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立陶宛對抗中共 6小國藐視習近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7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4月6日晚上7點,北京時間4月7日。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中共在中東歐連踢鋼板,6小國為何敢公開藐視習近平?300萬人國家立陶宛對抗中共,獲讚揚:為歐洲建立榜樣;學者:「天真的階段結束了」

秦鵬:一個300萬人口的歐洲小國「立陶宛」,正挑戰中共強權。立陶宛為何敢於如此公開對抗中共?原來這裡面還有一個更加輝煌的歷史:波羅的海之路。

Sydney:不只立陶宛,歐洲國家現在聯合抗共,3月份,習近平親自出席中東歐17國領導人峰會, 居然有六個國家的總統和總理都沒給他面子,只派了部長參會。 歐洲為什那麼越來越對中共不屑了呢?也許今天看完我們這期節目,觀眾朋友們會自己找到答案。

立陶宛對抗中共獲讚揚:為歐洲建立榜樣

秦鵬:我們先來聊聊立陶宛,300萬小國單挑中共。立陶宛挑戰中共的作法,4月5日獲得《德國之聲》專欄作家埃格特(Konstantin Eggert)讚楊,表示面對日益強硬的中共政權,立陶宛願意放棄物質利益,守護理念與價值觀,實為「歐洲樹立了一個罕見的榜樣」。

宣布將離開「17+1」機制

Sydney:埃格特在發表的文章標題為「立陶宛挑戰中國有風險,但也很聰明」(Lithuania’s challenge to China is risky, but clever)。其中提到,今年2月,立陶宛宣布將離開「17+1」機制。

秦鵬:這個「17+1」機制,其實就是中共將觸角伸進中東歐。2012年起每年中共都與波蘭、捷克等中東歐16國領導人進行高峰會,2019年希臘加入後,這個由中共主導的合作機制擴大到「17+1」。

Sydney:「17+1」機制中共藉由推廣大型基礎設施投資和「一帶一路」倡議,加強中共在該地區的影響力。等等會聊到,今年由中共主導的「17+1」峰會,讓習近平踢了鐵板。

那立陶宛是直接毅然決然地宣布,要離開「17+1」機制,等於對中共強權說不。他們是說這個機制「幾乎沒給立陶宛帶來好處」,且各國對中國立場不同,會進一步導致歐洲被分化。

準備在台灣成立代表處

秦鵬:是,埃格特在文章中還提到立陶宛另一個對抗中共的作法,就是3月,立陶宛政府還進一步向國會提案修法,擬派駐商業代表到台灣,並準備在台灣成立代表處。

Sydney:竟然對台灣示好,這會激怒中共的。

秦鵬:這個行動也是非常罕見的,因為世界上民主國家,普遍是議會對中共強硬,而政府為了利益,普遍對中共的迫害人權和國際侵略沉默不言。比如,在川普上台之前的奧巴馬政府等就是這樣。

Sydney:埃格特也說:「立陶宛示威性地拒絕與北京接觸,再加上打算尋求與台灣的貿易關係,對於一個歐盟國家來說,這是一個異常大膽的舉動,尤其是在歐盟和中國最近達成全面投資協議之後。這也與其它一些中歐國家(如匈牙利)的對華友好立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秦鵬:他還指出,立陶宛「友台」立場,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目的是激怒北京使其施加報復。埃格特寫道:「如果北京決定在貿易領域’懲罰’立陶宛,那麼當地出口商可能會轉向新的市場,從他們以前的經驗中受益。」

Sydney:這個怎麼理解?

