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執意對抗 中國何去何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5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王毅:中方不認可有高人一等的國家》,這篇文章被放在了新聞熱搜榜的第一位。同時,新華社還高調報導《中國海軍遼寧艦航母編隊開展遠海訓練》,此時遼寧號已經穿過宮古海峽,繞行台灣東部;這一天,中共也派出10架軍機騷擾台灣西南部。

中共公開擺出了與美國全面對抗的姿態,不知這是否來自3月30日政治局會議的決定。不過,習近平親自掌握軍隊,政治局其他人應該不能輕易介入,外交也應該聽習近平一個人的,哪怕政治局內部無法統一,習近平本人仍然可以推動與美國的進一步對抗。中共執意對抗,中國人真願意這樣做嗎?

合作窗口越來越小

過去3月來,中共對美國產生嚴重誤判,在軍事、外交上屢屢採取了主動出擊的對抗策略,試圖迫使拜登政府讓步、屈服,但並未達到目的,中共騎虎難下之際,又同時搞砸了中歐關係。

一年前,中共高層妄圖以疫謀霸,刻意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到全世界,還到處甩鍋、口罩外交,結果事與願違,中共禍害了別人,自己也陷入了國際孤立。一年之後,川普已經卸任美國總統,中共自以為機會又來了,沒想到仍然重蹈覆轍,與美國和西方各國的對抗進一步加劇。

新華社發錶王毅接受採訪的文章,原題目是「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接待周邊五國外長訪華後接受媒體採訪」,但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刊載時,網站首頁的題目故意改成了「中方不認可有高人一等的國家」。這篇採訪的主要內容,實際是3月31日至4月3日王毅會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和韓國外長的總結,但中共黨媒卻把標題更改後,變成了直接劍指美國。

王毅在採訪中說,「中美在本地區應該多一些對話合作,少一些博弈對抗」,「中方不認可這個世界上還有高人一等的國家,不接受世界上的事只能一國説了算」。

這番話自然不是王毅自己隨意杜撰的,實際是中共高層借王毅的嘴表達對美國的態度。這樣的態度也意味著,中共準備與美國走上全面對抗之路,準備與美國一爭高下,合作的窗口實際越來越小了。

對抗不符合中華民族的利益

3月31日,35個國家參加了「氣候與發展峰會​​」。中共之前曾一再高調表示,準備在氣候問題上合作,卻蹊蹺缺席了此次會議。中共不僅要對抗美國,還要對抗世界各國。中共邀請俄羅斯外長訪華,高調與朝鮮互動,王毅走訪中東,又與東南亞國家外長會面,儼然擺出了組建反美陣營的姿態。中共的一系列對抗舉動,實際嚴重損害中華民族的聲望和利益。

中共高層表面上在勾勒著虛幻的爭霸夢,實際更多是為了掩蓋外交上的一系列重大失誤,為了掩蓋以疫謀霸所導致的嚴重後果,為了推卸連番慘敗的責任。

回顧一年多前,至少在2019年12月,中共若沒有故意隱瞞疫情,疫情控制應該容易得多,武漢或許不會遭此大難,全世界或許也不會遭殃。但中共高層恰恰選擇了損人不利己的罪惡之路,執意用中國人和世界各國人民的生命為代價,用世界經濟全面衰退為代價,只為了實現個人爭霸的幻夢。

如今,中國人無法擺脫防疫的種種怪圈,中國經濟正在被排除在世界經濟之外,大量國民失業,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子孫後代的未來前景堪憂,試問真有人願意付出如此的代價,一心要與美國爭霸嗎?這是愛國還是害國呢?

中華大地正在陷入中共帶來的又一場深重的危機,若再放任中共領導人這樣任意禍害下去,中華民族的更大災難即將來臨。中共窮兵黷武式的軍事挑釁,很可能導致一場輸不起的戰爭,試問誰真的願意給中共當炮灰?

中國如何擺脫危機?

過去幾十年,中國在與世界各國的合作中獲得了發展,也養肥了中共各級官員,更令中共高層野心膨脹。中國若與世界對抗,等於自斷發展的良機。

中國為什麼要與美國爭霸?為什麼要與歐洲對抗?與近鄰對抗?這是真正為了國家民族著想,還是全中國人要為某些人的錯誤決策共同買單?為了保住某些人的權位,保住權貴的利益,更多中國人是否真願意與世界為敵?

大多數中國人應該希望與各國合作,應該希望和平交往,中共卻非要反其道而行之。這再次說明,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不代表中國人民。

假如繼續任由中共胡來,中國的路會越走越窄,更多中國人應該站出來趕快踩剎車。解體中共政權,是中國重新走上正軌的唯一出路,也已經迫在眉睫;否則,中共隨時可能把中國帶上不歸路。中國人不能眼看著中共把中國變成對抗世界的軸心國。

隱瞞疫情、散播病毒都是中共幹的,與中國老百姓無關;迫害新疆、西藏、法輪功、維權人士等,也是中共幹的,與中國老百姓無關;搞亂香港、對抗西方還是中共幹的,照樣與中國老百姓無關。

這一系列罪行,中國人不應替中共承擔。中共要充當四處咬人的瘋狗、戰狼,中國人不應幫腔。中共要拉中國人當炮灰,中國人自然也不能上當。中共全面與世界為敵,與中國人為敵,中國人應該與世界各國一道,共同剷除中共政權,清除這個禍害,中國才能有機會與世界重新修好、共享和平與繁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