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反制中共的軍事聯盟正在形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今的國際形勢有些類似於二戰之前(並非一戰之前)。進入2021年,中共發起新一輪「戰狼外交」;同時,軍事也咄咄逼人,在台海、東海、南海秀肌肉,大搞「灰色衝突」。舉例而言:

——升級對台軍事欺壓。在2020年超過380架次戰機巡航台海(近乎天天有一架次)的基礎上,繼續加碼。尤其,3月26日,中共20架次軍機進入台西南空域巡航,創下了2021年的全新紀錄。

——釣魚島局勢再度升溫。3月23日,中共海警局公開消息顯示,海警2502艦艇編隊(4艘)在釣魚島巡航。這是進入2021年以來,中共官方第三次公布此類信息。此前,2月20日和1月13日,海警2302艦艇編隊和海警1401艦艇編隊分別前赴釣魚島巡航。

——中菲南海對峙。3月7日起,超過220艘中國漁船聚集牛軛礁(Whitsun Reef,屬中菲爭議區域)。中共稱只是暫時躲避惡劣氣候,菲方不予採信。3月21日,菲律賓國防部長敦促兩百多艘中國船隻立即離開,外交部長也向北京發出外交抗議。菲律賓軍方部署海軍艦艇進行「主權巡邏」, 輕型戰鬥機每天監視現場海域情況。3月28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已與中共大使談話。3月31日,美菲國家安全顧問通電話,討論了中共在南海爭議水域的行動,都對中共的行動表示擔憂。

中共這些行動,不是一個個獨立的個案,而是反映了中共當局的國際形勢判斷和全球擴張野心。具體來說:第一,認為中美實力對比在向中共一方傾斜,美國衰落,中共上升,臨界點未來幾年就會來到;第二,中共的「軍改」已經大體完成,軍隊機械化基本實現,向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方面可以「彎道超車」,戰略軍力躍升,不僅傲視各國,而且已對美構成嚴重威脅;第三,「軍民融合」發展,造船業獨居鰲頭,是唯一能和美國一樣同時建造兩艘航母的國家,軍事經濟潛力雄厚;第四,已經和即將出台一批軍事法律,凸顯戰爭意志,例如2020年12月26日通過的《國防法》修訂,在動兵理由中新增「分裂」和「發展利益」這兩個概念(但無具體界定含義),意思將為「領土」和「發展利益」而戰,開戰藉口隨時都可順手拈來;又如,2021年1月22日通過並於2月1日施行的《海警法》,授權海警對在「中國管轄領海」的外國船隻可以開火,這對日本,及與中共有領土爭議的東盟多國造成巨大壓力。

因此,本文前述的中共軍事擴張行動,反映的是中共在國際領域對軍事手段的倚重和軍事上的進取、進攻、擴張態勢,對周邊、亞太、印太和國際和平構成嚴重威脅和空前挑戰。在這種情勢中,美國、台灣、周邊國家、北約、美國盟友等保持高度警惕和採取行動,就是必不可免的了。

針對中共軍事擴張,相關各國各自針對性強化軍備,並且,以美國為中心的龐大軍事聯盟或軍事合作,當前正在迅速展開。舉例而言:

其一,全面提升美台關係,而以軍事合作為重心。最新進展是,3月25日美台簽署備忘錄,成立海巡工作小組來協調雙邊政策。到場見證的有美國國務院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局代理助卿金成(Sung Kim)及美國海岸防衛隊國際事務主任卡塔爾多 (Ann Castiglione-Cataldo)。路透社指出,這次美台簽署備忘錄代表美國新政府已經採取行動,向台灣保證對其承諾堅如磐石。根據路透社,在中國漁船和挖沙船不斷進入台灣控制水域的情況下,台灣正在升級其海岸軍事設備,加強新艦艇的配備,讓它們可以在戰爭時被徵召入海軍服役。

其二,3月23日當日,日本《沖繩時報》報道指,日本陸上自衛隊計劃在9月至11月開展島嶼緊急事態演習。這將成為日本自衛隊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演習。上一次日本全國性演習還是在28年前。報道並稱,該次演習可能是針對中共釣魚島海域的頻繁活動。

其三,加強美日、美韓軍事同盟。拜登政府上台,美國國務卿、國防部長出訪的第一站,就是日韓。3月30日晚,白宮宣布,國安顧問沙利文4月2日將與日韓兩國國家安全事務負責人會談,商討朝鮮半島安全局勢(中共自然逃不了干係)。

4月中旬,日本首相菅義偉訪美,他將是拜登總統首位面對面會見的外國領導人。《日本經濟新聞》爆料稱,雙方將發表一份聯合聲明,聲明中將「極為罕見」地包括所謂「台海穩定」的內容,因為上一次美日首腦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還要追溯到1969年,時任日本首相佐藤榮作與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曾在一份聲明中提及「台灣的安全對日本的安全至關重要 」。

