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南海台海軍事挑釁升級 習會誤判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6日訊】中共在南海台海全面提升軍事施壓,習近平意欲何為?全美職棒抵制喬州立法卻與騰訊簽約,體現什麼價值觀?|熱點互動 方菲​ 04/05/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5號星期一。中共近日加大了在南海、臺海等地的軍事挑釁。3月初,2百多艘中國船隻,聚集在菲律賓附近有爭議的島礁,時至今日仍然有40多艘船隻。菲律賓總統府今天45日發出強硬警告,指中共船隻的存在可能導致敵對行為。另外,中共軍機連續三天擾臺,45日當天中共軍機10架次侵入臺灣的防空識別區。其中一架飛機還飛越了具有戰略意義的巴士海峽。

針對中共的不斷挑釁,美國及盟友也在不斷發出警告。據報美國與澳洲正就臺灣問題商討戰略計畫,美日元首將在4月的聯合聲明中,提及臺海穩定。而德國與日本將在4月中旬舉行首次二加二會談。

中共為何在周邊海域加大軍事挑釁?國際的示警對於中共會有遏制作用嗎?另外在美國國內,喬治亞州通過了新的選舉法,結果大企業紛紛抵制。美國職棒大聯盟MLB更是付諸行動,宣佈放棄在亞特蘭大舉行全明星賽。然而幾乎同時,傳來MLB與中國騰訊簽署新協議的消息。職棒聯盟稱其抵制喬州新選舉法的行為,體現它的價值觀。那麼它與騰訊簽約,是不是更體現了其真實的價值觀呢?

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讀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博士您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先來請二位嘉賓談一談,有關中共在臺海、南海的軍事施壓,我們先請唐靖遠先生來解讀一下。唐靖遠先生我想先問一下有關菲律賓這個事情,中共在菲律賓有爭議的島礁,叫做牛軛礁,它其實是3月初派了2百多艘船在那。大家覺得它做一做動作是不是就會撤,結果到現在還有40多艘船,所以菲律賓總統府今天發了一個很強硬的聲明,說你一天存在那,我們就會每天發外交公告,並且說可能導致敵對行為。

在您看來,為什麼中共要在菲律賓島礁這邊來做這個事情,它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戰略意圖?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中共派遣幾十艘,其實多的時候是上百艘漁船,這些漁船應該都是民兵船,它其實是政府派去的。它就是在執行一個戰略,這個戰略是中共過去就已經用過的,我覺得它最根本的目的是想要造成一個既成事實,把牛軛礁進行島嶼化,通過人工。

主持人:軍事化。

唐靖遠:對,軍事化。它是先要通過人工建島,擴大它的面積,然後在上面修上飛機跑道,或者修上軍事設施,把它形成永久性的軍事化。換句話說,就相當於永久性的佔領了這個島嶼。因為這個島礁,它其實還只是島礁,它存在著嚴重的主權爭議的。所以現在我們看到菲律賓,尤其是跟菲律賓這邊是存在著主權爭議。所以我覺得中共它採取這些,用民兵去找了一個藉口,說是躲避暴風雨。其實現在這個季節應該是南海相對來說,四月份基本上南海的天氣是風平浪靜,相對是這麼一個季節,沒有暴風雨的,所以中共是一個明顯的藉口。

主持人:而且專家說躲避暴風雨,不是到這個地方來躲避,有經驗的都知道。

唐靖遠:因為此前中共它在1995年的時候,對美濟礁就是曾經用過這麼一次了。美濟礁我們都知道現在它已經被中共強佔以後,已經把它給軍事化了,修上了飛機跑道,建設了軍事基地,一個小小的軍事基地。它在1995年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先是出動了漁船,藉口說我們在這躲避風雨,結果最後就在島上修建了一些建築。剛開始說這個是屬於提供給漁民來避雨的這種庇護所,是這麼一種建築,但是再過一段時間以後,慢慢慢慢它就變成了軍事建築。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它們針對這個牛軛礁,它其實現在的意圖很清楚,因為中共在對牛軛礁打這個主意是從去年,它有一年多了。從去年大概2月份到3月份以後,就已經開始在進行數據的測量。在今年2月份的時候,中共已經都派遣了很多大型的通信,和大型的人工建島的工程船隻,曾經就有集結在牛軛礁,它們可能已經做了一些小部分的測試。

