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溫家寶曾批示孫大午案 習近平轉風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9日訊】胡錦濤和溫家寶時代,河北大午農牧集團負責人孫大午也曾被捕。但胡溫親自批示,孫被輕判。如今孫大午再次被抓,外界猜測習近平可能轉風向。

河北大午農牧集團負責人孫大午及家人、集團高管20餘人去年11月被警方突襲抓捕。4月3日,微博帳號「孫大午二弟媳」發文說,孫大午等25人被抓至今已4個多月,案件沒有任何進展,在大午夫婦、兩對兒子及兒媳,兩個弟弟全部被抓的情況下,「我們作為孫家的媳婦不能再沉默下去」。

微博「孫大午三弟媳」則發表「給大午集團員工的一封信」,在向集團員工致謝的同時說明了案件進展:「我們聘請了包括遲夙生、楊斌、王萬瓊等多名國內頂尖法律團隊介入此案,並聘請鄭成月擔任集團顧問。」

信中說,律師們經會見了解,初步認為本案大多罪名不能成立,更不構成涉黑或者涉惡,接下來一方面法律團隊將遞交意見與證據。

4月4日,孫大午案律師團解釋說,目前此案涉案人員30人,孫大午及孫德華、孫志華、孫萌、劉平、靳鳳羽、紀瑋蓮7人,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地點不詳;另有5人取保候審,其餘18人分別被關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高碑店看守所、滿城看守所等地。

律師團透露,逮捕文書稱,大午案主要涉及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破壞生產經營罪等多項罪名,且「現有法律文章顯示辦案單位並未認定涉黑…但需要高度警惕的是,本案不排除被人為拔高為涉黑涉惡的可能」。

孫大午友人斥當局顛倒黑白

4月5日,孫大午律師團成員之一楊斌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透露,孫大午一案從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可能升級到「涉黑涉惡罪」。

中共要把孫大午描述成「涉黑、涉惡」的無良商人?這在孫大午多年好友程鐵軍來看,就像是要「要鬥垮、先斗臭」的節奏。前澳門大學教授程鐵軍說:「這完全是顛倒黑白、抹黑大午的形象。」

大午集團是中國500大民營企業之一,有員工9000多人,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

孫大午於1984年創辦大午集團,當時僅1000隻雞、50頭豬的養殖場起步,最後發展成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重點龍頭企業,並蓋醫院、設學校、經營旅館。

孫大午曾公開說,大午集團「不以盈利為目的,而以發展為目標,以共同富裕為歸宿。」在被捕前,他發微博說:人在高處有威嚴、在低處有底氣,站位低一點才能看得明白,才能踏實幹實事。我們永遠是小人物,在幹大事業。

網上資料還顯示,孫大午辦醫院,當地村民與員工只要花人民幣一元就能就醫;他辦農民技校,讓當地村民免費上學。

身為社會學者的程鐵軍說,大午集團在河北發展成功、口碑好,就是實踐國富民強、勞資共和、共同富裕理想。在他眼中,孫大午才是好民企,讓當地農民百姓過上更好生活的良心企業家。

中共治下容不下孫大午們

但中共治下容不下孫大午這樣的良心企業家。孫大午曾數次捲入法律官司,2003年4月,大午集團官網發表「小康社會的建設及難點」等文章受警告,警方稱,文章「嚴重損害國家機關的形象」,下令整頓網站,停業6個月。

同年5月,孫大午又因集資1.8餘億元而被捕,當地法院之後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罪名判處孫大午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程鐵軍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孫大午2003年被捕時,在各界呼籲奔走下,據說當時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與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都在他的案件信息上批示,對於影響比較大的民營企業家、農民企業家處理要「特別慎重」,他才被輕判。

程鐵軍還指,孫大午當時是「伏法不認罪」,因為他一向規規矩矩做生意,不認為自己做錯事。出獄後,官方試圖收攏他、要他在地方作黨委書記,被他拒絕,因為他不願以黨代政、黨政不分,只想專心經營企業,這也在地方官員心中留下陰影。

程鐵軍呼籲,大午集團不靠貸款、不靠國家投資,完全靠自己拼搏積累,這種內生型的企業,是中國的驕傲,這樣的企業你要把它捏死,老百姓會反彈,更關鍵的是這違背歷史大方向,倒行逆施。

程鐵軍表示:有良心,明白的領導人必須要慎重考慮。他相信上面有寬大、寬容看待大午案的機會,但不知道中國還有沒有這樣的領導人?

分析:中國民企隨時會一鍋端

同樣身為民營企業家,目前流亡美國的前青海省政協委員王瑞琴說,她最後一次見到孫大午是2016年在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的一場活動上,當時孫大午跟她說,「有條件的就得走」。她說:「你怎麼沒走啊?」孫大午說他是農業項目,無法連根端走,他要堅持到最後。

王瑞琴表示,孫大午在當地影響力太大,又關注公共事務,思想開明。然而,中國大環境已經變了,容不下「孫大午們」。

2020年5月,孫大午曾在網上表達對許志永等維權律師的讚佩之意,「他們讓受害者看到了一點亮光,保持了一點對法律的信心,點亮了他們生存下去的希望」。

孫大午10月受訪時也曾批評中共經濟體制,「公有制度是共產黨發明的,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理應是私有經濟,但是實踐上很難實現」。

王瑞琴說,現在官方把常規的民事糾紛要往涉黑上套,就是為了下一步:沒收你的財產。因為涉黑的收入是全部要沒收的,中共這是要為下一步沒收民企財產做準備。

中國民營企業努力打拚、創造就業,但公司隨時可能被一鍋端。王瑞琴說,因為共產黨政權的本質和民營企業就是對立的,共產黨講究生產資料公有制,但國營企業效率低;民營企業發展更好,就有影響力。

「有一點影響力的民營企業,政府現在都開始『系統性的梳理』,通過所有手段,要你表態『聽黨話、跟黨走』,如果你不表態,就變孫大午;但像馬雲,你如影響力大過政府,就算表了態、效了忠也不夠,要整肅。」王瑞琴說。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