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戰狼為何四處出擊?專家:有三大目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7日訊】自美中高層會談後,中共戰狼外交全面升級,中共外交官罵美國、罵法國、罵加拿大和日本等,種種粗鄙言論令輿論震驚。有專家認為,中共戰狼滿世界挑釁,背後有三大目的。

《大紀元》5日刊發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祕書王友群博士的文章稱,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在美國阿拉斯加「痛斥」美國,將中共「戰狼外交」提升至中共最高外交官層級。自此,中共戰狼外交官開啟新一輪全球罵戰。

3月下旬,中共駐法使館在官網和推特宣稱,所謂的「羔羊外交」時代結束,並點名罵法國學者是「小流氓」、「噴子」等。引起國際社會批評後,中領館繼續口出惡言,聲稱「如果真有戰狼,那是因為瘋狗太多太凶」。

而中共駐巴西里約熱內盧總領事李楊,3月28日在推特上公開羞辱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是混小子、敗家子,將加拿大淪為美國走狗後,4月5日,李楊又跳出來罵日本首相,聲稱菅義偉只能繼續讓世界對日本蔑視等。

同時,中共駐意大利大使李軍華,在出席意大利國會外委會聽證會時,也口出惡言,諷刺該國「政治病毒」比中共病毒疫情更可怕;中共駐安卡拉大使劉少賓也發推文,抨擊土耳其兩個主要在野黨的重要政治人物。

中共外交官為何紛紛擺出一幅逞凶鬥狠的架式,滿世界挑釁?這令國際社會極為驚訝且難以理解。

對此,王友群博士認為,中共這麼做主要有三大目的:

一是,為了轉移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擴散。

中共病毒2019年在武漢爆發後,中共從上到下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的醫生、散布「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等謊言、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地等,導致大瘟疫從武漢蔓延全世界。導致全球已有1億3000多萬人感染,287萬人死亡。

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最大一場災難。去年3月以來,美國、英國、意大利、澳大利亞、印度、埃及等許多國家的民間團體、產業組織、地方政府,發起狀告中共、要求賠償的聯署。而且世界各國就疫情對中共追責,是中共無法承受之重。

二是,轉移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人權的追責。

中共對人權的迫害涉及許多群體,包括新疆人、香港人、人權律師、金融難民、講真話的大學教授、法輪功學員、上訪群眾等。

最近美國政府針對中共在香港、新疆的人權迫害通過了相關制裁法案。然而法輪功是中國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

自1999年以來,中共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已經持續22年。中共施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酷刑達一百多種,製造了21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

2015年5月1日以來,21萬名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

22年來,許多國家的議員、政府官員、專家學者、人權律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倫敦獨立人民法庭等,一直持續不斷對中共迫害法輪功進行追責。

尤其是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自上世紀30年代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以來最殘暴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

二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大審判,12名罪大惡極的納粹戰犯,被判處死刑。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如果被押上審判台,面臨的肯定是最重的刑罰。對此,他們想方設法在國際社會表現強硬企圖阻止國際社會的追責。

三是,轉移中共嚴重腐敗導致的國內危機。

中共戰狼外交官的狂妄表現,給西方許多不了解中共真相的人的感覺是,中共很強大很厲害,實際上,中共內部虛弱得很。中共走向全面、徹底的腐敗,是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的。

江澤民縱容其子江綿恆經商,帶動全國各級官員子女經商,並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導致中共官場變成了權錢、權權、權色交易的大市場,中共的腐敗像癌細胞一樣,不斷裂變,惡性發展。

江澤民家族是「中共第一貪」。據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2019年4月爆料,江澤民家族控制的國家資產至少有1萬億美元,洗白的資金高達5000億美元。

如今,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黨。中共的腐敗是建立在吸中國人民血的基礎上的。中共只代表極少數中共權貴家族的利益,根本不代表14億中國人民的利益。相反,它是「奴隸主」,14億中國人民都是它的「奴隸」。

中共一直靠高壓和欺騙維持著它的統治。但是,覺醒了的中國人民,一直在以各種方式,反抗中共暴政,這使中共非常不安。中共戰狼外交官四面出擊,煽動國內被洗腦的民眾的愛國主義情緒,意在轉移國內民眾對中共不滿,將國內危機轉嫁到國外。

不過,王友群博士也斷言,中共「戰狼外交」必敗,最終結果只會激起世界各國的強烈反感,最後,加速世界各國聯手圍堵中共

中共「戰狼外交」也讓外界聯想到在文革時期、由「中央文革小組」領導的中共外交部。已故的中共前外長黃華在回憶錄中,描述文革時期的中共外交工作,在駐在國派發毛語錄、要求立毛像,導致中緬外交糾紛;在1967年,北京還上演火燒英國駐華代辦處、攻擊英國外交人員等事件。令文革時期的中共「戰狼」變國際孤狼。現如今類似的一幕正在世界重演。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