主持人:勘探啊。

唐靖遠:對,勘探等等之類的東西。所以它現在我覺得應該是可能想要採取一種更進一步的實質性的舉動,我覺得這是它近期的目的。

主持人:所以它實際上在它把南海軍事化這樣一個,不斷的在完成它這樣一個戰略,相當於策略吧。

唐靖遠:一個過程。我覺得中共它現在在南海最大的戰略目的,就是一種蠶食的政策。我們也可以把它叫做一種擠壓政策,它的目的是什麼?就是通過對南海這些島礁,把它事實性的永久的占領,而且把它軍事化以後,它其實就一步一步把美軍的,尤其是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的防線,一步一步推得越來越遠,最後把他們徹底擠出南海的這個範圍之內。也就是說把整個南海變成事實上的中共的內海,也就是它那個九段線畫的這麼一個範圍,這個基本上是中共的一個打算。它現在正在採取一種蠶食的政策,一步一步的去實施。

一旦它達到這個目的,就是把美國海軍的範圍能夠把它擠壓到南海之外去,或者是擠壓到南海的邊緣去。遠離臺海以後,中共可能會針對臺海,就那個時候它可能認為是動手比較成熟的時機,因為那個時候美國的航母打擊群,他們距離已經非常遠了,它即使針對臺海這邊,他有心想要支援你,可能他在時間上,在距離上面,這個時間和空間,戰略的縱深已經拉得比較大,所以它有難度。

主持人:而且它明顯在加速,我們等一下談談它為什麼。說到臺海,我也想稍微談一下臺海這兩天的動靜。中共軍機擾臺,軍機擾臺當然就是說它一直在做,只是說它現在越來越頻繁,越來越不加掩飾。我們等一下整體分析一下,它為什麼要在周邊的不同海域都這麼做。但是我覺得讓很多人注意到的一點,也讓很多人覺得不是太能理解的,上週臺灣剛剛發生這樣一個重大的火車事故,有50人死亡。

所以在這樣一個事故面前,習近平本人也表示了哀悼。但是在同時,中共的軍機連續三天擾臺,所以要嘛就是說,我覺得大家都會有個問題,為什麼他一邊要哀悼,一邊要軍機擾臺。難道你這幾天不能停一下嗎?還是說你的內部的東西太僵化,它沒有辦法去做這樣的調整,還是說他有意要同時來做這兩種手法,達到他的某種目的,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我覺得它這背後有兩個原因,首先第一個原因是基於中共,我覺得可以把它叫做翹翹板戰略。就是說它跟現在,剛好就是從今天開始的,不是美日印澳四國,還加上了法國,在孟加拉灣,在印度洋這邊,在開始舉行一個聯合軍演,這個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因為這個是標誌著美日印澳這四國安全對話機制開始已經從紙面上的這種安全對話落實到行動,這是第一次他們聯合進行軍事演習。同時還有法國的加入,而且這次演習他是法國來主導的。所以我覺得它這背後釋放出了一個比較強烈的信號,因為法國是北約的最主要的領頭的國家之一。所以它其實釋放出來,美日印澳我們不是把它稱之為印太的小北約,所以你就看見歐洲的北約和這個印太的小北約,它從某種程度上已經有一點發生聯合的趨勢,我覺得這個是清楚的向中共這邊發出一個警告的信號。

所以中共,尤其是現在的習近平這種戰略之下,他認為是絕對不可能要示弱的。那麼你們在孟加拉灣,在印度洋那邊,你們要搞這麼一個軍事的演習,那我這邊,我也要來施加一點壓力,所以我把它叫做翹翹板戰略,它要取得一種戰略上的一種平衡,它就不甘心示弱,這個是一大原因。第二大原因,我覺得跟它們針對臺灣的這種輿論,這種宣傳戰有關係。中共針對臺灣的這種宣傳戰,它從來都是把蔡英文當局,把政府和民眾是分開的,和臺灣民眾是分開來的。所以習近平他來表達對台鐵這次撞車事故,這些死難者的一個哀悼,好像是想要攏絡一下感情,他其實主要是針對臺灣民眾的。而這個軍機繞臺,施加這種軍事壓力,它其實最主要的指向性。

主持人:他們自己認為。

唐靖遠:對呀,他們認為我們這個指向性,是施壓給蔡英文當局的,意思就是蔡英文當局你不能走遠了,在臺獨也好,或者說什麼其他的一些上面,你要有所知道適可而止。他認為是通過這種方式,可以把它給分開。但是我覺得它其實事實上是適得其反,效果。就是因為它有一個關鍵的問題,中共在宣傳之中,它們從來不提這一點。就是蔡英文政府,我們都知道他其實是,因為臺灣是民主體制,蔡英文政府是民選出來,他就代表著民意。他跟中共這個不一樣,中共為什麼我們說要把中共和中國分開,中共你代表不了中國人,也代表不了中國,是因為中共你不是民選的。