不怕中共的報復

秦鵬:他表示,過去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東烏克蘭後,歐盟決定對克里姆林宮進行制裁。隨後,俄羅斯為了報復,對歐盟食品實施進口禁令。當時,立陶宛也成功地應對了這一沖擊。

Sydney:所以立陶宛並不怕中共的報復。

秦鵬:實際上,立陶宛這個國家,讓歐洲和世界震驚和佩服的原因,是它不僅僅是被動的迎接來自外界衝擊,而是敢於面對強敵。

立陶宛僅是一個人口不足300萬人的小國家。但在烏克蘭與俄羅斯的衝突中,立陶宛是烏克蘭的主要支持者之一,為烏克蘭軍事人員提供培訓和醫療協助,並提供堅定的政治和外交支持。立陶宛也是俄羅斯反對派移民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Sydney:立陶宛雖然人口僅有300萬人,但是不畏強權。埃格特讚揚:面對中國政權日益強硬的全球恫嚇策略,立陶宛為歐洲樹立了一個罕見的榜樣,它堅定地放棄物質利益。立陶宛也希望反對中共政權的堅定立場,引起美國的關注,並敦促北約國家對中國挑戰表態。

震驚世界的「波羅的海之路 」

秦鵬:「為什麼一個中等收入的歐盟小國,如此熱衷於挑戰俄羅斯和中國這樣的強權?這是很多人的疑問」,專家作家埃格特說,「答案就在歷史中。」

那麼,立陶宛和人們俗稱的波羅的海三國,有什麼驚人的歷史呢?我們請Sydney給大家講述一下。

Sydney: 波羅的海三國就是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以及立陶宛。

或許很多人對拉脫維亞和立陶宛比較陌生,這兩國與愛沙尼亞,都位於波羅的海東岸。由於這三國在地理和歷史上具有很大的相似性,所以國際上經常將其並稱為「波羅的海三國」。三國領土總面積加在一起只有17.51萬平方公里,約為波蘭的一半大小,人口總數還不到720萬。

秦鵬:其實對很多男孩子來說,立陶宛這個國家雖然小,但是並不陌生。因為立陶宛的國家籃球隊,是歐洲乃至世界籃壇的一支勁旅。現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第3位。曾經三次獲得歐洲錦標賽冠軍,曾四次參加奧運會男籃比賽,三次獲得銅牌。中國男籃前主教練尤納斯也是立陶宛人。

對了,Sydney,我們經常聽到一個名詞「波羅的海之路」,人們談起來都能夠感覺到對三個國家的尊重。這又是怎麼回事兒呢?

Sydney: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三國人民共約 200 萬人手挽著手,連成一條 675公里長的人龍,串起塔林、裡加、維爾紐斯三國首都,表達對德蘇非法祕密條款的抗議,並要求蘇聯承認三國的獨立地位。

秦鵬:解釋一下這個德蘇非法祕密條款:1939 年,納粹德國和蘇聯簽訂了《德蘇互不侵犯條約》( Molotov–Ribbentrop Pact),當中雙方祕密約定瓜分波蘭,並把波羅的海三國劃入蘇聯範圍。1940 年起蘇聯在德國默許下吞併三國,並陸續建立了親蘇偽政權,使其「被自願」加入蘇聯,開始了長達五十年的統治。

Sydney:五十年間,蘇聯政權控制言論與思想,並進行大規模換血,將三國人民送往俄羅斯本土甚至西伯利亞地區的勞改營,並把大量俄羅斯人遷進波羅的海三國,試圖稀釋當地人的血緣。這一幕,很像我們今天在新疆看到的。

但是,三國人民對於蘇聯的不滿也水漲船高,期間大大小小的抗爭不斷。

而1989年那一次, 200 萬人手挽著手,連成一條675公里長的人龍,就叫做「波羅的海之路 」。這樣大規模的和平抗議行動,要求蘇聯讓三國重獲獨立主權。

這個巨大的人鏈,讓蘇聯和世界震驚,也讓人們看到了波羅的海三國人追求自由的勇氣。面對三國人無畏的抗爭的勇氣,以及面對來自西方的譴責,原本態度強硬的蘇聯政府終於軟化,在 1989 年底承認了《德蘇互不侵犯條約》對三國的非法侵犯。

秦鵬:要知道,當時,這三個國家連同老人、孩子一共才不到800萬人。等於全民出動了。1989年,「波羅的海之路 」,上了全球各大媒體的頭版。還引發了更多的支持性抗議,柏林、莫斯科、墨爾本、多倫多等地都有支持波羅的海之路的遊行運動。

