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中共與緬各方勢力均有勾連 使局勢錯綜複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5日訊】隨著緬甸局勢日益火爆和混亂,緬甸國內指控中共染指緬甸事務、擾亂緬甸民主進程的聲音也一直沒有停息。多位美國學者指出,一直以來,中共與緬甸軍方、民盟政府乃至少數民族武裝團體均有勾連互動,使緬甸局勢更加錯綜複雜。

近日,緬甸軍政府武力鎮壓民間反抗運動的血腥程度不斷升級,前民盟政府官員已公開呼籲建立新的軍事聯盟以對抗軍政府,而多個緬甸少數民族地方武裝組織也已發聲,威脅將對軍政府暴力屠殺平民的行動「作出回應」。國際社會擔憂緬甸將陷入嚴重的內戰,而緬甸人指控中共支持緬甸軍方政變、斥責中共與緬甸當前的政治動盪有關聯的聲音也顯得十分突出。

日前,《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刊文指出,其實中共與緬甸國內多方勢力都有關係,其在緬甸擁有巨大的利益。不管誰執政,中共所關心的主要是其在緬甸的既得利益不受損失。

報導指出,羅興亞事件爆發後,西方開始疏遠緬甸政府,導致前民盟政府越來越仰賴於中國資金來維持緬甸的經濟發展,加入北京當局推行的一帶一路「中緬經濟走廊」的項目也越來越多。至2019年及2020年,緬甸九成以上的重大能源開發項目,都已經被中共國企及有關企業囊括。如今,緬甸軍方奪權後掌握了國家經濟各大產業的命脈,所以對於緬甸的軍事政變,中共官媒只輕描淡寫的描述為發生了「重大的內閣改組」,並數度阻擋聯合國發表譴責緬甸軍方的聲明,阻撓任何針對緬甸軍政府的決議得以成案。

週日(4日),美國多位研究國際關係與國際政策的學者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期間也談到了中共與緬甸各方政治勢力均有互動的複雜情況。

剛從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院碩士項目畢業的緬甸裔學者楊邦宏(Joy Joy Yang)受訪時坦言:「緬甸國內有很多利益方,北京不僅僅是與軍政府打交道,它也與民選政府打交道,還和中緬邊境不同的少數民族群體打交道。所以,這其中有複雜的互動。」

楊邦宏進一步指出,中共在緬甸有很多戰略和經濟利益。目前北京看起來和手握資源的緬甸軍政府來往密切,但其實雙方不過是「權宜婚姻」,而「緬甸軍政府不一定喜歡一直被北京牽著鼻子走。」

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 資深研究員、東亞項目聯合主任孫韻則對美國之音表示,緬甸國內各方勢力相互鬥爭了多年而沒有結果,而中共政府對緬甸各方少數民族勢力也有親疏遠近的判斷。她舉例指出:緬甸的佤族就被認為是「北京政府的堅定追隨者和捍衛者」;而克欽族因長期受西方宗教文化影響而與西方關係比較密切,被北京歸為「立場沒站穩」一類。

孫韻分析稱,外界認為中共政府應該出面促成緬甸軍方與民盟妥協,但目前,無論軍政府還是民選臨時政府,都沒有要坐下來與對方談判的意願。如果中共要求緬甸軍方跟民盟談條件,握有槍桿子的軍方就會不高興,而中共肯定不願意讓自己與緬甸軍方的關係受到破壞,所以會「更看重跟各種勢力之間的關係」,而不會用穩定的訴求去強壓任何一方以便獲得結果。

孫韻坦言,緬甸民眾希望國際社會武力干涉,但是美國現政府無論在外交上還是政治上「目前都不在出兵的狀態」,而聯合國如果推動武力干涉的話,中共和俄羅斯當局肯定都不會同意。

《緬甸時報》的資深記者劉忠恩則向美國之音透露說,緬甸大概四成以上的GDP是非正式經濟,每年有大量的玉礦、寶石礦等走私進入中國,而中緬邊境有些民族武裝組織就是利用這些自然資源與中共交換武器。中共當局則不但可以通過與那些武裝組織交易來獲得大量經濟利益,還可以通過掌控這些武裝組織來向緬甸中央政府施壓。比如,如果緬甸政府不通過中方的大型項目,中共就多給地方民族武裝一些武器,「讓他們鬧事」。

美國斯坦福大學國際政策緬甸裔研究生咪咪·坎特(Me Me Khant)也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其實在幕後支持著緬甸國內不同的政治群體,甚至一直支持一些反叛力量,包括向佤族反政府軍隊提供武器裝備。她認為,北京會跟緬甸的任何機構建立聯盟,不管是政府的或者私營的、政黨的或者地方武裝的,條件就是能夠支持中共在緬甸的利益。

坎特指出,北京支持各方勢力雖然是逐利行為,但必然會影響到緬甸的局勢、影響緬甸各派別之間的平衡。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梅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