主持人:而且你還迫害中國人民。

唐靖遠:對,而且你本身不具有合法性,根源在於這個合法性的不同。所以呢你看中共它在宣傳的時候,他雖然極力的想要把蔡英文當局和臺灣民眾要把它拆開來,分開來看。但實質上它起不到作用。他想做一種分化,就是讓臺灣島內出現一種民眾和政治上的一種分化,分而治之,然後來製造矛盾,但是我覺得他實質上是,他是站在中共這種黨文化的角度去看待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一廂情願的想法,從常理來說如果不管是對臺灣人還是局外人來說,在發生這麼重大的傷難事故的時候,然後你軍機還來擾臺,他只會增加民眾對他反感。

唐靖遠:這是乘人之危嘛。

主持人:對,而且你這種舉動也抵消了你這個不管是做姿態還是怎麼也好,所以這個就是讓人覺得說很奇怪這種。那實際上就是這些天,在東海對日本也是一樣的,所以中共現在這個階段確實讓人感覺到它這個軍事施壓,它是更頻繁更加劇,然後戰線拉得更長,東海、南海、臺海,所以從軍事上來講的話,通常人們會覺得說你這樣的拉長戰線其實是兵家大忌,你相當於四面出擊嘛。所以我不知道您怎麼解讀,中共這一串這種軍事舉動後面真實意圖是什麼?是習近平真的是在做一種戰略的誤判,還是說他是出於某種其他的目的來做?

唐靖遠:我覺得最關鍵的是在於習近平他的一個戰略,他其實是虛虛實實的。表面上看上去,他現在是在四面出擊東海、臺海、南海,都有動作。但是我覺得他的虛實程度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在東海在針對釣魚島這方面,我覺得他更多的是虛,也就是他其實在那邊採取動作,他類似於一種襲擾的性質。襲擾的目的是什麼呢?他其實最主要是要牽制住日本,就是讓日本能夠達到一種你只要能夠自保就行了,不讓日本能夠有精力,有這樣的就是多餘的這個空間和資源去分心,去兼顧到臺海,甚至兼顧到南海去。我覺得這個是他最主要的一方面的目的。

那麼對臺海呢,我覺得他是屬於半虛半實。就是因為半虛是說我的意思我覺得他習近平他至少在目前眼下一個短時間之內,至少在明年他還沒有搞定他的連任之前,我覺得他可能不太可能說直接在臺海就是去動武,武力攻臺,發起一場戰爭。所以他現在更多的是在對臺海是實施這種就是軍事,比較接近於實戰部署的一些就是演習還有測試,蒐集這個數據,還有一些就是外交上面的層面的這種博弈,他是以這個為主,所以我覺得可以把他叫做半虛半實。但是真正他最實的,應該是他的重點是放在南海,就是剛才我們說的他現在是拿下一個一個的島礁,這個一定是他採取的最實惠的,他覺得可以達到最實惠的戰略利益的。

尤其是這一次這個牛軛礁,牛軛礁它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我們都知道就是在這個南海就是它有一個小三角,就是永暑礁、渚碧礁還有就是美濟礁這三大礁,都已經被中國事實上是佔領了。而且是事實上三大礁都已經軍事化了。這三大礁它剛好構成一個三角形,而這個牛軛礁它處在什麼位置呢?它剛好處在這個三角形的差不多中心位置。所以呢他們現在,而且這個牛軛礁它的地理位置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它很有可能會使就是通過人工造島以後,它會有一個很大一片面積適合建成一個永久的這種大型的戰備倉庫的這種條件。所以如果說這個牛軛礁一旦要是被中共實現了它的意圖,它把它給就是人工造島,而且是給搶下來了,給鞏固了,那麼這個牛軛礁它就會成為提供給這三大礁的一個相當於戰略後備的基地。換句話說這三大礁就將相當於成為三艘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它可以達到這樣一個戰略效果。那麼這個從戰略的角度上和軍事角度上講,它的價值可就非常的大了。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中共目前最實的一部份,它真正的重點現在是放在這兒。

主持人:有意思。那我想下面請傑森博士談一談您的看法,我們就直接來看這個最中心的問題,就是對於中共現在的這種軍事施壓加劇,特別是南海、東海、臺海,都有一些實質性的軍事行為。您覺得它背後真實的目的是什麼呢?