Sydney:1990 年3月,立陶宛首先宣布恢復獨立,愛沙尼亞與拉脫維亞也在 1991 年跟進,至當年底,三國的獨立政權已普遍獲得國際認可,並加入聯合國。

此事件影響了蘇聯各加盟國的獨立運動,為蘇聯的解體開了第一槍。

秦鵬:正是這看似渺小的三個國家,推倒了龐大的蘇聯崩塌的多米諾骨牌。一個維持了70多年,一度統治半個地球的共產政權解體了。我們今天看到對中共強硬的波蘭、捷克等國也都曾經是共產國家。

看來,正是因為立陶宛等這些小國家,都曾經歷過共產主義的荼毒、殘酷迫害,才會更加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與獨立,才會至今對俄羅斯和中共保持高度警惕,才會勇敢的站出來反對中國共產黨對歐洲的擴張。

Sydney:所以回到專家作家埃格特說的「為什麼一個中等收入的歐盟小國,如此熱衷於挑戰俄羅斯和中國這樣的強權?答案就在歷史中。」

秦鵬: 波羅的海三國也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影響。Sydney你是台灣人,記不記得2004 年台灣有一個運動「二二八牽手護台灣」。

Sydney:對,當年有約 200 萬台灣民眾手牽手,從基隆到屏東,築起一條 500 公里長的人鏈,抗議中國針對台灣的飛彈佈署。運動就是受到「波羅的海之路 」啟發。

禁止中企與立陶宛機場合作

秦鵬:是,很有意思,立陶宛最近幾年,越來越勇敢的對抗中共。2月17日,立陶宛政府表示,將禁止中國最大的安檢設備製造商同方威視(Nuctech Co.)與立陶宛機場合作。

Sydney:同方威視的貨物、行李和乘客篩檢系統,大量用於歐洲的港口、過境點和機場。同方威視是一家由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直到2008年,大部分時間都是由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之子的胡海峰領導,2019年,中共央企「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的一個單位成為同方威視母公司的控股股東。

秦鵬:中共帶來的威脅大家都知道,立陶宛國防部副部長當時就說,「在敏感領域使用來自中、俄的設備和技術,會造成短期和長期威脅。」歐洲新聞在線稱,立陶宛此舉有可能使歐盟對中國問題的辯論更加尖銳。

首次將中國列入「威脅名單」

Sydney:今年初,立陶宛國家安全局在年度報告中也是首次將中國列入「威脅名單」,指責中共在該國進行間諜活動。

秦鵬:波羅的海國家,也正在成為歐盟對抗中共的矛尖。另外一個國家是愛沙尼亞,今年2月17日,愛沙尼亞發布了最新的《國際安全與愛沙尼亞2021》年度報告。報告警告,中共影響力日增,試圖主導愛沙尼亞和其他民主國家的關鍵技術。報告還直言,中共希望有一個「遭到噤聲、由北京主導的世界」,同時示警說中共正「依循俄羅斯的前例」散播不實資訊。

Sydney:這是繼立陶宛之後,又一個將中共列為「威脅」的波羅的海國家。

秦鵬:是的。去年,愛沙尼亞的報告中,還警告歐洲不要成為中共的馬前卒:

「重要的是要了解,在CCP的眼中,其他國家的高層決策者只不過是幫助CCP實施戰略的有用的棋子而已。他們不可告人的目標是在歐洲施加自己的世界觀和各種標準,建立一個由北京主導,有利於中共的國際環境。 」

Sydney:看來他們很了解中共。去年7月底,愛沙尼亞拒絕由中資公司興建該國首都與芬蘭首都的、一條長達100公里的海底隧道計劃,讓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又遭挫折。愛沙尼亞政府認為中共的參與可能給國家帶來安全威脅。

秦鵬: 但讓中共非常惱火,要求愛沙尼亞政府收回有關言論。但是,愛沙尼亞官員拒絕了這一要求,重申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歐盟政策來抵抗中共的威脅。此前,他還公開表示中共的威脅甚至可能比俄羅斯還要大。

