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百鍊成鋼?蔡和森董必武一遭遣返一成「抹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剛剛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三集和第四集中,提到了中共早期的另外兩個領導人:蔡和森董必武

第三集想要傳遞的是蔡和森與毛澤東等人發起成立了新民學會很重要,正是蔡和森在留法期間提出了「中國共產黨」的名稱,並得到毛的認同。此外,蔡、毛等皆同意將「改造中國與世界」作為學會的宗旨方針。這也難怪從中共成立以來,不僅指點中國,還一直在指點世界,迄今未休。只是在中共看來的「改造」,在世界和覺醒的中國人來看,用「禍亂」更為恰當,其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惡果現在已經彰顯。

第四集的主人公是董必武,講述了他在武漢成立中共組織之事。通過這四集的鋪墊,按照中共的說辭,中共在李大釗、陳獨秀的推動下,業已在上海、北京、長沙、武漢、巴黎、東京等地創建了早期組織,為正式成立中共準備了條件。

不過,正如中共掩蓋了前兩集中的主角李大釗叛國被處死、陳獨秀幡然醒悟放棄共產主義,轉而認同歐美民主的真相一樣,中共同樣不想告訴國人的是蔡和森當年曾被法國遣返、被遣返的真正原因,以及董必武為何要慨嘆自己是中共的「抹布」。

與那個時代的很多處於迷茫中的年輕人一樣,曾經的蔡和森也希望為中國找尋到一條出路。因此,他在1919年底,與新民學會的成員向警予、蕭子升和其他共50多名留學生乘船前往法國留學。在幾十天的航行中, 都反對舊式婚姻的蔡和森、向警予相談甚歡。到達法國蒙達爾尼小鎮後,彼此相互的關照,使他們在1920年5月結婚,其結婚照是二人同讀一本打開的《資本論》。這大概是近來中共宣傳的新婚夫妻新房內學黨章的鼻祖。

顯然,抵達法國的這批留學生中的一些人並沒有安心學習,而是積極投入政治活動,接受共產主義思想,這其中就包括蔡和森、向警予。

1920年7月初,十多名新民學會成員在法國巴黎以南蒙達爾尼小鎮開會,討論的主題是「如何改造中國,如何改造世界」。有人主張走西方產業革命的道路,有人主張用貿易興國,而蔡和森、向警予則向眾人介紹了《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認為要走社會主義道路,要發動階級戰爭,並決定成立的政黨名稱為「中共」。蔡和森在會後馬上給毛澤東寫信,建議他在國內要早做準備。

蔡和森、向警予的想法從何而來?據當年同樣留學法國,為反共而組建「中國青年黨」的李璜記述,他親眼目睹了共產國際是如何在精神和物質上籠絡留法中國學生,如何成立了中共在法國、德國、比利時的支部,如何以煽動、鬥爭的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的。

他提到,1920年夏天,陳延年與趙世炎、王若飛、蔡和森一起在巴黎成立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周恩來、李富春、李立三、向警予、蔡暢、聶榮臻等留法學生都是其成員。不久,第三國際從莫斯科派人過來,通過巴黎的光明社引誘外國留學生去研究馬克思主義及國際共產革命。李璜曾親自參加光明社的活動,發現這是國際共產黨的宣傳機關,他還發現周恩來亦幾次參加活動。

據李璜觀察,一些原本生活窮困的留學生,在信奉共產黨後一個個生活都好了起來,儘管他們依舊看不懂法文版的《共產黨宣言》,也不理解什麼是「唯經濟史觀」和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錢從哪裡來已不用多說。

透過周恩來等人,共產國際代表開始訓練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們如何從事鬥爭,即怎樣煽動、糾合群眾,指定目標,從事打鬥、示威,以引起多數學生注意、附和並與其一起鬥爭。為了檢驗「培訓」成果,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們決定去攻打巴黎的中國留法學生會館。趙、周、蔡等率領20餘團員打入會館,將正在玩樂的老學生暴打了一頓,並趕了出去,還在門前貼上一個條子:「不怕死的便再進來!」

因被暴打學生的行為為人所不恥,很多留法學生並未給予同情。當民國駐法官員干涉時,趙、周、蔡等人則早已撤走。不過,圍攻的成功讓他們十分興奮,決定展開進一步的行動,即圍攻中國國民政府的公使館。

據林輝撰寫的還原歷史系列,1921年2月27日,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團員們糾集了二百餘人朝使館進發,這些人中大半是因沒有工作而經濟發生恐慌的學生。到了公使館,趙世炎、周恩來、王若飛、蔡和森,向警予等10人作為代表要見中國駐法公使陳菉。

陳菉一面派人通知巴黎警察前來保護,一面來接見全體。他表示,勤工儉學生之大量來到法國,華法教育會應予以照料;對於目前出現的問題,公使館絕對同情,並願電告北京政府,請求救濟。但代表們卻不依不饒,要求陳菉立刻拿出辦法來,甚至有人高呼三十萬法郎救濟費已被公使館侵吞(註:是謊言)。此語引發了眾人的不滿,開始撕扯陳菉,在法國警察的保護下,陳菉才脫身。