傑森:就是外在的軍事動作一定跟內在政治動機是有關係的。我們知道了習近平就是他本人的話,是有這種就是開疆擴土做一個一代雄主的這樣的個人的一個想法。而且他的各種表態也展現出,他認為中共現在好像已經接近有這樣的實力,去開始試圖挑戰美國的霸主地位。那麼本身來說的話,在我看來東海、臺灣海峽、南海這是讓中共統一做的一個事情,剛才唐靖遠也談到了一點,就是說南海它事實上是在這個一步一步地在,就是真的是開疆擴土,變成自己的內海這樣的一個過程。

當然了與此同時的話,真正政治上的目的的話,東海和臺海意義更大一些。其實東海對於就是中國人這幾年對於反日情緒被中共宣揚的非常厲害,那麼針對這個東海的行為的話,事實上是有助於本身習近平這種國內的強人形象,對他的在國內的政治上是能給他收買人心起作用的。那麼臺海的話,是他將來跟美國一決雌雄的一個關鍵點。對於這一點上來說,就是他實際上是同時三面在出擊,但是我們不能把他叫三面出擊,因為他沒有實施真真正的戰爭。如果真正實施戰爭的時候,你三面出擊那是兵家大忌,但是他事實上是三面都在有動作,但是在我看來的話,他是抓住了一點,抓住了整體現在世界大環境,特別是美國是無心進入任何的實質的衝突的,那麼在這樣的抓住這樣的一個巨大的一個契機的時候,它事實上是三方面都在練兵,它知道的話,未來擴展它的整個實力,海軍是非常重要的,那麼對於整個特別是臺海和東海。它(她)實際上是不同的軍機騷擾,特別是對臺灣,它是個疲勞戰,因為臺灣的這個資源很少,你去一趟,他們就得起一次飛機來就是陪行,你去一趟就陪行。那麼整個這方面來看的話,使得臺灣就無形中在消耗臺灣的經濟和軍事,這樣的一個能力或者說是資源。另外的話,我們知道了就是說剛才我談到一點就是,中共非常清楚如果它要在未來世界稱老大,美國是它最大的障礙。

那麼它不可能真的有那個膽量真的到美國本土來跟美國打,其實美國未來世界地位的真正的撼動者就是中共,而中共目前來說看準了臺灣,因為臺灣旁邊就有美國駐日本的軍事基地。而美國和臺灣從歷史上一直是有這種軍事盟友、政治盟友這樣的一個概念在那兒,雖然美國從法律上取消了他對臺灣的保護,但事實上的話,從美國的民眾和各種意識形態上,臺灣事實上是在美國的保護範圍之內。如果中共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在合適的一個時間針對臺灣行動,而美國不敢有所行動的話。那麼整個世界的權力體系會完全重置。因為全世界現在很多人都在看中共和美國博弈的這個過程,到底誰勝出,一旦中共在臺灣這個問題上有強勢的這種態度的話,那麼美國的霸主地位,包括美元的世界地位各方面都會受到重大的打擊。

事實上就是在我看來的話呢,臺灣問題其實就是未來世界,未來世界我不相信有世界大戰來重新定局,但是臺灣就會是未來整個世界格局的一個決定者。那麼中共它現在採用的方法是,一方面我擾臺,讓臺灣很疲勞,軍事消耗能力,同時在練我的兵。另外一方面,我在尋求時機,它(他)認為這次疫情,習近平明說了是東西方勢力的此消彼長。他認為的話,美國這邊特別是拜登當選以後,整體不管是經濟和軍事都會走下坡路,那麼那麼它(他)認為整個這個機會,只要耐心等待總有機會把美國在臺灣問題上震懾住,以致於它(他)攻擊臺灣的時候,美國不敢出手。到那個時候,那麼臺灣事實上是一個小目的,真正臺灣問題會演化成為它對於稱霸世界的這樣的一個宏觀的一個概念。

主持人:所以實際上就是現在這種軍事行為的加劇,還是跟習近平本人他這種認為東升西降這種判斷是分不開的,他認為現在是一個時機,我是可以開始出手了,但是同時外界很多時候認為,他這些出手也是一種試探,特別是對於拜登政府的試探,但是如果一旦試探,它覺得是能夠成功的話,它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的試探,是吧?