不過,如果美國要將美日、美韓這兩個雙邊軍事同盟轉變為美日韓三邊軍事同盟,則有較大困難。首先,日韓之間矛盾很深(例如2019年日韓貿易戰,日本制裁韓國);其次,中共對韓國的大力拉攏(例如,3月18日美韓外長、防長「2+2」會談的聯合聲明,未提中共,表明首爾不願選邊站;這與日本形成鮮明對比)。

其四,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從部長級提升為首腦級(3月12日召開首次首腦會議),軍事指向日益明顯。

2020年11月,澳洲在闊別13年後再次參加四國聯合軍演。今年4月5日至7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員將首次與法國在印太地區聚在一起聯演聯訓(在孟加拉灣舉行的「拉貝魯茲」聯合軍演)。與往年相比,此次軍演的特殊之處在於印度的正式加盟。多家印度媒體報道稱,聯合軍演「劍指」中共,旨在對抗中共在印太地區日益提升的影響力。演習結束後,印度與澳大利亞外長還將與法國外長舉行三邊會議。

四邊軍事合作發展之際,四國的雙邊軍事合作取得若干重大實質性進展。例如,3月31日,澳大利亞宣布,將與美國密切合作,開始建造自己的導彈,以加強其防禦能力。美國之音報道稱「澳大利亞的這個決定是在它與中(共)國關係惡化以及太平洋地區對中(共)國日益增強的雄心和軍事能力越來越感到不安之際做出的」。此外,美國駐堪培拉外交官近日表示,美澳兩國正在討論怎樣合作來應對一系列軍事突發事件,包括台灣海峽爆發戰爭,而且美國非常尊敬澳洲勇於反抗中共脅迫的作為。

不過,美日印澳「四方會談」是否能演變為印太版北約,關鍵在印度。而印度看來掉入中共的戰略陷阱(參見筆者《印度困境與印美同盟選擇》一文),中共又在拉攏印度,例如中印達成在有爭議邊境湖區撤軍協議,2月已撤軍完畢。一句話,沒有印度的覺醒就沒有印太版北約。

其五,北約警惕中共威脅,北約一些成員國特意加強在印太的軍事存在。

3月23日,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與到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共同出席一個論壇時多次提到中共的挑戰。其實,早在2019年12月4日,北約峰會在倫敦結束,發布的宣言中首次提到中(共)國。

雖然,就目前勢態而言,北約作為整體不大可能與中共直接軍事對峙,但這並不排除北約的一些成員國加強在印太的軍事存在。

例如,當地時間3月31日,加拿大國防部稱,該國「卡爾加里」號護衛艦於3月29日和30日從文萊前往越南期間航經了南海。

例如,英法德在亞太的軍事動向。近期,法國國防部長宣布,法海軍兩艘艦艇完成在南海地區巡邏。除了派出一艘巡防艦,法國2月8日還透露,該國已在南中國海派出了一艘核動力攻擊潛艇。一位亞洲安全官員說:「公開核潛艇的高度機密行蹤是非常不尋常的舉動。」德國官員稱,計劃今年8月派軍艦赴亞洲訪問,軍艦返航時將途經南海,但不會進入有爭議水域的12海里範圍。英國宣稱年內將派遣「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前往南海。

此外,日本海上自衛隊在官網宣布, 2月26日在關島周邊海域與西班牙海軍進行了聯合訓練。日本共同社對此評論稱:「考慮到中(共)國的海洋活動,英法德各國海軍對太平洋的關注度上升,紛紛派出艦艇。據分析,日本海上自衛隊意在擴大加強合作的範圍從而牽制中(共)國。」

總之,針對中共的軍事包圍圈正在展開;中共的戰狼外交和軍事擴張,是這個軍事包圍圈的形成速度和如何定型的決定性因素。

在這個龐大的軍事合作網絡面前(本文並未全面論述,例如美國在中亞的軍事動向就未論及,而這對中共是有直接威懾作用的),中共的勢力實在有限。借用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的話說,「如果你對中(共)國感到擔憂,中(共)國很快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但北約盟國加在一起,我們擁有世界經濟總量的50%和世界軍力的一半。加在一起,我們可以真正動員起來形成大量的創新和技術,應對中(共)國崛起帶來的影響和挑戰。」

但是,有一點要特別指出,中共的迷惑性和其之邪惡和瘋狂,是史無前例的。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就說,中共的威脅超過蘇聯。例如,不管蘇聯如何,當初也曾與美國坐下來談判,簽署了一系列的軍控協議;冷戰期間,美蘇也形成了「冷戰鐵律」——兩國之間不直接交戰,因為這極可能觸發核戰爭。但是,迄今中國不僅沒有與美國達成任何軍控協議,而且拒絕參加「中美俄三邊軍控談判」,肆意發展軍力,尤其是戰略軍力。對中共危險的任何評估,都不為過。

雖然,目前和在可預計的未來,中共軍事實力遠不如美國;但是,中共將其之瘋狂和邪惡當作致命武器,這卻是美國和國際社會最難應對的和最需籌劃預防的。中共一日不解體,世界就在危險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