中共在中東歐連踢鋼板,6國領導人冷遇習近平

Sydney:很多人也因此至今好奇,一向看似軟弱的、或者看重利益的歐洲,最近罕見的團結在了一起,聯手向中共發起挑戰。

歐盟27國罕見強硬 制裁中共官員

秦鵬:今年3月22日,歐盟27國罕見強硬,和美國、英國、加拿大聯合對中共在新疆集中營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發生,並製裁了中共的多名官員。這震驚了世界,也讓中共當局十分惱火,為轉移它遭到國際譴責的尷尬和狼狽,還因此發起了一次席捲中國的抵制洋品牌的「愛國秀 」,這場餘波至今猶在。

習近平在17+1機制受挫

Sydney:其實,今年中共在歐洲碰到的一個最大的釘子,是3月9日,中共和中東歐國家舉行的17+1峰會,視頻會議方式舉行,中共這邊由習近平親自出席,在外交上做了全力動員,但是6個歐盟成員國僅派部長與會,創下歷年參與層級最低的紀錄,這六個是斯洛維尼亞、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

秦鵬:顯然,這很不給習近平面子。而且這也不是偶然。部分中東歐國家對中國擴大影響力越來越疑慮,因此對「17+1」機制興趣缺缺,直到會議快開始都不知道派誰與會。

布拉格查理大學學者卡拉斯可娃(Ivana Karásková)表示:「天真的階段結束了。」她表示,中東歐國家基於經濟考量加入中共政權主導的「17+1」機制,近來卻發現中國的承諾沒有兌現,加上疫情爆發初期的隱瞞,還有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後,許多東歐國家進一步改變對中共的態度,將其視為主要威脅。

Sydney:中東歐國家對「17+1」失去信心,除了對中方投資承諾沒有兌現感到失望外,也與這次峰會太過政治有關係。

秦鵬:中東歐國家對中共的不滿已經不是一朝一夕了,之前已經有很多信號釋放出來。《華爾街日報》2月23號報導稱,最近許多國家的政府都取消了中共國有企業準備贏得的招標項目。歐洲國家正在採取步驟,禁止中國公司在該國投資或簽訂合同。

Sydney:包括中東歐最大的國家、被視為周邊國家領袖的波蘭,對中共開放市場進展緩慢不滿,日前還批評歐盟與中國的投資協定。還有羅馬尼亞去年不僅將華為排除在5G網路外,還撤銷與中共簽署的有關兩個核電站機組建設的協議,稱以後將重新招標。

秦鵬:捷克、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等政府,也正在採取措施將中國公司排除在一些公共基建項目之外。

牽線中捷的捷克富豪墜機死

Sydney: 舉捷克的例子,過去7年多來,中國對捷克承諾的各項投資案,大部分的案件都無疾而終,捷克人民漸漸開始對親中政客所做出的投資承諾感到冷感。

秦鵬:目前在捷克國內,除了當地的共產黨,還有與派富集團(PPF Group NV)有關聯的人外,幾乎很少人會公開推動與中國進行經貿合作。這個派富集團的領導人,就是前幾天因為飛機失事而去世的世界著名億萬富翁、捷克首富凱爾納。

Sydney:凱爾納生前被指是中共高層與東歐的中間人,並曾與中國華信集團老闆葉簡明來往密切。他還是中共在歐洲大外宣的推手。去年4月,中信集團購得捷克最大傳媒集團梅迪亞(Medea)多數股權,成為中共大外宣在歐洲的一大據點。

秦鵬:除了中共在經貿合作方面言而無信,在香港、新疆、西藏等迫害中國民眾,中共在去年大瘟疫之後的醜行曝光,也讓中東歐國家進一步看清了中共。雖然,中共想極力通過疫情外交和疫苗外交修補,但是沒有能夠欺騙得了歐洲國家。

Sydney:所有這些因素,都是導致這一次習近平在17+1機制受挫,以及歐盟27個國家對中共在新疆迫害人權發聲,制裁中共官員的原因吧。

秦鵬:用一句俗話說,腳上的泡是自己磨的,中共今天在世界上遇到的對抗,根本上都是中共自己邪惡本質暴露之後,正常國家政府和民眾的自然反應。多行不義必自斃。

《秦鵬直播》製作組

(在日本經濟: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