傑森:當然是這樣子。這就是蓬佩奧當時在推特上說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話,你其實強硬能阻止戰爭,你軟弱反倒吸引攻擊。在這個過程中,如果美國一再忍讓中共所有的做法,把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口頭上的抗議,口頭上的抗議其實是示弱的表現,你如果沒有任何實質的行動。在這樣的情況下,在我看來,如你所說,中共是在試探。當然中共本身也有顧忌,中共很多年沒有任何的軍事行動,特別是中共在執政以後,就沒有真正打過現代戰爭,它打過的,比如說越戰的什麼的,都是蠻荒時代的那種戰爭,跟現代戰爭是完全不一樣的。

中共事實上是需要大量練兵的機會,包括這一次,大家談到軍機繞臺,非常罕見的繞過了巴士海峽,然後繞過了臺灣的南端,然後又飛回來。事實上,這樣的事兒可能未來會常態化,甚至未來會真的繞臺灣轉一圈,這樣的事情常態化。它事實上是不斷增加自己封鎖臺灣各方面,領空、領海能力的一個舉措。在我看來,中共是有十足的野心,軍事上在做充分的準備,來最後實施對臺灣的攻擊,而美國這邊,至少在目前展現出來非常弱,從很多角度上展現出來的都是弱,這事實上使得中共的野心和美國的不強硬,使得整個特別東亞區域,整個地區出現了非常非常不穩定的狀態。世界事實上歷史上是平衡的,現在完全處於不平衡,一旦世界處於不平衡,世界就會有衝突,人類就會有危險。

主持人:美國和盟友也在做一系列的舉動,包括比如德日二加二會談,包括四方會談,德國和澳大利亞也說他要派軍艦。您覺得這些夠不夠呢?這些能不能遏止中共呢?

傑森:其他國家是從聲譽上敲邊鼓的,比如德國的軍事實力其實是極其弱的,德國長期根本就是靠美國保護它,根本就不在軍事上做任何的投資,連自己最基本的2%GDP的要求都達到不了。德國的軍事實力差到啥程度?中共航母護航的三、五艘艦艇的導彈桶的數量,超過整個德國海軍所有導彈桶數量的總和。其實這些國家他不發展軍事力量,歷史上都是美國在保護,所以他們參與所有這些活動,更多的是就是一種聲勢,國際聲勢,當然對中共是有威懾力,因為中共本身它對它的軍事能力是沒有一點點把握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它在觀察。

第一觀察,這個陣營我有多少人可以收買的,此消彼長這個運作,歐洲其實經濟上也在衰落,德國也在依附於它。另外,也在看這個結合力到底有多麼的堅定,多麼的堅強。如果它對於南海,對於臺灣表現出更強硬的姿態的時候,是不是這些國家還會堅定的站在一起,美國是不是還這麼說硬話。此時此刻,我想它還不敢直接行動,但是三年、五年以後,美國這邊的削弱,如果再像這樣的走下去,美國這樣的削弱,其實整個東亞地區是有非常多的炸藥桶

主持人:是,有個問題也想很快請唐靖遠先生回答一下,說到美國的反應,其實當初中共在南海軍事化的開始,就是從黃岩島開始的,而奧巴馬政府當時沒有做任何作為,這就打開了中共軍事化南海的一個門。現在中共在菲律賓牛軛礁,這樣很明顯的要把它軍事化的行為,在我看來有沒有可能是一種試探?如果我把這個礁拿下來了,美國還是沒有作為,就說明你根本不敢動什麼。我記得那時候川普在臺上的時候,班農曾經說過,這是違反國際法的呀,你美國就可以把這些礁給炸掉。您怎麼看美國這個回應會是什麼樣?

唐景遠:我比較贊同你的分析,這次中共在牛軛礁採取行動,你看剛剛拜登才上來沒有多久,就是幾個月的時間,它馬上就開始採取實質上的行動了,過去在川普時代,它不敢這麼做。在川普時代,我們看見習近平在整個南海一直是收縮的,是採取守勢的,所以這一次對牛軛礁,中共採取行動,我覺得它非常關鍵,不僅是對拜登政府實質性的測試。我也比較贊同剛才傑森的分析,它事實上可能也是對美國和他的歐洲盟友,包括北約在內的,他們這種軍事聯合協作的程度,能夠達到一種什麼樣程度,它也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測試

如果牛軛礁被中共繼承,造成既成事實,把它給強奪下來,而國際社會不能夠做出應有強硬的反應的話,基本上中共可能就會判定一點,它們在南海大展手腳是不會有任何的障礙,不會有任何實質性障礙了。因為習近平不是認為東升西降,這個戰略判斷,我覺得它就是基於兩個原因。第一個,這個疫情,疫情其實重創了整個歐美傳統的一些強國,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很多其他方面,在國際影響力方面都重創了,就是硬實力和軟實力都有重創。

