗議壓力下被迫叫停和凍結了相關法律。

2019年秋,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動身訪問中國前夕,全國許多城市也爆發了反共抗議。示威者呼籲總統不要去中國,不要從中共那裡獲得貸款,應該吸引西方投資而不是中共投資。

一些哈薩克媒體記者說,反共抗議幾乎每年都有,甚至在其他一些與中共無關的抗議活動中,也能看到和聽到反共的標語和口號。

還有許多反共抗議活動集中針對新疆議題,有的抗議活動就在中共駐哈薩克的大使館和領事館附近舉行。抗議者們要求釋放他們在新疆的親屬,有時也同中共使領館外的哈薩克警方發生衝突。

「一帶一路」倡議夢碎中亞

除哈薩克之外,中共的「全面戰略夥伴」中亞小國吉爾吉斯屢爆反共衝突。北京推行的「一帶一路」受阻。中企和當地合資企業受到襲擊。

居住在吉爾吉斯首都比斯凱克的Freeman(化名)對《蘋果日報》披露,自從中共在中亞細亞國家推行「一帶一路」後,壓榨當地工人的消息,時有所聞。

他說,中企試圖控制道路基建的策略,令吉爾吉斯政府負債數以十億美元,但中共拒絕當地延遲還款的要求,並威脅不按時還款當地政府需要用土地抵押,所以觸發當地民眾的不滿情緒。

他提及此前爆發的金礦衝突,吉爾吉斯牧民沖入由中國投資的索爾通-薩雷(Solton-Sary)的金礦地盤,起因是華工的薪酬較當地工人優厚,剝削當地工人的勞動力,而中國企業以武力鎮壓當地工人,雙方互擲石頭,導致47名中國工人受傷。

去年2月份,雙方再次發生衝突,起因是一項在中吉兩國邊境修建總值2.8億美元的物流中心計劃也被迫取消,當地居民認為項目等同「非法侵占土地」,並爆發新一輪抗議。

分析人士說,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目前面對兩難,從緬甸、中亞,以至非洲,中共一直以來只有經濟影響力,對當地國家的政治局勢毫無影響。

「一帶一路」曝中共戰略野心

「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共於2013年提出的,目的是想藉「一帶一路」沿線的港口、鐵路、公路和工業園區網絡,將中共與非洲、亞洲和歐洲聯繫起來。

據報,中共提出投資一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計劃,至少已有70個國家涉入其中。至少有13個國家因該計劃而面臨債務危機風險,涉及的國家橫跨亞、非、歐三洲。

但西方國家批評說,一帶一路計劃製造了債務陷阱,使中共獲得對債務國的影響力或對港口等設施的長期使用權。

如陷入債務危機的巴基斯坦將瓜達爾港,未來40年內的運營收入,91%都要交給中共;而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債務,於2017年底與中共簽訂了租約,被迫將重要港口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給中共99年等。

而這些港口被指地處戰略要地,正是中共軍方準備在印度洋周邊地區擴張的「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戰略的重要據點。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克里曼(Daniel Kliman)稱,「一帶一路」是中共推進自己戰略野心的工具。

該安全中心曾出台了一個報告稱,「一帶一路」項目可能給沿途國家帶去七大類風險,包括侵蝕國家主權、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續的財務負擔,脫離當地經濟需求、地緣政治風險、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等。

不過,目前中共已經沒有錢投資了,中共的外匯儲備在美中關係持續惡化及疫情大流行的衝擊下在迅速減少。美國企業研究所中國經濟研究員史劍道說,中共的國際收支已經出現了逆差,沒錢支撐的「一帶一路」正在消退。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