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脫貧進入小康?美記者揭中國農民真實處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5日訊】中共宣稱已完成「全面脫貧」任務,但受到外界質疑。美國一名駐華長達23年的記者最近出版《低端中國》一書,揭示中國農民艱難的生活處境,指戶口制度讓農民工們形同「中國的二等公民」、「祖國裡的異鄉人」。

習近平2月發表新年賀詞時宣稱,「近1億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如期完成。」但官方所謂的「全面脫貧」,被外界認為是一場政治運動,中國民間對此並不認同。

一位體制內的官員對希望之聲披露,中共完成脫貧任務有四大戲法,包括降低標準、數據造假、突擊慰問和野蠻封嘴。

河南前官員岳山(化名)表示,中國西北,甘肅、內蒙、陝西、山西、青海等一些地區環境惡劣,生存非常困難。那裡的人沒有什麼資源,就是種地,脫什麼貧啊?西北高原照樣有很多人住在窯洞裡面。

美國資深記者羅谷(Dexter Roberts)3月31日出版的著作《低端中國》,揭示中國農民工在「戶口制度」等政策下的真實處境。

羅谷曾擔任彭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中國社長,他被派駐中國長達23年,深入廣東、貴州、湖北、安徽、海南、陝西各省,通過與當地底層農民工建立緊密、親切的關係,做長期的追蹤報導。

羅谷在書中指出,農民工雖然對中國經濟無比重要,但戶口制度讓農民工們形同「中國的二等公民」、「祖國裡的異鄉人」。

2018年2月13日,一些農民工在哈爾濱火車站的地上睡覺。 (Tao Zhang/Getty Images)

戶口制度始於1958年,中共限制農民隨意將戶口遷往就業、居住的城市,農民工無法享受城市的醫療、教育等資源。他們的子女無法就讀公立學校、生病不能就醫,甚至要忍受警察的隨時盤查,被打入「黑牢」勒索賄賂更時有所聞。

農民工得不到政府的保障,只得忍氣吞聲接受待遇極差的工作。共產黨自稱信奉社會主義,實際上,他們踐踏工人福利、嚴禁勞工運動與組織。工廠靠這群廉價勞工累積巨大利益,但農民工的平均薪水只有城市居民的1/3。

戶口制度也衍生出「留守兒童」的問題。羅谷在書中揭示,「留守兒童」佔中國青少年人口的1/5,全中國有6100萬「留守兒童」。

孩子被迫做選擇:與父母分離、回到家鄉就學;或是待在父母身邊,但是不能唸書,只能打零工賺錢,重蹈他們父母淪落底層的宿命。

羅谷在書中寫道,一些農民工為了不讓子女成為「留守兒童」,只好將子女送往城市中收費高昂,但教學品質參差不齊的私立學校,這也給農民工造成經濟上的困難。

2008年3月10日,湖北武漢的一些留守兒童在教室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近年來,中國經濟受貿易戰、疫情等影響大幅下滑,城市失業人口激增,甚至出現「無工可打」的現象,大批農民工被迫返鄉。

羅谷表示,「鄉下只能容納少部分人,工人回到家鄉也不一定有辦法找到事做」。

他在書中還寫道,中共當局應取消戶口制度,讓農民工能自由選擇住處跟職業,並讓身處城市的農民工享有與當地居民同等的權利,否則長久以往,會造成社會動盪。

事實上,中共不僅沒有改善農民工的待遇,而且自2017年底起,北京市政府就開始大規模「驅逐低端人口」,激起民憤,也引發輿論批評聲浪。但這些言論都被官方火速刪除。

3年以來,「清理低端人口」的工作仍在持續,而且每到冬季,北京都會出現強制低端人口遷移的事件。而且其他一線城市也開始仿效,導致人心惶惶,誰也不知道下一個被掃除的「低端人口」會是誰?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