其實從這個角度上講,中共已經認為這已經是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果,而中共內部一直都有一個理論,無論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它都帶了一個直接的後果,就是每一次發生世界大戰,就會帶來世界新秩序的改變和調整。所以這個是習近平為什麼一口咬定說,這一次我們就逮住機會了,東升西降就來了,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原因。第二個原因,拜登政府所表現的自廢武功,再加上針對中共政權明顯是比較軟弱的態度,的確就是剛才提到蓬佩奧說的那個道理,你的軟弱只會招致他更加的倡狂和更加的囂張,它絕對不會收手的,這個我覺得,包括剛才你提到德國軍艦也來,只是比較象徵性的,他只是為了壯聲勢,我贊同這個分析,主要是為了壯聲勢。

但是甚至有可能相反,起到一種刺激作用,讓習近平更加快的去下手,因為他會覺得,你們現在無論是印太的小北約,還是歐洲北約和亞太北約的聯合機制還沒有成形,沒有成熟之前,我趕快下手,把生米做成熟飯,這樣一來,等你即使成了形了,我已經站穩腳跟了,所以沒準兒有可能還會刺激他採取更快的、更大的力度,我覺得都是不排除這種可能的。

主持人:德國說是八月份,八月份之前,我懷疑很多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而且這些國家,美國和他的盟國,現在還是處在一種敲邊鼓的狀態,就說我們要開會啊,我們要怎麼怎麼樣啊,你中共注意了,我們都注意到了,這個東西是沒有什麼用的,我認為中共,如果你們對它沒有實質性的行為,就是擋住它的動作的話,很可能就像您所說的,反正是在我家門口,對不對,我很方便,我這個島礁一個一個弄的,你們都沒有反應,那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唐靖遠: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如果說德國,比如說歐盟真的要採取實質的行動,他在經貿和技術對中共的輸送,這個方面採取一定程度的脫鉤,我覺得可能是更加有力的一個警告措施,我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中共自己有一個統計,它們從改革開放以來,從國外輸入,甭管偷來的、搶來的,還是各種技術,論數量最多的是德國,比例占了40%多;但論品質,最高科技,最先進的是在美國。還別說其他的國家,就是德國要是真的也能拿出這樣的勇氣說,把技術輸出這種途徑給你切斷了,這個對中國來說,遠比它派一艘軍艦去作為象徵性的一個巡航,我覺得要好很多。

主持人:所以局勢真的是不容樂觀。還有一點時間,我們來談談另外一個事情,我想請傑森博士來談一談。我們看到美國國內也不消停,很多事情發生,現在一個最新的熱點,是喬治亞州新選舉法案通過,結果讓一些企業開始抵制。那麼這個企業中現在最大的、最有爭議的是美國全美職棒大聯盟。因為他是付諸行動了,他說要把明星賽從亞特蘭大搬出去。

但是幾乎同一天,媒體報導說他跟中國的騰訊簽了新的協議。騰訊當時在NBA莫雷表態說要支持香港的抗爭的時候,後來國內就制裁NBA。騰訊就跟著中共制裁了NBA一下,把它這個球賽禁播了,所以它是起了這麼一個角色和作用。所以現在美國媒體都在說:你跟騰訊去簽約了,騰訊是跟中共的來制裁這個的,那你這邊又對喬治亞洲來做出這樣的抵制。這到底說明什麼樣的價值觀呢?您怎麼看這整件事呢?

傑森:我覺得如果說這兩個事兒讓人覺得困惑矛盾,那就是那個人對於左派的這些機構,或者說是公司的認識還是不清楚的。他們口口聲聲以所謂的選舉權為藉口,但事實上是在推行左派的意識形態,在推行左派全面掌權、永遠掌權的一個措施。它本身來說跟中共的統治方式從利益上,比如說中共推行全球化等等,這跟它利益上是一致的。換句話說如果你認為真的信了他們,反對喬治亞州新的選舉法是因為對於人權的關心,那你是被他騙了,你被它表面文字騙了。

主持人:對公民投票的關心。

傑森:對,某種意義上講,它事實上是在遵循左派的這個棋譜在往下走。在我看來是一致的,左派是推行全球化,所以它往中國發展。中共推行全球化,因為它可以從全球拿技術、拿資金,所以全球化跟它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他在中國投資,跟騰訊簽約、續約,那麼在美國這邊它也同時推行左派的政策。左派的政策其實就是讓左派一黨獨大,然後整個選舉體系完全變成左派的工具。這個在我看來根本上是一致的,至於說它的表面的一些說法,其實自己都站不住腳。你比如說選舉法中一些他反對的條款,比如說選舉法要提出來,如果是郵寄選票你得提供自己ID

