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大陸殯葬怪象:墓地欠費、墳地產、樓房靈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6日訊】「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不過,現今的中國傳統清明節,讓民眾感到哀傷的,還不僅是親人的離去。城市墓地價格連年暴漲,一墓難求,因欠繳墓地管理費,親人骨灰被刨出來等問題,讓逝者不能逝有所安,生者心徨徨。

「對不起,您拜訪的墓地已欠費!」

這種「溫馨提示」,讓人鬧心。

高價買來的墓地,不屬於自己。比房價還高的墓價,只是20年的租金。

陝西省西安市藍田縣的白鹿原公墓,就貼出告示,要求購墓已滿或臨近20年的亡人家屬,繳納20年的管理費1萬2千元。

白鹿原公墓工作人員:「這個是民政部門規定的,都是20年一個週期。如果不交的話,就是墓地有權力把他骨灰拿出來。

今年清明,「死不起」、「殯葬暴利」,照舊登上大陸社交媒體熱搜。

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有的墓穴甚至要上百萬。

上海至尊園最低報價11萬元,其餘墓區價格「上不封頂」。而且價格還在上行。

由於當局墓地改造,武漢市民李先生家裡70年代的老墳,被強行遷到武漢石門峰都市陵園。他說,這裡最好的墓地一塊要30萬元。

武漢市民李先生:「原來老墳是沒有時間限制的,現在就變成了20年。20年以後交錢,不交錢就給你把墳刨了呀。」

雲南昆明一陵園,清明節前說要推出最高20萬元的「墓地貸」。消息出來,立馬躥上熱搜。墓園方隨後表示,將放棄這一項目。評論認為,這背後,反映的還是天價墓地讓人「死不起」的現實。

殯葬貴的另一怪胎,是這種「樓房式靈堂」。

天津的靜安陵園,整個小區都是靈堂,入住10萬個骨灰盒。它讓「墳地產」再次成為話題。去年9月,該陵園被勒令停業前,有的房子炒到了近萬元一平米。

從2003年起,大陸殯儀業曾多年進入「中國十大暴利行業」。

中國殯葬協會估算,全國殯葬行業消費,2020年至少6千億元,2023年將達到1萬億。

為何會出現這種景象?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中共)它規定第一個他必須火化,它不准你入土。第二個,就是每個人他沒有自己的地。所有的地方都是中共的財產。所以這個造成了殯葬行業的壟斷。能造墓園的人,他都是有後臺的強力支撐。」

目前中共在城鄉實行經營性墓地和公益性墓地兩種政策。

天價墓地,往往出現在經營性墓地中。

中共規定,經營性公墓應該由殯葬事業單位建立,而且必須向縣級民政部門提出申請,最後報上級民政部門批准。

民政部門既是公墓的經營主體,也是管理主體。自己審批自己,又如何能進行有效監督?

另外,將「准入審批權」變成「經營獨佔權」,是地方民政部門常用的手法。他們對殯葬產業進行高度壟斷,並在背後操縱商業利益。

到2017年,中國近八成的殯儀館隸屬事業單位。

缺乏外部競爭,墓地本身供不應求,老齡化人口增多,外加中共病毒疫情衝擊,墓地價格飛速上漲。

而且中共不承認經營性墓地的永久使用權。所以,普通民眾只能和墓地經營者,建立短短20年的租賃關係。

李先生:「中國韭菜多嘛,我們本身就是錘子加鐮刀,就是割韭菜的。買不起!反正我們以後老了,實在不行,就找政府。黨領導一切,黨負責一切嘛!」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說,墓價高漲,是中共獨裁、壟斷行業造成的惡果。中國人講究入土為安,即使是高價墓地,民眾也只能乖乖掏錢購買。

董廣平:「那麼高的價錢其中很大一部分包括官員的好處費,以及民政行業收的管理費。你別人是無權進入這個行業的。它就是發死人財!」

多年來一直有輿論呼籲,殯葬行業要立法,不能只靠利益部門的行政條例來管理。

董廣平表示,中共做事極端,沒有人性,死人活人都不在乎,它只關心自己能不能賺錢。所以中國出現的所有罪惡,根兒都能追到中共身上。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