眾人於是前往華法教育會要救濟。在該會所在地,蔡和森、向警予發表了演講,稱要奮鬥到底,以爭取「生存權」、「工作權」與「求學權」,並當場發起留法勤工儉學學生會與「工學互助團」,要求大家參加。在李璜看來,這一幕攻打使館的大戲,由於俄共指揮得法,中共鼓動欺騙人心取得勝利,而且他們還增加了兩個外圍組織。

兩次鬥爭的勝利,讓俄共和中共覺得擴大影響的時機到來了。之後,他們又借獎學金事宜向吳稚暉發難,並殺到里昂,打入尚未開辦的裡大學生宿舍的兵營中住下。向警予、蔡和森皆是參加者。

對於留學生們的無理取鬧,法國政府與陳菉在得到吳稚暉與里昂當局赫里約的同意後,決定遣送這批兵營中食住的學生回國,最終人數為105人,其中包括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陳毅等約30名社會主義青年團成員,其餘人等則屬於盲從附和者,也一併被遣返回國,他們成為了第一批中共鬥爭訓練的犧牲品。

從表面上看,蔡和森、向警予等被遣返的原因是「強占校舍擾亂治安」,但背後隱藏的正是中共暴力鬥爭的哲學和矇騙的伎倆。這些伎倆隨著大批經過俄共培訓的中共黨人的回國,而被更多地運用在了中國的大地上,一直橫行到今天。

蔡、向二人回國後,皆加入中共,不久後,因為向警予出軌彭述之,兩人的婚姻面臨著解體的危險。蔡和森將家醜提交給了中共政治局討論。按照中共黨人的說法,這不僅大大傷害了蔡和森的感情,敗壞了向警予的形象,而且影響到中央領導的威信和團結。

為了挽回影響,中共中央安排兩人同時赴莫斯科,但在莫斯科,已有兩個孩子的向警予與蔡和森還是離了婚,而離婚後的蔡和森與身在莫斯科的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純也鬧起了婚外戀,這個李一純,本是楊開智的妻子,毛澤東和楊開慧的嫂子,後與李立三發生婚外情。中共高官性亂這只是冰山一角。

在中共加入國民黨,「借殼發展」的陰謀被識破後,國民黨於1927年開始清黨,大量抓捕中共黨員。中共聽從共產國際的指示,發動了武裝叛亂。此時已經回國的向警予因參加叛亂被抓捕處死,而1931年初回國後前往香港的蔡和森,因中共特科負責人顧順章投靠國民黨被出賣而被捕,同年被處死。

關於共產國際在巴黎如何在精神和物質上籠絡留法中國學生,以及周恩來、蔡和森等人在巴黎的所為,中共敢一五一十地告訴中國人嗎?

再說說董必武。他是中共「一大」代表中在1949年後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兩人之一,另一人是毛澤東。中共建政後先後他先後出任財經委主任、副總理和最高法法院,1959年至1966年出任國家副主席。中共早期領導人中,除了毛,他應該是活的最好的一個。

董必武還有一個鮮有人知的身分,那就是中共「諜王」。中共建政前,特務系統的頭目和直接領導者是周恩來,董必武是其得力助手,他們建立起無孔不入的情報網絡,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汗馬功勞。

在董必武任最高法法院院長期間,因對「大躍進」中的三機關聯合辦案制度持否定態度而遭到不點名的批判。此後在廬山會議上,他表示因沒有看出彭德懷有「反黨」傾向,而拒絕批判彭,同時他給毛寫信辭去法院院長之職。毛同意,但讓其擔任國家副主席。

對政治風雨敏感的董必武從此選擇了明哲保身,不再提及政法事宜,並公開讓家人多學習毛選。

文革爆發後,董必武雖然在毛的保護下,沒有遭到其他人的厄運,但他的小兒子董良翮卻兩次入獄,這焉知不是毛對他的敲打?

董良翬曾在《憶我的爸爸董必武》一書中回憶:「弟弟為什麼突然被捕呢?事情發生後不久的一天,我推開爸爸辦公室的門,看見爸爸在沙發上仰臥著,雙手擱在扶手上。這種不拿書的情況是很少見的。爸爸長長地嘆氣,說『你弟弟是代我坐牢呀!』」當時天安門還貼出一張大字報,標題就是《董必武你管不管你兒子》。

對於兒子的入獄,董必武選擇了三緘其口。兒子出獄後,父子倆也是相對無語。董必武曾對女兒說過這樣的話:「我就是一塊抹布,黨要我做抹布,我就做抹布。」顯然,董必武是深知自己在中共中的位置的,他也清楚,被中共用過、用壞的沒有什麼價值的抹布總有被扔掉的一天。

1975年,90歲的董必武去世。業已看明白中共兔死狗烹嘴臉的他,是否後悔昔日的自己誤入歧途呢?至於董必武的「抹布」論,中共敢公開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