主持人:身份證件。

傑森:身份證件,有照片的身份證件。其實這種要求在很多的民主黨州,它事實上都是存在的。那為什麼偏偏到了喬治亞州,這個搖擺州,你就要堅決反對呢?還有很多其他的左派媒體,也在拚命地混淆視聽。比如有人就說:他們這個法律多麼殘酷啊!你排隊的時候給你送杯水都不能送。其實這個過程中這是各個州都有這樣的規定的。人在隊裡頭的時候,別人是不能接觸的,怕啥呢?怕你臨場說票或者說是威脅人。所以你在站隊的時候,除了相應的票務人員能跟你接觸,別的人是不能去直接跟人給東西啥的,你可以現場說票的。所以這都是各個州都存在的法律,卻被媒體宣稱成這個法律是多麼可怕的。

而且很多公司,比如說Delta航空公司,最開始它實際上是支持這個法律的。結果他的CEO被左派的一些勢力給恐嚇了一把,立馬又翻轉。其實左派的這些人特別是CEO這個階層的人,他的朋友圈基本上是左派。因為這一群人他的升遷、他的名望、他未來的聲譽,媒體跟他說了算。比如說最近佛羅里達州的州長DeSantis,把佛羅里達治理、整理有條,但是媒體就要攻擊他。實際上的各個CEO、各個所謂的社會精英,他都怕媒體,而媒體現在是左派在控制。那麼這些人其實是出於他個人目的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他怕惹媒體,而左派媒體實際上就是打人的棍子。在這個時候就把這些所謂的大公司的CEO全部打的服服貼貼的,來反對這個選舉法。所有這些事情其實都是左派在逐漸控制美國的一些步驟而已,他跟他們聲稱的事情你完全可以忽略掉。他們說的那些事情你聽多了只能讓你噁心。

主持人:所以對於MLB來講,它真實的價值觀其實在他跟騰訊的合作上的反應就可以看的出來。他根本不在意中共這種侵犯人權,這種大規模的集中營、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根本不在意。但是對於喬州這個,表面上他用的理由是說我支持大家都要去能投票,但是實際上他是像您所說的,他其實要的是推行左派的這種理念,所以這樣的話能夠造成很多人可以作弊的這樣一個理念,說白了。

傑森:對,其實在我看來以少數族裔不可能有ID為理由來反對這個法律的人,是最有種族歧視的人。事實上的網上已經有一個調研,他到一些白左多的這些大學問,你說這個選舉要ID對不對?他說當然不對啦!因為這些人,很多黑人是不知道怎麼樣子做ID的。都不知道給自己辦ID,有的人都不會上網。結果你到紐約比如說Harlem,不是一個特別好的區。問街上隨便問一個人,你知道辦駕照在哪嗎?大家都知道。你有駕照嗎?拿出來都有。有人這麼說你怎麼說?他說他們這些人都是傻瓜。其實在我看來以少數族裔沒有能力辦ID,要ID阻礙少數族裔投票這種人,是最最徹底的種族歧視的。

主持人:另外這也不是事實啊!很多少數族裔都有身份證,不然的話他做不了任何別的事情。他上圖書館、上飛機都做不了。

傑森:對,有的時候球場你去入場,你看票都要查你的ID。為什麼選舉這就不行了?他聲稱說是我支持每個美國人參加選舉,那你不看他的ID,你怎麼知道他是個美國人呢?如果中共從中國運來幾千萬人,他直接去投票,那怎麼弄呢?所以說這種事情我感覺現在左派其實不講理,完全不講理。

主持人:對,沒錯。

傑森:他是用暴力,某種意思上講思想上的暴力來控制人,而他控制的都是所謂的這些社會精英,比如說Delta CEO,他一個人就代表他整個公司。但是網上我們看到大量的飛行員、大量空服人員,實際上是極端反對他們CEO在做這個事情。但是這些人聲音被媒體壓制,他們在社交媒體上也被壓制。所以整體來說極少數的人現在在完全控制美國的從上到下的輿論,給你一個好像鋪天蓋地都是他們的聲音這樣一個概念。其實完全不是這一回事兒,但是不幸的是整體美國社會已經運轉成了這樣一個狀態。

主持人:是,那唐靖遠先生我也想問一下您這個問題。當然其他的對於MLB跟騰訊簽約,您也可以談談您的看法。但是我總覺得很奇怪就是這些美國公司,不管MLB也好,還是可口可樂什麼的。他在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聲稱要抵制喬州選舉法的時候,他為什麼不看一看民調?民調有70%的美國人是支持在投票的時候要有身份證的。那他來抵制這種法案的話,他難道不擔心民眾去抵制他嗎?

