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北斗定位掉線罰2千 卡車司機悲憤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8日訊】最近,河北一名卡車司機在運貨途中,因為北斗定位系統掉線,被扣車並罰款2000元人民幣。這名司機認為,北斗定位掉線不是自己的問題,但無處說理,最終悲憤自殺。這個事件引發民間極大關注。

「弟兄們,少老爺們,走了我,這是我的最後一面,最後一面。」

留下這句話,河北卡車司機金德強喝農藥自殺。金德強的司機朋友也悲憤的發視頻。

金德強的司機朋友:「他是一個卡車司機,因為2000塊錢的罰款,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會有很多人想不通,在唐山豐潤區收費站,查北斗GPS掉線,罰款2000怎麼商量都不行。可能是因為人一時衝動,走上了極端。喝農藥,後來搶救無效死亡了。但是他喝藥的時候工作人員就在他身邊,沒人阻攔。」

這位司機還說,北斗定位是檢測司機是否疲勞駕駛,如果疲勞駕駛會提醒,沒有提示的話,也很難注意到它掉線。所以當局應該人性化管理。

金德強的司機朋友:「北斗是不是我們司機出的?不是吧,它自己掉線,能走你們那裏嗎?它會及時維修嗎?想說理,真的不知去哪裏。他走了,這一家人怎麼辦?有誰能想到,有誰能理解?」

金德強自殺前,寫了一份遺書發在微信群里,他說:自己51歲,干運輸10年了,不但沒有掙到錢,反而落下一身病,心臟病也不好,就這樣還得堅持工作。

金德強表示,為2000塊錢去死,不是值不值錢的問題,而是藉此為廣大卡車司機說句話。卡車司機往往正值壯年就一身毛病。他希望用死來喚醒領導對這件事的重視。

金德強的哥哥金先生說,金德強家裡有70歲的老母親,還有3個正在讀書的孩子。平常以開卡車拉貨掙錢維持生計,家庭經濟條件不好。臨死時戶頭只有6000元。

金德強的哥哥金先生:「我們現在跑車的都不掙錢,一天掙個300、400的,再除於雜費,掙錢嗎?不掙錢,就在超限站喝藥了。喝藥之後,超限站沒有管,結果就死了。」

金先生從一個老鄉處得知,金德強喝藥後,還在一個跑車群里發視頻說,「你看我喝了藥,10分鐘了沒有人管,沒有人問。」

金德強自殺事件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迅速發酵。豐潤區官方在輿論壓力下回應稱,「這個事情確實存在」,目前相關部門正在進行調查。

江蘇維權人士吳世明:「我感同身受啊,他是一個是司機啊,我是一個非法拆遷戶,導致我父母傷亡,我一家人差點被滅門。如果我心理不夠強大,那也要喝農藥了。也要自殺了,你要去跳樓了。」

江蘇維權人士吳世明說,現在各地公安、交警,無底限的敲詐勒索,老百姓受到迫害還能說,如果自殺未遂的話,可能還會被拘留或判刑。

吳世明:「所以說,這就是我說感同身受,我們沒有叫你們怎麼着,我們叫你們要講點人性,你不能有獸性沒人性的,無底線的欺壓老百姓。」

山東大卡車司機李先生說,現在不管走到哪兒,就是罰錢,根本沒有法律可言。

山東大卡車司機李先生:「我養了一回車,養了三年,我賠了十萬塊錢,自從以後我再也不用做了,花了這麼大的錢,出這麼大的力,這又是一項這麼危險的工作,又吃不好,睡不好,也賺不到錢,各種罰款還這麼多,你接受得了嗎?是吧?」

李先生說,當局規定卡車必須安裝北斗記錄儀,司機開車4小時要休息20分鐘。金德強從唐山市裝貨出發,還沒開出25公里,怎麼會疲勞駕駛呢?罰款他肯定不能接受了。

近年來,中共交通管理部門藉交通罰款搞創收,備受輿論詬病。罰款已成為交管部門的斂財「法寶」,而民間將其諷為「持證搶劫的強盜」。今年兩會期間,中共人大代表韓德雲,曾披露了交管部門基於私利擴張設置「罰款陷阱」的諸多內情。

據統計,2020年中國交通罰款總額3,000億元左右。而全國民用汽車保有量約2.81億輛,平均每車罰款超過一千元。

採訪/陳漢 編輯/李韻 後製/ 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