唐靖遠:這個我覺得有兩個原因。一個原因剛才其實傑森已經有提到了,我從另外一個層面我再講一下,我覺得實質上這些大公司他們更加看重的是全球化的利益。就是說他們現在發表這樣一個聲明,說我來抵制你這個選舉法的改革,實質上他是在推進一項政治議程。他其實是在政治優先,或者說這就是美國版本的政治掛帥,我是這麼來看的。他為什麼要採取這樣一種態度呢?他們更加看重的的確就是說,在這些大公司他們都比較左傾嘛!他們事實上已經跟左派的政治勢力,或者說跟左派這種政治權力,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一種政商的一種權力尋租。

主持人:美國版的。

唐靖遠:對,形成了一種美國版的權力尋租,形成了一種政商的利益集團。而這個政商利益集團,在這意識形態上的確是傾向於全球化的。換句話說他們更加看重的是全球化以後的利益,所以他不會太在乎美國的國家利益,他會更加不在乎美國民眾的利益。因為他覺得我有的是全球化利益,我去佔領全世界的這個份額。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

唐靖遠:這個份額比擬美國國內的這個份額要大的很多,就是通過跟權力尋租,它為什麼要去支持左派呢?就是希望尤其是跟選舉法相關的,我們知道這個選舉法的改革,其實它的要害是什麼?就是為了要杜絕選舉舞弊。那麼如果說選舉舞弊杜絕了,很有可能導致民主黨就是左派這些政治勢力,他們有可能難以達到長期執政的這個目的,那麼這個對他們的權力尋租肯定是會帶來影響的,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那麼第二個原因呢?我覺得他們肯定也存在著一種投機心理。就是說保守派的這些民眾,人數是多的,就像你剛才說的有70%的人,絕大多數吧!可能這裡面也參雜一些非保守派的。

主持人:對,沒錯。

唐靖遠:他們都支持這個選舉是要出示ID的,但是這些人他們並不具備一個高度的這種組織性。也就是說即使你要抵制它,你究竟能給這些企業帶來一種什麼樣的影響?他認為這個裡面可能我還得看一看你們抵制範圍有多大?你們抵制的時間能堅持多長呢?尤其是一些大公司,在某些領域已經達成一種壟斷,甚至很嚴厲的一種壟斷。就是你離開他,基本上很多事情你都比較難辦了,他達到這種程度時候,他就不太會在乎你少部分人的這種抵制了。所以他覺得對他的抵制這種傷害影響是有限的,所以他要達成他的更大的這種政治利益,我覺得那個是他更加看重的。

主持人:對,所以實際上這也解釋了為什麼MLB去和騰訊簽約,像您所說。他其實可能不把自己認為是美國職業聯盟,所以這就是為什麼Spalding將軍發推說,現在這個全美職業聯盟可以叫做全中共職業聯盟了,All Communist。但是川普總統有發聲明,他說:大家要去抵制這些公司。那麼如果抵制不是一個最好的方法的話,那什麼樣的方法會是?就是保守派您覺得它能做什麼呢?它接下來能夠怎麼樣去反擊呢?

唐靖遠:這個問題就涉及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在保守派的理念這種情況之下,尤其是比較支持保守派理念這些企業,他們能不能夠真的團結起來,就是去抵制這些左派企業,不讓他們達到壟斷。就比如說這個社交媒體平臺,我們知道現在幾大媒體平臺,基本都是被左派所壟斷。那麼我們說枕頭哥也好,包括川普總統自己曾經提出來說想要建立自己的保守派的社交媒體平台。

其實還有其他一些平臺,陸陸續續都有在嘗試在建立的,我覺得這些平臺一旦推出來,它應該是要讓保守派的這些民眾其實是占大多數的,這點我非常贊同傑森的分析。實質上美國社會應該說還是堅持傳統理念的,保守派理念的這些民眾是占大多數。極左派他們其實是少數,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媒體,把他的聲音放得很大。所以他製造了一種假像,好像讓人感覺左派的勢力很強大,其實他們是少數。所以關鍵是在於這些多數人,他們應該需要有川普這樣的或者像蓬佩奧這樣有號召力的人,還包括像德桑蒂斯等等這些人。

主持人:對,沒錯。

唐靖遠:他們要站出來強有力的來支持這些企業,支持這些平臺。讓大家都把這些平臺盡快地扶植起來,去跟這些左派的平台進行分庭抗禮,我覺得這個才是可能比較現實的一個途徑。

主持人:對,就是說要有行動,而且要有組織。

唐靖遠:對,要有行動。

主持人:對,不然的話就像溫水煮青蛙式的,很可能在各方面的左派的這種消磨下,你可能最終有點像要接受現實了,所以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然川普總統那個聲明,我不知道會起多大的作用!行,那我們就今天先討論到這裡,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